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五章 苏赫巴兽小说

第七十五章 苏赫巴兽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53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哈哈,我说不过你,算你赢了!”孛罗王子大笑两声,转头对押着阿依慕的侍卫道:“放了她吧。”

毕力格一听,赶忙近前阻止道:“王子,这个阿依慕和咱们有杀父灭族的大仇,您就这样将她放了,实在是后患无穷啊!”

孛罗王子摆了摆手,倨傲地说:“想杀我孛罗的人多了,从大草原到到周边部族再到明朝的皇帝。即使你们当中,难道就没有人想要我的命吗?”孛罗说着,目光炯炯地盯着座下的一众臣子。那些人脸上都现出惶恐之色。

“她一个小小的女子,我若怕了她,你们还能尊我为这草原上的王吗?”孛罗语气倨傲,古铜色的脸上,青筋根根暴起。

“孛罗王子英武!”众人齐声喊起来。那声音直震得廿廿耳根发颤。大帐中燃着的烛火也跟着颤了一颤。

“哈哈哈!”孛罗王子突然大笑起来,那笑声震耳欲聋,廿廿吃惊地望着他,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发笑。笑声中,只见孛罗倏忽间拔下了腰间大刀,抬手一挥,忽地就向面前的那些臣子掷了出去。那些蒙古大臣都在各自的位子上鞠躬而立,突然见一柄明晃晃的大刀夹着呼呼的风声飞了过来,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瞪大了眼睛急忙闪避。

但那刀去势如此之快,怎能躲闪得及?只听“当”的一声,接着“哎呦”一声哀嚎。那刀落在了地上,却也当当正正地扎在了一个蒙古人的脚上。

众人都向这个“倒霉”的蒙古人瞧去,只见那人浑身精瘦,一张又窄又长的脸上嵌着一双围棋子一般的大大的眼睛,黑眼仁多,白眼仁少。细高的鼻子,薄嘴唇上挂着两撇小胡子。这人虽然也穿着蒙古人的服装,但外形看来,完全没有蒙古人高大彪悍的气势。

他的右脚被大刀钉在了地上,一动都不敢动。两只乌黑乌黑的眼睛中似乎要噙出了泪花。

“真是不好意思,苏赫巴兽,我刚刚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伤到了你。”孛罗王子慢慢踱到那个精瘦的蒙古人面前,似笑非笑地说。原来此人叫做苏赫巴兽。

“没……没什么……”那人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素弦,快去给他看看伤,抹点金疮药吧!”廿廿见那人的鲜血汩汩地从脚背的伤口流了出来,于是喊道。

“姑娘,咱们的药也金贵着呢,是兰爷找齐了十几味药材,花了好几年时间配的呢。咱们又不是开药铺的,他们给钱了吗?”素弦不乐意,扬着脸说。

“好啦!好啦!就你牙尖嘴利。”廿廿冲素弦笑着说,“当时天哥受伤的时候怎么见你拿这药就像面粉一样糊上去了?那时怎么不说这药金贵了?”

“这些人能和公子比嘛!”素弦的脸微微一红,虽然并不松口,但已然从怀中拿出了金疮药的瓶子。

“不麻烦两位姑娘了,我们蒙古的金疮药也并非不能用。”孛罗王子说着,冲着刚刚拿金疮药进来的蒙古侍女招招手,那侍女走到近前,俯身欲帮苏赫巴兽处理伤口。

苏赫巴兽急忙摆摆手道:“不敢劳烦孛罗王子的侍从,伤得不重,我自己回家处理一下就行了。”他说话时,只见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和脸颊留下,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其他。

“怎么能说劳烦呢?你苏赫巴兽亲手杀了自己的额祈葛,归顺了我孛罗,可谓是我的大功之臣。”孛罗虽是在称赞,但那语气在廿廿听来却怪怪的。廿廿偷偷低声问旁边的毕力格道:“额祈葛是什么意思?”

那毕力格犹豫了一忽儿才答道:“蒙古语,父亲的意思。”廿廿的身子不由颤了一颤。

只见那苏赫巴兽脸色大变,抬头望着孛罗,似乎想从他的眼中读出什么。但孛罗的表情却依旧喜怒无色。

“给苏赫巴兽上药。”孛罗声音低沉地说,收起了笑脸。一个蒙古士兵走过来,拔下苏赫巴兽脚上的大刀,鲜血“哗”地一下飞溅出来,直溅了孛罗一身,孛罗却不躲不闪,依旧炯炯地望着苏赫巴兽。

侍女帮苏赫巴兽用奶酒简单清洗了伤口,拿出金疮药来欲给他敷上。哪知这时苏赫巴兽突然抽回了脚,大叫起来:“我不用敷药!”

孛罗王子俯下身,将自己的脸靠近苏赫巴兽的脸,阴恻恻地说:“是不用敷,还是不敢敷?”

“我……我……”苏赫巴兽的眼光闪烁不定,身子使劲向后仰着,似乎想逃脱孛罗强大的气场。

“这不是你亲自为本王准备的金疮药吗?你自己怎么不敢敷了?”孛罗王子恶狠狠地盯着苏赫巴兽,那眼神,似一个狠辣的猎人。苏赫巴兽只感到孛罗口中混着酒精味道的热气扑面而来,夹着对方排山倒海般的气势,重重地向自己压来。

突然,他不知哪里来的胆量,叫道:“我就是想杀死你,怎么了?你杀死了我的额祈葛,又抢了我的女人!我每天做梦都是要杀你报仇!”

周围众人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思,心下惴惴地看着孛罗与苏赫巴兽的这场戏。此时,众人才恍然。

“你的额祈葛是你自己杀死的,你的女人是你自己献给我的。你为了保命,贪生怕死,你是我们蒙古人的耻辱!”

“你为了扩张你自己的领地杀了多少人?拆散了多少家庭?这个维族的阿依慕公主不也是恨死你了吗?我今天没能杀死你,你就等着有一天死在别人的刀下吧!”苏赫巴兽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紧紧盯着孛罗,那眼神在廿廿看来当真有些恐怖,她不禁打了一个激灵。

“哈哈哈,”孛罗仰天长笑一声,“你苏赫巴兽也算是一个部落首领,成王败寇的道理难道你不懂?我们蒙古人只有紧紧抱在一起,而不是各自为派,才能打败汉人。当年成吉思汗不也是统一了各部之后才占了他们汉人的土地?如今汉人不仅将我们驱逐到北方,而且年年派兵,想要将我们赶尽杀绝。你想一想,如果汉人的军队来了,你一个小小的部落如何应付?只有我们的蒙古大军才能抵御,甚至重新夺回我们失去的一切!”

苏赫巴兽厉声道:“为了你自己的欲望,就可以杀害别人的家人,抢夺别人的女人吗?”他一边说着,一边突然站了起来,手里拿起桌子上放的切羊肉的短刀,冲着孛罗的喉咙就刺了过去。众人都惊叫一声。没想到苏赫巴鲁自知阴谋败露,必死无疑,竟不惜拼死一搏。

孛罗却并不慌张,他似乎早就防着苏赫巴兽这一手,左手一抬,紧紧攥住苏赫巴兽握着尖刀的手,右手一伸,揽过旁边蒙古士兵拿着的刚刚刺穿苏赫巴兽脚面的大刀,紧接着只见一片血光飞溅,苏赫巴兽的头颅骨碌碌掉在了地上,那双围棋子一般的黑漆漆的眼睛,还兀自瞪得大大的。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