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5章 宗爵易职小说

第5章 宗爵易职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09-16 08:18:26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大明宗室 精彩章节

  某人饿醒了,一醒来脑子里又多了一份体操的记忆,这记忆十分的清晰深刻,隐隐和他这匪夷所思的穿越有关系。

  穿越者必备的金手指?或许吧,但有些弱,比不得红警基地车,更别说星际战舰等等之物。不清楚这套体操有多大效果,毕竟是穿越福利,想来也能将这具身体锻炼的如钢似铁。

  不过,朱二哥可是立志要搞铁甲大船,排队枪毙的,要一副猛将的模版干什么?

  桌上放着一小碗米粥,端起两口吞了,吃了点东西腹中饥饿感更重,桌上还有一大碗红红的水,尝了尝是红糖水,当即端起一气饮下。

  “这是?”

  吃饱喝足后某人转身,见炕角落着一块白绢,蹲身捡起之际就嗅到一股清香,白绢只是绣着一支梅花,绣工精湛,栩栩如生。

  摊开在手,见白绢手帕中绣着一行娟秀小字:“姊杏赠妹梅及簪之礼。”

  听到一阵脚步声,来不及细想将这散着香气的手帕揣怀里,躺倒暖暖的炕上装睡。

  一阵香风吹来,朱二哥很安静睡在那里,眼皮都不抖一下。心中却是无比的好奇,不知道来的这女的是何身份,长相如何,是否婚配……

  婚配,算了吧。宗室子弟命运和猪差不多,娶媳妇什么的全由远在京城的宗人府那帮大爷决定。翻开当地户籍,找个年龄合适的女子就能把红线牵了。

  一袭青色苎麻长袍,外罩月白色无袖对襟衣,头戴竹编小笠蒙垂素纱的少女匆匆在屋内左右打量,目光在桌上两只空碗上停留片刻,扭头又看看炕上睡的正香的朱二哥,素纱内一张俏脸泛红,秀眉皱着。

  “小娘子,我儿如何?”

  身穿忠静冠服的朱以溯疾步跟来,身后跟着一名身穿绯色麒麟官袍,头戴乌纱帽的老者。菅典标一手扶着腰间绣春刀,一手摸了摸桌上空碗,尚有余温,抬头看一眼炕上沉睡的朱二哥,嘴角一翘。

  朱二哥的手被抬起,冰凉素指按在手腕间,触感让朱二哥心魂一荡。就听清洌糯甜的女声道:“朱相公稍待,二哥之前起身进了些米粥,想来应是无大碍了。”

  这李家小娘子轻声柔语说着,指尖用力指甲在朱二哥手腕间掐着皮肉,素纱内一对明媚眸子泛着怒意,这朱相公次子着实可恶。

  偷藏了自己遗落的贴身手帕不说,刚刚把脉之际心跳加速,必然是假睡。小小年纪如此多心机,必然不是好人。

  关心儿子的朱以溯没有发现李家小娘子的小动作,那名老者也没有发现,菅典标脸上泛着淡淡笑意,远远观察着朱二哥神情,暗道一声能忍。

  忍着剧痛,朱二哥眼睫毛眨了眨,缓缓睁眼,终于看了一眼这个报复心极强的蒙纱少女,扭头望向朱以溯,声音虚弱道:“儿不孝,让父亲担忧了。”

  年纪小小如此虚假,少女心中当即对朱二哥的厌恶感更甚,手里更是用力,狠狠掐了一把,疼得朱二哥脸皮一抽。

  “小娘子,我儿可有不适?”

  少女不动声色将朱二哥的手腕推回去,始终没有让焦虑的朱以溯看到手腕间的掐痕,道:“朱相公安心,二哥身子虚,调养月余便能无恙。”

  绯色麒麟官袍的老者闻言松了一口气,他就是百户刘世清的老子,刘家老爷子,曾经的锦衣卫十四千户之一,劳苦功高,退休前万历皇帝赐了麒麟袍以示表彰。

  “二郎安心休养,为父必会为二郎讨个公道回来。”将儿子按倒炕上,盖好薄被,朱以溯从衣袖取出两钱银子,向李家小娘子道谢。

  心有不甘的李家小娘子见没机会讨回手帕,收了银子道:“待祖父归来为二哥开副调养方子,煎好后幼娘送来让二哥服了,不出三五日就能还朱相公一个生龙活虎的二哥。”

  “劳烦李家小娘子了,朱某改日登门酬谢。赵期,送李家小娘子归宅。”

  心中感激,朱以溯送少女出门,吩咐一旁恭候的赵期。菅典标对之前赶车的小旗何冲打了个眼色,这小旗不情不愿从树下阴影走出,登上马车。

  被窝里朱二哥揉着右手手腕,心中诽谤,谁说古代女子温婉贤淑,娘的这个小女子心眼儿未免太小,掐的可真疼。

  “刘老大人,如今我儿侥幸保命。我也知道老大人难处,只要能解决了我儿宗籍,此事就此揭过。”

  朱以溯有心闹大,但这个锦衣卫前千户亲自上门,如果他不识好歹继续闹下去,有的他们父子苦头吃。不说别的,他往宗人府的奏疏就发不出去,更可能连这个门都出不了。

  刘老爷子抚着花白胡须,沉吟道:“此事甚难,老夫有一建议望奉国中尉考虑考虑。”

  “老大人请讲,朱某并非不识时务的迂腐书生。”

  拱了拱手,朱以溯态度放的很低。意思很明确,希望你个老头儿的能让咱接受。什么是建议,你说了建议不出力,那你说个什么劲?刘老爷子的建议,就是实际上上的补偿。

  “奉国中尉应该知道,上次宗籍玉牒记载的有爵宗室贵胄已有十余万。年年支出米粮将近八百万石,对朝廷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包袱。故而皇帝陛下下旨开了宗科,为宗室贵胄另辟生路。”

  朱以溯点点头,宗室子弟越来越多,郡王以下的宗室碍于祖规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盼着那份宗爵禄米过日子。以前宗室少国家还能拨付,现在不成了,这才有了一年年的拖欠。越拖,欠的越多,越不敢发清。

  有些宗室子弟想要拿宗爵换官职自谋生路,但舍不得历年国家拖欠的米粮。就这么一直拖着,朱以溯就是其中的一份子。

  每年二百石的宗爵禄米,这是个什么意义。现在一亩地能产一石粮都已是中上粮田,足额发放的二百石,等于每年二百亩良田的收获,还省了人工费用。

  往往每年到手才二三十石,一年就拖欠一百六十石。几十年积攒下来也是一笔庞大的家产,这让穷惯了的宗室子弟如何能放手?

  朱以溯家里就父子俩,还有一个老仆赵期,赵期往往还在外面兼职为人写信勉强能挣回来一点。三口人吃的不多,用度小。而他是秀才,还能领国家每月发放的六斗米,代王府藩田王庄里的教职每月也有二两银子进帐补贴。

  二两银子很多吗?很多,战场上给主将担当中坚力量,冲锋陷阵的家丁们也就每月二两左右。但打造一杆火铳,省去工匠钱,材料费就要五两左右。

  在一心造反要割据当诸侯的朱二哥眼里,家里的家当实在是太少了。

  朱以溯有三份经济来源,日子过的仅仅比一般富农强一点。当然,这和朱以溯好交朋友有一点关系。比如他就和去年万历四十七年的代州进士孙传庭是好友,现在书信联系却断了,因为他是宗室,而孙传庭外放知县,两者书信联系,是取死的行为。

  刘老爷子看一眼朱以溯,说出了自己的办法:“皇帝陛下支持宗室子弟自谋生路,响应陛下方略的宗室却寥寥无几。故而,老夫认为奉国中尉可在其中图谋一二。向宗人府上疏削去宗爵,以宗爵易职自食其力。老夫这张老脸能让奉国中尉奏疏直达陛下耳目,若陛下得知宗室之中有奉国中尉这等体谅国事贤明之人,必会表彰奉国中尉这番报国之心。”

  朱以溯听了缓缓点头,抱拳道:“就依老大人。”

  没有给儿子将宗籍挂上,朱以溯心中还是不情愿的。不过能拿宗爵换个一官半职,也是不错的。只是他秀才功名,怕是上不了台面。

  只有考上宗科的宗室子弟才能拿宗爵交换官职,最低也要举人身份。而他现在以秀才身份,恐怕不会太容易。就算换来一官半职,这也不是什么好职务。

  他是宗室出身,立志却要做文官。不为别的,只为摆脱此时这如同囚犯的身份。至交好友不少,却一个个中举后都不得不和他断了联系。想起这一茬,朱以溯心里怎能舒服?

  望了一眼火炕上的儿子,朱以溯心中一叹,希望二郎能理解他一番苦心。若没了宗室身份带来的桎梏,有个一官半职在身,朱以溯有信心给儿子留下上千亩的传家良田。

  锦衣卫护着刘老爷子走了,却把各种礼物强留了下来。礼物看着很多,实际上值钱的只有两匹白棉布,一匹青色苎麻混织,此外还有一些点心,最多的就是粮食,足足两石白米。

  至于那两根人参,朱以溯有心留下来给儿子滋补,却也知道这两根人参价值在其他礼物之上,如今要靠刘老爷子那张老脸人脉,拿了这人参绝对会让刘老爷子不爽。若不爽,他以宗爵换官职的事情可能就成不了。

  就怕皇帝陛下见他如此为国着想,索性口头夸奖一番,削了宗爵断了禄米之后,连个一官半职都不给。那么他们父子俩真的就可以饿死了,所以刘老爷子不能得罪。

  傍晚为儿子喂着甜米粥,朱以溯将宗爵换官的事情说了,让朱二哥多个心理准备。毕竟这宗爵是他朱以溯的不假,将来还是朱二哥的,就怕他想不通。

  因为宗爵问题,宗室各王谱系内发生的龌龊事实在是太多了。

  宗室没有别的谋生手段,只能吃爵禄过日子。不说亲王那一级,下面的郡王两千石,次一级的镇国将军一千石。这仅仅一级之差,就是两倍的财产差距。

  郡王的长子还是郡王,其他有户口的儿子只能是镇国将军爵位。为了继承郡王王位,往往兄弟反目,叔叔算计侄子,这类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