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大明宗室第24章 圣旨拜师刘时敏在线阅读小说

大明宗室第24章 圣旨拜师刘时敏在线阅读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09-16 08:17:33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大明宗室 精彩章节

6月十8日,朱以溯等人的老相识刘时敏来新平堡宣旨。来这种寒苦有危险的地方宣旨,没几个太监愿意,轮了一圈后一致推举刘时敏再跑1趟。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宗室有弘昭这等赤子,实乃宗室之幸事。以溯教子有功,当为天下宗藩效仿。朕甚慰,擢升以溯镇虏卫指挥使同知,世袭镇虏卫佥事,授怀远将军。专司军屯之事,望尔勤勉。钦此。”

这道圣旨下的早,并未提及朱以溯等人夺权之事。但这道圣旨说明朱以溯父子圣眷正隆,让随同听旨的天成卫、镇虏卫两位指挥使收起了各自小心思。

刘时敏宣完圣旨,授了朱以溯朝服、公服、常服等官服及印信之后9匆匆走了,连顿饭都没吃。他来的时候皇帝身体9不好,这时候不赶回去,可能会丧失极大的机会。

7月初2,来回奔波瘦了1圈的刘时敏又来了,还是来宣旨的。这次他脸色很不好,皇帝身体越来越坏,他因为才学出众有清名被宫里排挤,回到京城交了差事还没吃顿热的,9被大太监王安打发过来,又来宣旨。

而且这次宣完旨,他9不用回去了。因为他有才名,来回奔波让皇帝有了印象,想起他有点真材实干,9让他代替护卫宗室子弟立了功的原大同镇镇守太监张恭出任新1任的镇守太监,顺便教导朱弘昭学业。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闻麻承宣恶行着实恼怒,更因有弘昭此等舍身救父孝子而开怀。此子朕甚喜之,特命刘时敏为大同镇守中官,望时敏用心教导弘昭。可使以溯为大同东路参将,望尔以麻氏承宣为鉴,莫让朕失望。另弘昭救父孝行可载史扬宗室孝悌善名,朕不可不赏,授武勋骁骑尉,赐穿斗牛服。望尔尊师重道,莫复方仲永旧事。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父子俩父亲被感动的不行,儿子想着万历皇帝对咱这么好,心中莫名伤感矛盾。伏在地上俱是流泪,1个是发乎真心,一个是被引动的。

在场最高兴的就是赵期,伏在地上喜极而泣。心情最复杂的就是何冲,一番心机,冲杀在前,未曾想皇帝唯独重赏朱以溯父子。

两名随行的小宦官引朱弘昭到1旁,为他穿上绯红金鳞彩织祥云斗牛过肩袍。这斗牛袍稍大1号,除了这一件外还有两件备用,一件成年体形,一件少年体形。

明朝各种赐服以蟒袍为尊,蟒与龙相似只是4爪。其次是飞鱼服,和蟒袍差不多,只是有1对翅膀。再次是斗牛服,一样是龙,只是龙头有牛角。最次是麒麟服,麒麟是牛蹄。这就是4种赐服的差距,很好划分。

朱弘昭再次叩谢山呼万岁,起身后又拱手对刘时敏躬身行礼,这可是万历皇帝御赐的师傅,还是镇守太监,保住他大腿,大同镇内他们父子短时间内没人敢招惹。

刘时敏面上微笑,颔首将这道圣旨装盘递给朱以溯,又取出1道圣旨高唱道:“锦衣卫小旗何冲、大同左卫军户刘良佐、太原义士郭谅上前听旨。”

1旁郭谅一愣,有些奇怪扫1眼众人,还是跟着激动的何冲、刘良佐2人叩拜山呼:“草民郭谅、微臣何冲、余丁刘良佐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又是一通抑扬顿挫,如同制式的条文用词,可见这道圣旨是其他人代拟的。1转眼这3人都成了百户,随行宦官端上6品武官服。

两道圣旨只给官,却不见赏,极有万历皇帝的行事作风。

圣旨念完,朱以溯摆宴招待刘时敏。

刘时敏不仅是传旨天使,也是即将上任的大同镇镇守中官,官方名称是镇守中官,大家都俗称为镇守太监。

这是个极大的权职,战时就是大同镇各路军兵之监军。平日里各军补充粮饷由兵备道主事负责,而军械、仪仗乃至作训出战,都归镇守太监管理,只要和战争牵边,就能横插1脚。

大军若出征,镇守太监就是监军,军中帅台坐正中位置,左右两侧才是巡抚和总兵官。

宴席上,天成、镇虏两卫指挥使、同知、卫佥事以及8名千户,恨不得1脚踹开朱弘昭,自己坐到刘时敏身前。

如今新平堡马市即将举行,堡内堡外商号、商队还有闲散单干户可谓云集。有头有脸的都下了拜帖,宴席还没开始又得知刘时敏将会出任镇守太监,是皇帝陛下为朱弘昭亲封的良师。

心中感叹这朱弘昭生了个好儿子,手里也不含糊,立刻就将原来的礼单丢了,换了1份更大的。

可堡内参将府也就前后两进,左右各1总共4个小院子,竟安置不下。这些商队管事留下礼单拜帖,皆云下回等朱参将有空闲了,再上门拜访。就这样,还有3多有头有脸的商队管事加入宴席。

谁都能看得出来皇帝陛下对朱家父子有多么的厚爱,圣眷正隆啊!而镇守太监又是朱弘昭师傅,参将和镇守太监珠联璧合,威慑力远比总兵、甚至比巡抚还高。

新平堡如此重要,朱以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宗室虎口拔牙,不动声色间将麻家扎在这的大钉子麻承宣拔掉,这让这些商人很是忌惮。

宁愿破财,也不能交恶了这宗室出身的家伙。各地方宗室是个什么德行他们怎会不知?当街拦住商队敢明抢,更何况这朱以溯手里还有兵!

不要小看新平堡的马市,这里是晋北最大的进出口边贸重镇。一旦恼了掌兵权的朱以溯,其有圣眷,又有镇守太监庇护,派‘马贼’抢他们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朱弘昭1身稍大绯红斗牛过肩袍,头戴方翼乌纱帽,腰悬丝织4方玉带,坠挂彩线丝编绶。他皮肤健康红润微微泛黑,凤眼细眉,气度闲静安逸惹人眼目。

他觉得自己必须低调,3日抄书十3部这种才名无关紧要,以志向改名可就有些张扬不合祖制了,好在万历皇帝没追究,这事也9揭过。

但何冲秘奏里乱写1通,什么舍身救父,都是在糊弄人。这些事情总结下来,9显得他高大了。根基不稳,太高大很容易让小人1拳打中膝盖,那时候可就不得不跪了。

总之现在不是高调的时候,要低调,低调。

刘时敏很满意这个弟子的心怀,被皇帝下旨赞扬却能如此镇定,可见也是1个有前途的人。他和绝大多数太监不一样,但有1点一样,他没后。

天地君亲师,按现在的关系来说,朱弘昭就是他的弟子门人半个继承人。看向朱弘昭的目光格外柔和亲善,1边应酬着,一边想着该如何教导这个弟子。

朱以溯因好交际,这酒量不错,与卫所高级官员觥筹交错,眉开眼笑面泛红光,得意洋洋说着自己儿子了不起的过去。

朱弘林坐在偏桌上,看向众人环绕如掌上明珠的朱弘昭,他目光中满是羡慕和钦佩。

身穿6品青色崭新官袍挂彪补子的郭谅提杯浅饮,嘴角泛着笑意。这1趟他可以说是什么都没干,9得了个官职。虽说这卫所武职不值钱,却也是卫所军官世袭子弟垄断的,旁人想插进去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他在郭家只是旁支庶流,但有了朝廷任命的6品武职,家中地位必然高涨。说不好能得到家中助力,干到1方参将总兵也不是不可能。

郭谅寡言少语,而刘良佐就喜欢说话交朋友,与何冲相互敬酒,聊得甚欢。他心中欣喜难以用言辞形容,找了个饭票,没想到啥都没干就有了百户之职。

百户啊,这可是他曾经需要仰望的存在。原来最大的理想就是当个小旗或总旗,摆脱普通军户的身份,能得到1份职田,再购点土地凑够百亩这辈子也就值了。

现在起步就是百户,上面有朱以溯这个参将、还有镇守太监罩着,这前途实在是太亮了。心中干劲士卒,1门心思想着如何讨好朱弘昭这个关键。

宴会的目的就是让新平堡有头有脸的官商认个脸,大家往日不熟也没多少好聊的。认识了该认识的人,这宴会也9散了。

人散后,何冲等人回军营,赵期带家丁撤去碗碟残羹,留下朱以溯父子与刘时敏这个好太监。

朱以溯微醉赔了个不是在一旁饮茶解酒,刘时敏则换上1身常服,考校朱弘昭学识。提了几个4书5经里的断句让朱弘昭承上起下背诵释义,心中感叹这是一根好苗子。却见朱弘昭心神不属,问:“2郎所思何事?”

“学生认为经学不适合学生深读钻研,学生当学军略。”

“为何?”

朱弘昭低着脑袋故作思考,道:“我父子蒙陛下垂怜,才有这新平堡边镇重职加身。我父只是1介文人,不通军略。将来学生成丁替父固守边陲,志在塞外,不学军略怎么能成?先生是军户出身,必然懂军略,还请先生教我。”

见朱弘昭躬身行礼,小脸满是坚毅,刘时敏尴尬笑笑,扶起朱弘昭道:“为师乃是家中次子,兄长能袭职领兵。为师只能与其他兄弟攻读经书走科举仕途,故而这军略为师不通,远不如父兄。在宫中涉猎虽广,对军略却是无趣。”

刘时敏家中世袭驻扎在居庸关的延庆卫世袭佥事,起点和当年的戚继光戚大帅一样高。他父亲曾经是辽镇副总兵,兄长如今挂职5军都督府。若外放,最低也是参将。

估计这个希望不大,他是太监,他兄弟若再带兵,很容易遭人弹劾。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