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第26章 站着说话不腰疼在线阅读小说

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第26章 站着说话不腰疼在线阅读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09-16 02:15:36
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状态:连载中作者:沐朵全文阅读

这年头,谁曾想坐个电梯也能再次穿越!林若溪锦夜锦公公小说叫作《妃不伺寝,魔头公公求放过我》,作者:沐朵,提供更多林若溪锦夜锦公公小说深度阅读。妃不伺寝魔头公公求放过我小说讲诉了:果真一个人的时候就切记随便坐电梯,她林若溪是最好是的证明,坐个电梯将自己坐到了中国古代再说,但是中国古代的监狱里。这里不像是电梯底部的密闭空间,而像一条幽深的走廊。手指下的触感粗粝不平,借着微弱的光线看了一下,是大块大块的石头垒成的墙壁。。

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 精彩章节

“什么是‘葵花宝典’?”常风好奇地问。

“是门很邪门的武功,‘欲练神功,挥刀自/宫’”一时兴起,我给他讲了金庸的《笑傲江湖》,讲东方不败如何自/宫练了神功,成为武林至尊。

他苦笑着问我,“真有这种功夫吗?”

“有。”我煞有其事,“你想练吗?”

他哆嗦了一下,很干脆地说:“不想,我还想娶妻生子呢,不想独领武林。”

我闻言“扑哧”笑了出来,他第一次这么轻松地跟我说话。

他也笑了,笑容苦涩而落寞,似自嘲一般。

我知道对于他来说,别说娶妻生子了,能活到几时都不知道,跟何况日日在地狱般的折磨中挣扎,是我早撑不下去了。

我不敢露出难过的神色,只故作轻松地说:“‘东方不败’这个名字够霸气了吧?可是有比这个更牛的名字,‘独孤求败’。想想一个人苦无对手,一心求败,那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境界。”

我一时无限神往。“不败”和“求败”跟“不怕辣”、“辣不怕”和“怕不辣”异曲同工啊!

我放射性的思维刚跳跃到了最爱的麻辣火锅,却被身边的人一声叹息给拽了回来,“那他一定很孤独。”

我歪头想了想,“他孤独是因为他过于执着,执着于取胜,执着于做那个天下第一。”我不禁感慨,“我很佩服这样的人,只有这种人才会有所作为,因为他们心无旁骛,只冲着一个目标努力。但是,作为常人,过于执着并不是好件事,那会失去很多生活中的乐趣。看看我们周围,你会发现很多的美好……”

我目光深情地扫视了一下牢房,看到了四壁皆空只有一些稻草,头顶上一只蜘蛛侠在蛛丝上荡来荡去,都快掉到我头上了。但是这并不影响我煽情,我接着声情并茂,“哪怕在牢房里,闭上眼睛,我也可以看见蓝天白云,阳光下闪着波光的流水,闻到春天里的花香。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爱我,关心我的人。我常常在想,暂时的苦难只是为了让我们懂得珍惜,珍惜生命,珍惜我们拥有的一切。”

我看向常风,“我相信还有许多美好的前景在等着我,只有活下来才能去体会……”

我还没说完呢,马公公扭着粗腰就来了,“看您气色不错,今天给您加加料,您请吧!”

我忽然觉得我刚刚说了很多的废话,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对于常风,再多的劝慰和鼓励都无济于事。他是个那么坚毅的人,在这样的苦难中都没有放弃心中的坚持,但是现实却如此残酷,不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如果活着就是受罪,就是无休止的折磨,肉体的存在就是为了接受皮鞭炮烙和常人难以想象的疼痛,那生命还有意义吗?活着又是为了什么?

我甚至想到“安乐死”是否人道的问题,唉,又扯远了。我失魂落魄地看着窗外一方墨色的夜空,那么深沉,看不到一丝光亮……

不知过了多久,当常风又遍体鳞伤地被送回来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他有些慌张,情急下拉着我的手,焦急地说:“若溪,你的话我听明白了,真的,我告诉他们我快不行了,今天他们没怎么打我,你看,才不到一个时辰就把我送回来了……”

我哭得更凶,扑到他怀里,他身体一下子僵直,过了一会儿,伸出手臂揽住了我……

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状态:连载中作者:沐朵全文阅读

这年头,谁曾想坐个电梯也能再次穿越!林若溪锦夜锦公公小说叫作《妃不伺寝,魔头公公求放过我》,作者:沐朵,提供更多林若溪锦夜锦公公小说深度阅读。妃不伺寝魔头公公求放过我小说讲诉了:果真一个人的时候就切记随便坐电梯,她林若溪是最好是的证明,坐个电梯将自己坐到了中国古代再说,但是中国古代的监狱里。这里不像是电梯底部的密闭空间,而像一条幽深的走廊。手指下的触感粗粝不平,借着微弱的光线看了一下,是大块大块的石头垒成的墙壁。。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