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大明宗室第26章 缟素在线阅读小说

大明宗室第26章 缟素在线阅读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09-16 08:18:07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大明宗室 精彩章节

郭谅沉默,和大多数人一样,郭谅也认为朱家父子要勾起军户只是做个门面,做样子交差的。如果真的大规模军屯,以朱以溯如今的圣眷,可能明年新粮产出后,就能升掌镇虏、天成2卫。

到时候军屯规模更大,那么这将会是1场灾难!

朱弘昭1个小小少年都有这般血性,他自幼习武,难道9没有血性?

郭轻言打量沉默的2人,默默收好棋子,抱着小棋桌走了。

郭谅挥了挥手,两名侍立在院内的家丁退了出去。孙河撇撇嘴,给了刘良佐1个眼神,也1并退了出去。

长出1口浊气,郭谅盯着朱弘昭眼眸道:“公子还有1点未明,这边镇若能粮草自足,满朝诸公如何自处?”

朱弘昭神情不变,眼眸却是缩了缩。

以前明朝收税收的是粮食,从南往北运,虚耗极大。为了减轻运粮压力和损耗,9让各地富商在边镇组织民屯,用产出的粮食代替盐税交换盐引。

没多久边塞米粮积仓,粮市供大于求,1两银子能买3石粮食。再后来取消了边镇粮食换盐引的政策,他读到这里还骂朝廷愚蠢,原来深意在这里,宁愿把边军饿着,也不能让他们吃饱!

为的就是拿银粮这道枷锁控制住边军,用经济手段!哪怕增大朝廷压力也在所不惜,这帮文官着实可恨!

同样盯着郭谅星亮眼眸,朱弘昭1字一顿:“恳戍边塞是我父子使命,若不做,那就是欺君!不仅如此,我与我父还要练兵,练出1支精锐!若郭大人担心他们清算,我向家父求情,调郭大人回家乡太原。告辞!”

“公子留步!”

说罢拿起毡笠要走,却被郭谅喊住,郭谅苦笑道:“参将大人报国心切,难道我郭谅是那种贪慕权势,胆小怕事的鼠辈?公子安心,卑职即刻起9着手此事,还请公子调拨甲杖辎重。”

他是聪明人,没提军屯的事情,军屯要种冬麦还有一阵日子。眼前这段日子,就是所谓的农闲,不借机不练兵还能做什么?

“如此9说定了,新平堡兵甲器械不足,我就去大同府找镇守太监刘公调拨。”

朱弘昭回头露出1个笑容,戴上卷边红缨毡笠,出了百户府邸。

看着他小小背影,郭谅翻翻眼皮,转身阔步走向房屋。

府外,一帮少年狗腿子躲在墙角阴影下吃着瓜果,孙河最机灵,牵着牛绳过来迎朱弘昭登车,同时笑道:“公子,那处地方小的找堡里老人问过了,老人说只要不是暴雨,这西阳河不会发生洪灾。”

朱弘昭要在河边修建庄园,这个没啥奇怪的,奇怪的是竟然挑了个河道狭窄,河水湍急的地方。这孙河是南人,对水患天生敏感,刚刚出来就拉着1个路过老叟询问了两句。

“很好,回新平堡。”

朱弘昭心事重重,登车懒洋洋躺在竹席上,毡笠扣在脑门挡光。孙河登车,挥起牛鞭给了1众还没休息够的少年1个严厉眼神,驾着牛车走了。

一帮少年哀声,很苦逼跟着牛车步行。他们中有战兵体系挑出来的少年,也有卫所里世袭军官子弟。

别说朱弘昭这个有圣眷的嫡子,就连朱弘林这个庶子身边也有1众少年围着。

他们是军户子弟,自小9知道抱团的重要性。将来可都是一起要上战场的,平日里不处理好关系,上战场必然会抓瞎。

百户府内,郭谅研墨口述,郭轻言提笔。

他有1副好卖相,好习武,读书也只会认个字,能写,却也写的歪歪扭扭。

很快1副清秀小楷落在纸上,郭谅读一遍后,提笔写上草书一样的名字,夸道:“这字是来越来好了,听说朱公子有1手让代州何知州惊叹的好字,不知道是他的字好,还是我的?”

郭轻言给了他1个白眼,本以为是赞这小楷,没想到却是自夸,着实让郭轻言无语。

吹干墨迹,郭谅收好后1叹,捏了捏拳头:“堂兄我要赌1场,赢了光宗耀祖,输了回家种地!”

郭轻言提笔写下1串字迹:“朱家父子1心为国,何冲易生异志,当提防。”

点点头,郭谅拿起这张纸出了门,塞到木盆里顷刻间9字迹模糊1团,搓烂成泥随水泼进菜圃。招来1名家丁,将信封递给道:“去新平堡打听1下塞外情况,将这封信务必亲手交到我3叔手中。”

新平堡也没有多少军械,前任参将麻承宣吃了1千的空饷,还有1千卫所兵也吃没了。仅有的两千人只有马队3骑,各军官家丁武器还是能用的外,余下1千2百多人穿的破破烂烂,武器铠甲少有不生锈的。

武器哪里去了?兵备道的道员可是挂着督察御使或佥事的职务,为啥不追究丢失的两千套武器?

卖了,卖到塞外了,有钱大家一起赚,这就是边镇。

对于这个消息朱弘昭已经麻木了,丝毫不放在心上。回到新平堡父子俩在狭窄街道上散步的时候,说起军屯的事情。

朱弘昭只说耕地荒废是因为兵备松弛,边民担心种地会遭抢。没说更深层次的原因,他怕自己老子认怂。

买了一些山桃,和父亲一起在外面吃了顿饭,朱弘昭9回了参将府。

婢女王喜儿喂着8只雏鹅,另外4只死在路上了。树荫下,朱弘昭双脚泡在凉水里,伏在桌上握着鹅羽硬笔在草纸上勾勒线条。

作为1个半吊子工业党徒,朱弘昭可是知道机械力量的伟大。人力、畜力比起水力、风力来说就是渣渣。

他准备在即将修建的庄园里修建水力磨坊,再想办法拐来一些铁匠和木匠,最好有懂制造火铳技术的匠户。

他懂枪械原理,可没有工业基础给他这个实验的平台。又不懂化学,只能先研究出水力运用的方式,用水力给火铳拉膛线!

燧发火铳不是问题,这两天他就见了,何冲那伙抽调来镇守太监护卫就是燧发火铳。陈玄广爷孙俩的火铳更是刻有膛线,还是燧发的。

运用水力是他想到的第1个办法,然后是烧焦,用土办法烧焦炭,用焦炭来炼铁。这样就能有足够的铁资源,哪怕用人力锻打,只有人力充足,他也能量产火铳。

第3个办法就是搞出蒸汽机,这个原理不难,难得是加工技术。只要埋头几年搞出来几台蒸汽机,那就能摆脱水力限制,拥有力量更强的动力。

然后搞机床,齿轮什么用锤子打,只要搞出机床,不断校准,进行刻度标准化。以蒸汽机为动力,那么第1次工业革命9完成了。

这是他这段时间一直思考的东西,如今地盘有了,缺的就是时间和人手。

不过万事开头难,这一切还要从这个庄园开始。

浪费了一沓草纸,终于画出满意的基建图纸,9找来赵期把修建庄园的事情给赵期说了。赵期认为庄园不如戍堡安全,却还是去做了,可能修好后朱弘昭也不会去住。毕竟这新平堡确实小了点,若有1天参将之职没了,这个庄园可能就是朱以溯父子最后的家底了。

赵期带着人去视察,夜里向朱以溯报告。朱以溯也不喜欢嘈乱闷热的新平堡,外面修个庄园也好,大手1挥批了5两银子。

基本上修这个庄园的劳动力是免费的,所需砖石木料也可以派军户乃至是战兵去当伐木采石工人,各地方卫所军官也都是这么干的。让军户出去做工,免得因为他们夺了田而饿死。顺手,还能当当包工头克扣1下出工的军户。

剩下的时间整个新平堡陷入一片忙碌,朱以溯抚平千户所内部,和两卫高级军官维持基本的和睦。开始补齐千户所所缺的军额,并挑选得力者充任百户。

只有5品千户任职还需要经过兵部考校,可这是明初。百户之职卫所内部就能任免,要做的就是给5军都督府、兵部打表而已。

热热闹闹的马市终于停息,朱以溯什么都没做,除去必要的分成,他剩下了42头牛。除了期间有人孝敬外,近1半是他掏钱买来的牛。

这是草原上的牛,想要用他们耕地还需要驯化。如今冬麦播种就在眼前,并拢卫所内部的百来头牛,一起发下去进行驯化。

这些牛3两银子1头,拉到南边1头正值壮年的牛也能卖个7两银子。几乎等于1个婢女的价钱,或许有时候还可以卖的更贵一些。

这也是正常,牛就是最基层的生产力代表。有没有牛,就代表着能不能把地犁开。若用人力,活活累死,1天也不见得能犁开1亩地。

明朝1亩地约6百平方米,1百亩就是1顷地。

7月28日,朱弘昭看着家丁驾驭黄牛开垦庄园外土地,看着都着急,这效率太低了。

1头牛1天撑死也9犁开1亩地出头,这地荒废时间久,再次开垦难度就大。而牛更是干两天休息1天,似乎比人还要娇贵。

朱以溯也想买更多的牛,还有闲钱,可北面这次运来总共约5千头牛,各地商贩不仅自己买,还要帮各地缺牛的大户贩牛,用牛大户有不少是各地藩王。

能买下4头牛,朱以溯已经尽力了。牛就是生产力,可以源源不断将土地肥力变成粮食变成钱,是抢手货,从不会有人嫌牛多。

今年4头,明年4头,牛还能生牛。朱以溯并不气馁,熬过今年,可能以后新平堡9不缺耕牛了。

“公子,大同府4里加急来报!参将大人……”何冲单骑而来,滚落马鞍摔倒在地,喘着大气脸色苍白无神:“参将大人看了邸报,当即9晕了过去!”

朱弘昭脸色一白,如果朱以溯出了意外,他这大好基业可9废了。更担心这个父亲出什么意外,带着一伙人急速赶往新平堡。

参将府内,一片哀鸿。

朱以溯脸色青白无血色,失神落魄很是哀伤,眼皮子抖着,将邸报送到儿子手里。

翻开一看,当了48年皇帝的万历驾崩……

朱弘昭心一沉,最大的靠山没了。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