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第25章 锦夜在线阅读小说

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第25章 锦夜在线阅读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09-16 02:15:30
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状态:连载中作者:沐朵全文阅读

这年头,谁曾想坐个电梯也能再次穿越!林若溪锦夜锦公公小说叫作《妃不伺寝,魔头公公求放过我》,作者:沐朵,提供更多林若溪锦夜锦公公小说深度阅读。妃不伺寝魔头公公求放过我小说讲诉了:果真一个人的时候就切记随便坐电梯,她林若溪是最好是的证明,坐个电梯将自己坐到了中国古代再说,但是中国古代的监狱里。这里不像是电梯底部的密闭空间,而像一条幽深的走廊。手指下的触感粗粝不平,借着微弱的光线看了一下,是大块大块的石头垒成的墙壁。。

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 精彩章节

“你别过来!”我伸出一只手,冲着他做了个阻止的动作,都快抵到他的胸膛上了。这还用问吗?他动动小手指头都能要了我的小命,我能不怕吗?尤其此刻,他周身散发这迫人的压力,让我觉得喘不上气儿来。

我尽量控制住哆嗦成一锅浆糊的大脑,勉强组织语言,“锦……锦……”我“锦”了半天,竟然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你叫什么锦什么?”

话一出口,我都想抽自己。还真是一锅浆糊,吓傻了也不能变身白痴啊!这不是找死吗?我临危不惧,口若悬河的长项跑哪儿去了,为什么憋了半天,才问出这么一个找抽的问题?

可是我已经决心不叫他“死人妖”了,而对于叫他“公公”我真的是有心理障碍。在现代,“公公”是指丈夫的爸爸,我一想到马公公那张涂脂抹粉的大饼脸就有挠墙的冲动,我要是叫这死人妖“公公”,岂不是……我又要挠墙了!

我做好准备了,他最好也就是不搭理我,最坏吗?后果简直是不可估量。我都开始为自己哭丧了,苍天啊!我还年轻,还没活够呐……

“锦夜”他忽然面无表情地开口,将我一下子从自己的葬礼上拉了回来。

“锦衣夜行啊!好名字,好名字!繁花似锦,又寂寞如夜。”我见他并没有暴跳如雷很是欣慰,又脑残地问了一句“是你……爹娘给取的?”

这一刻,我为自己感到骄傲,面对这样魔王一样的人,我竟然跟他拉起家常来了。事实是我太紧张了,大脑自动关闭,肾上腺素开始分泌,我觉得自己的语言能力在复苏,很快就能开始胡说八道了。

“先帝。”可惜他并没有给我发挥的余地,冷冷地吐出这两个字后转身出了牢房。让我满腔的废话都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我诧异地看看窗外,太阳没打西边出来吧!直到常风一身是伤地回来,担心地看着我,“锦公公是不是来过了,你……没事儿吧?”

我这才如灵魂归窍一般,摇摇头,“没事儿,他说他叫‘锦夜’。”

一连几天我一直想着这个锦夜,我对他真的很好奇,他年纪轻轻,却位高权重,还生得如此妖孽,太传奇了。而且来无影去无踪,单手就能掐着我的脖子将我提起来。

我忍不住问常风:“那个锦夜是不是会功夫,很厉害?”

常风点点头。

“那你要是不受伤,又不戴手镣脚铐的,你能打过他吗?”这个问题很重要,我得衡量一下常风是不是那人的对手,我记得那日常风一挥手就抓住了那只小麻雀,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常风迟疑了一下,摇摇头,“我跟他没交过手,不过他的功夫是先帝亲自教的,后来他青出于蓝,先帝又让大内的高手传授他各家武功,到后来,他已经没有对手,所向披靡。”

我八卦上身,转了转眼珠,恍然大悟,“哦,他是先帝的禁脔?”

常风瞟了我一眼,略为尴尬,破损的手指比在唇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我心领神会地撇撇嘴,怪不得,锦夜有这么大的势力,原来以前有人撑腰啊!

我想起什么来似地接着八卦,“那当今圣上对他?……”毕竟那么个大美人,已经是超越性别的禁忌了。

常风很是无奈,“当今圣上与皇后琴瑟和谐,恩爱非常。”不知是不是我多心,他的声音虽然平淡却带着不易觉察的苦涩。

“那就好,那就好,龙耀的江山不会断了子嗣了。”

常风很是无语地看了我一眼。

不过那个锦夜这么厉害,我们岂不是永无翻身之日了。想到这儿,我愤愤地锤了下地,“他是不是练过‘葵花宝典’啊!”

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状态:连载中作者:沐朵全文阅读

这年头,谁曾想坐个电梯也能再次穿越!林若溪锦夜锦公公小说叫作《妃不伺寝,魔头公公求放过我》,作者:沐朵,提供更多林若溪锦夜锦公公小说深度阅读。妃不伺寝魔头公公求放过我小说讲诉了:果真一个人的时候就切记随便坐电梯,她林若溪是最好是的证明,坐个电梯将自己坐到了中国古代再说,但是中国古代的监狱里。这里不像是电梯底部的密闭空间,而像一条幽深的走廊。手指下的触感粗粝不平,借着微弱的光线看了一下,是大块大块的石头垒成的墙壁。。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