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四章 金疮药小说

第七十四章 金疮药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51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话说阿依慕已然冲到孛罗王子身边,手中拿着一只匕首,径直向孛罗王子胸口刺去。众人,包括孛罗王子身边的侍卫,之前都只顾看着廿廿等几个美貌姑娘叙旧,眼睛滴溜溜地在她们身上打转,如何料到会有这等变故。

孛罗王子的眼光也从未离开过廿廿,待到阿依慕公主的匕首已然刺了过来,这才惊觉。他忙伸手攥住了阿依慕的手腕,那匕首也已经刺到了肉中,再往深一点,就要刺中心脏了,鲜血顺着伤口汩汩地流出。

座下众人都慌忙站了起来,两旁的蒙古兵也冲了过来,强行将阿依慕拉了开来。那阿依慕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冷冷地望着孛罗,眼光中寒气逼人。

廿廿睁大了眼睛吃惊地望着这一切,碧萧紧紧握着廿廿的手,身子微微颤抖。素弦则冷眼旁观,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王子,您没事吧?”蒙古众臣涌了上来,关切地询问蒙古王子的伤势。孛罗王子却冲他们摆摆手,不去理会,径直走到了阿依慕面前。此时阿依慕被两个高大的蒙古士兵押着,一动都不能动。

“你要为你的父亲报仇?”孛罗王子目光灼灼地望着阿依慕,匕首还兀自插在他的胸前。

“你要么现在就杀了我,你留我在身边一日,我总会有机会杀了你。”阿依慕咬着嘴唇说,一双深邃的美目中含着仇恨的怒火。

“好!”孛罗王子拍拍手,“你想死,我就成全你!”他捏着阿依慕的下巴,恶狠狠地说。

阿依慕脸上全无惧色,嘴角反而现出一丝解脱的冷笑。

孛罗王子看到阿依慕的神情,心念一动,忽地又改变了主意。他向身边的士兵挥挥手,面无表情地说:“这么漂亮的女人,直接杀死太可惜了,还是赏给你们吧!你们这次剿灭回族部落有功的战士,全都有份。”他说完,嘴角挂上一丝邪魅的笑,将脸靠近阿依慕的脸,似笑非笑地说:“阿依慕公主,我的这些士兵个个都身强力壮,你就好好享受吧!哈哈哈!”他说完,仰天大笑起来。

阿依慕脸上立时露出惧色,一张美丽的脸庞一下子变得惨白。她紧紧咬着嘴唇,直到把嘴唇咬出血来。“你就不怕遭报应吗?”阿依慕声音很低,但每一个字都说得咬牙切齿。

“报应是什么?”孛罗王子轻蔑地说。

廿廿一直在一旁看着,她从未见过这等场面,刺杀、鲜血,还有赤裸裸的凌辱。她自己的心提上来,又放下,此时见到孛罗王子与阿依慕之间的对峙,一颗心又紧了起来。碧萧一直紧紧握着廿廿的手,廿廿只感到碧萧的手又湿又冷,而且在不停地颤抖。

“碧萧,别怕。”廿廿低低地冲她说了一声,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走到孛罗王子面前。

“伤口还疼吗?”廿廿看了看孛罗王子还在汩汩流血的伤口问,语气中夹着一丝关切。

孛罗王子没想到廿廿此时竟会关心自己的伤口,微微有些惊诧,回道:“还好。”

“受伤了就要早点包扎起来,不然会感染的。”廿廿说着,伸手去解孛罗王子的衣服。孛罗王子本能地向后一躲。“我来帮你包扎伤口,之前天哥有一次受伤,也是我帮他包的,你不相信我的医术吗?”廿廿似笑非笑地冲着孛罗王子说。

“当然相信。”孛罗王子也浅笑着,任由廿廿摆弄。廿廿将孛罗王子的上衣褪下,用干净的手绢沾着马奶酒帮孛罗将伤口擦洗干净。

“素弦那里有我们忆梅山庄特制的金疮药,敷上之后没几天就会好啦!”廿廿说着,回头对素弦道:“素弦姐姐,你那宝贝药膏给我用一些好不?”素弦心中不乐意,皱着眉头说道:“连我自己受伤都舍不得用呢,却要便宜他!”她口中虽这样说,但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拿了过来。

廿廿接过药,刚打开盖子,只听毕力格在一旁阻止道:“王子,不可,还是用咱们自己的吧。”这时,已然有侍女拿了纱布与金疮药过来。

“大胡子伯伯,你怕我们的药不好用吗?”廿廿笑着对毕力格道。毕力格脸上现出难为情的神色。

“他是怕我们会害了他们王子呢!”素弦在一旁冷冷地说。

“金疮药怎么能害人呢?”廿廿皱着眉头不解地说。她纯净的心里当真从未有过任何害人的想法。毕力格立时红了脸,为自己怀疑这样一个单纯的姑娘而羞愧。

“我把命都给你。”孛罗望着廿廿纯真无邪的脸,邪笑着说。

“我要你的命拿来做什么呢?”廿廿一边说着,一边将金疮药仔细地替孛罗王子敷上,又帮他缠上纱布。孛罗王子只感到廿廿呼出的阵阵热气吹到自己胸口,几丝凌乱的秀发也轻触着他的肌肤,不由从心中一直麻痒到了全身。若不是周围人多,他早已扑了上去。

“好啦!”廿廿替孛罗将衣服穿好,“过几天你就知道我的医术有多好啦!”

素弦在一旁笑道:“廿廿的医术当然好!庄子里那些阿猫阿狗生病了,都是你医好的。”廿廿冲她伸伸舌头。毕力格则瞪了素弦一眼,素弦只当没看到。孛罗却并不在意,一双眼睛在廿廿身上打转。

这时,只听廿廿又道:“孛罗王子,我医好了你。你能不能放了阿依慕公主呢?”

孛罗想过廿廿会救阿依慕,却没想到是这种方式。只听廿廿又道:“你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阿依慕公主也罪不至死。你若不想看到她,我就带她回庄子里去,我让星远看着她,保证她再也不会来找你麻烦了。”

“她差点要了我的命,怎么可能这样轻易放过!”孛罗王子望着阿依慕恨恨地道,说着又转头望向廿廿,“而且你是我孛罗的女人,我又如何可能再放你回忆梅山庄!”

廿廿先是皱了皱眉头,随后乌溜溜的眼珠转了几转,笑着说道:“孛罗王子是草原上的大王,说过的话,是不是一言九鼎呢?”

“当然!”孛罗自负地说,随后又邪魅地看着廿廿,“我说过你是我的女人,你就是我的女人。”

廿廿却不去接他的话茬,又说道:“你刚刚说你把你的命给了我。我现在要用你的命来换阿依慕公主的命。”

孛罗王子万没料到自己的一句戏言竟被廿廿抓住,不由愣了一下。他开始只是贪恋廿廿貌美,喜爱她的单纯天真,却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还能随机应变,倒是越发对她感兴趣了。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