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一章 奶豆腐小说

第八十一章 奶豆腐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58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两个人在草地上滚了几滚,停住了。孛罗朝自己怀中看去,只见廿廿紧紧闭着眼睛,一脸紧张。那样子却更显可爱。孛罗忍不住在廿廿光滑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廿廿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坐了起来。孛罗不想放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了廿廿起来。

廿廿摸着自己的胸脯说道:“刚才吓死我了呢,乖乖的小羊怎么会突然发火了呢?”

“可能是在发情呢吧!”孛罗笑着说。

廿廿似懂非懂地看着孛罗,本来想问什么是“发情”,但看到孛罗眼神里面的邪魅,却隐隐觉得不妥。于是低了头,眼光被一朵金黄色的小花吸引住了。只见那花大约只有铜钱大小,小小的花朵,外形却似莲花一样。金黄色的花瓣在阳光下格外鲜艳。

“哇!这花好漂亮啊!”廿廿拍手赞叹。

“那是金莲花。”孛罗也坐起身来,“那是天神赐给我们蒙古人的。那边的草原上有成片成片的金莲花。我带你去看!”

“好啊!”廿廿笑着拍手。孛罗站起身,拉廿廿起来。两个人骑上马又向东奔去。

没跑多久,只见眼前一大片碧绿色的草地上,洒满了点点金黄,仿佛一袭橙黄色的地毯。那是一望无际的金莲花。

“哇!好美!”廿廿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兴奋地从马背上跳下来,一下子躺在了草地上。“这里真美!”廿廿扭过头,看着旁边一朵朵在微风中盛开摇曳的金莲花说道,“西域的戈壁滩虽然开阔,却太死寂了。只有你们的大草原,是这样广阔无边,又生机勃勃。我喜欢这里。”

“再说一遍。”孛罗王子也早已从马背上下来,坐到廿廿身边。

廿廿笑着坐起身,用双手拢着嘴,大声叫道:“我喜欢这里!”草原上的风,将廿廿的声音远远送了出去。

“我喜欢廿廿!”只见孛罗王子也用手拢着嘴大声叫道。

廿廿一愣,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孛罗则冲廿廿笑笑:“答应过不再强迫你,但没说过不能说喜欢你吧!”

廿廿笑笑,“你虽然有点凶,但对我还挺好的。”

“你可能是唯一一个让我凶不起来的人吧。”孛罗说道。

正聊着,两人突然远远闻到了一股奶香味。转头望去,原来是不远处,有蒙古人家在熬制奶豆腐。

“要不要去看看我们吃的奶豆腐是怎么做的?”孛罗笑着问廿廿。廿廿兴致勃勃地点点头。

孛罗俯下身扶廿廿起来,拉着她的手向不远处的蒙古包走去。廿廿少不更事,对男女之防并未上心,且忆梅山庄地处西域,也并未有太多礼数教条。廿廿从小和尹天旷、星远、苏赫他们一同玩耍,也从未想过男女之别。因此对于孛罗拉着自己的手,也觉得是很自然的事情,并不在意。

蒙古包外,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蒙古女人在门口用铁架子架着一口大锅,大锅下面用牛粪烧着红彤彤的火。大锅里正熬着一锅乳白色的东西,上面腾腾冒着热气。蒙古女人一边看着火,一边用一根木棍在锅里来回搅着。

“煮奶豆腐要用已经提炼过‘哲嘿’的牛奶,再经过发酵才行。”孛罗对廿廿解释说。蒙古女人不懂汉语,一边搅拌着牛奶,一边冲两人笑着。

“哲嘿?”廿廿不懂,问道。

“哲嘿就是我们平时吃的黄油。”

“哦。”廿廿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样搅拌着,慢慢地牛奶里面的清水就会分离出来,要一边搅拌,一边把稀出来的清水舀出来。”孛罗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拿起一只水舀,卷起袖子帮着蒙古女人舀起了锅中从牛奶里分离出的淡淡的乳白色的液体。

“要这样一直熬,熬到牛奶里面的清水全部分离出来才行。”孛罗一边说着,一边干脆拿过蒙古女人手中的木棍,自己搅了起来。只见铁锅里面的牛奶越来越粘稠,从类似豆腐脑的状态渐渐变成了一个“奶团”,就似和好的面团一样。

蒙古女人拿来一个正方形的模子,廿廿帮着两人一起将煮好的“奶团”盛进模子里。廿廿好奇,伸出手指蘸了一点放在嘴里尝了尝,浓香的奶味中带着一丝微酸。

孛罗笑着说:“晾凉了才能吃呢!”刚刚说完,只听自己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孛罗有些尴尬地低头拍拍自己的肚子。廿廿冲着他哈哈大笑。

蒙古女人也冲两人笑着,和孛罗用蒙古语说了两句话。孛罗冲她连连点头称谢。廿廿歪头笑着问孛罗:“你们说什么呢?”

孛罗道:“我们蒙古人天性豪爽好客,她邀请我们在她家吃午饭。”廿廿听了,拍手叫好。

这家蒙古人一共五口,蒙古女人的丈夫在和明军打仗时瘸了腿,军队待不下去了,只得回家。此时正去外面放羊了。蒙古女人的儿子也被征兵去打仗了,留下儿媳妇儿和一个小孙子。那蒙古小孩子大约三四岁的样子,圆嘟嘟的一张脸,两腮挂着两抹山楂红。滴溜溜圆的一双大眼睛。前额留着一抹寿桃般的额前发,周围的头发剃光,后面的头发编了几股留在脑后。那孩子穿了一件蓝色已经洗得发白的蒙古袍,袍子有些肥大,袖口都磨出了毛边,显然是大人的衣服改小的,或者是亲戚家的孩子穿剩的。

这家蒙古人并不知道孛罗的身份,由于家里来了客人,蒙古大娘中午特意让儿媳妇煮了酥油茶,又做了手把肉。吃过饭,廿廿和孛罗在阳光下散步。那孩子名唤“阿拉坦”(蒙古语,金子),自己拿着一只小马鞭在蒙古包外玩耍。见了廿廿和孛罗有些害羞,眼睛却一直盯着廿廿戴在左手腕的那串银铃。

“你喜欢这个是不是?”廿廿俯下身对小孩子说,晃了晃左手的铃铛。阳光下,那串铃铛似梦幻般耀眼,发出一阵清脆的叮当声。

那小孩子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时,孛罗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个小小的弹弓,递给阿拉坦。那孩子却不接,眼光瞟着孛罗背在背上的弓箭。

“这孩子,人不大,野心倒不小!”孛罗笑着说,伸手在阿拉坦头上摸了摸,用蒙古话说道:“我这张弓恐怕你是连拿都拿不动呢。”

阿拉坦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认真地说:“等我长大就拿动了。”

“你这个小小的孩子要拿弓箭干嘛呢?”廿廿笑着问。

“我要像孛罗王子一样,成为大草原上的王!”那孩子说得十分认真,又慷慨激昂。倒是把廿廿和孛罗逗得前仰后合。

“你成为草原上的王,又能怎样呢?”廿廿饶有兴致地接着问道。

阿拉坦不假思索地说:“我要是成为草原上的王,就不再打仗,让所有的士兵都回家,这样哦伯各(爷爷)的腿也不会瘸了,额吉也不用再想阿爸了。”

孩子话音刚落,廿廿却笑不出声了,转头看着孛罗。孛罗却俯身对阿拉坦说道:“你想成为孛罗,成为草原上的王,不打仗怎么成为草原上的王呢?”

那孩子转了转眼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孛罗见阿拉坦有些傻傻的样子,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摸着他的头说:“是条蒙古汉子,要不是怕你额吉舍不得,就带你回去了。”孛罗王子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匕首,递给那个孩子道:“你力气还小,拉不动弓箭,这个送给你玩吧!”

那孩子接过匕首,仔细地看了看,很是珍视地将其放到怀中。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