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9章 刘时敏小说

第9章 刘时敏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09-16 08:18:44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大明宗室 精彩章节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祖高皇帝北驱鞑虏,复神州衣冠正统,功在千秋得天地庇佑,乃有后嗣之繁盛也。今鲁藩后裔以溯,至孝人贤。上疏请职垦戍一方,不惧九边苦寒。朕闻之颇慰,故诏封以溯大同镇天成卫新平堡千户,授实职世袭。望尔勤勉,以为天下宗室之表率。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走完仪式,朱以溯心情一点也不激动,因为这新平堡是大大的火坑!

  新平堡在大同镇最西北角,就在长城脚下,北边就是北虏,处于第一道防线。东边几步之遥就是宣府镇,而且还是朝廷在大同镇开放的三个马市之一。

  可以想象,这里的水有多么的深。

  他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跳的太高惹得皇帝不高兴,就将自己父子俩安排到新平堡。新平堡的千户,因为马市的原因可是说是富得流油,是大同镇众将门的钱袋子。自己过去接任新平堡千户,等于就是放在火上烤。

  应付了这些镇卫将门,还要考虑北虏、马贼的入寇的问题。

  朱以溯还不知道,万历皇帝只是随口一问九边有没有空缺的千户,得知新平堡五年来没有千户,就顺手把他填了上去。或许,就连万历皇帝都不知道新平堡具体位置在哪,反正知道在大同镇,应该离代州不远。

  随行锦衣卫端着官服、印信递给朱以溯,朱以溯回房更衣,宣旨的天使刘时敏被安排在正房品茶。与一身麒麟服的刘老爷子攀谈,聊得十分融洽。

  这刘时敏虽然是宦官,却是正儿八经的正四品世袭延庆卫指挥佥事出身,十六岁的时候做个一个奇怪的梦,因为梦而对自己施行宫刑,第二年选入宫中。

  被大太监陈矩看中收为门人,这陈矩管着东厂还是司礼监秉笔太监。陈矩集纠政、监察大权于一身,位高权重得在杰出太监云集的明朝也少有,但陈矩只守着“祖宗法度,圣贤道理”八个字,廉洁安静,不扰官不害民,从不滥用权力,仅是力图纠正时弊缺失,被人称之为“佛”。

  而刘时敏卫所高级军官家庭出身,本人又饱读诗书。虽然当了太监,却被有善名的陈矩看中,所以朝野中名声也是极好的。

  “陛下因宗室中有此贤明之人而高兴了几日,殊为难得。不知其中有何变故,将奉国中尉安置到了新平堡。奉国中尉乃是宗室表率,若不幸折损于新平堡。这天下宗室必然心寒,还需老大人助力一二。”

  刘老爷子抚须笑说:“刘大人安心,新平堡十个百户换上三五个,想必会安稳不少。以奉国中尉才学,足以压住内部。至于北虏马贼,这个小老儿无能为力。”

  “如此也好,待奉国中尉做出一番成绩,我等再出力将奉国中尉转升到山东诸卫所,也算回了鲁王谱系故地。这样一来,奉国中尉这杆宗室旗子立了起来,必能引得各地宗室效仿,为朝廷减负。”

  他们一个原东厂扛把子门人,一个锦衣卫原千户,因为陈矩这位恪守本分的大太监的原因,两者之间并无多大仇恨。

  如今朝中不少文官还想着将刘时敏捧到东厂厂督的位子上,再现陈矩生前时的厂卫和气。当然,陈矩掌管东厂时不滥用特权,是文官们最喜欢看到的景象。

  可惜东厂厂督任命权在皇帝手里,文官们做不了主。若能做主,这朱家的大明朝就危险了。

  两人又聊到了朱二哥身上,刘时敏略带一丝好奇道:“奉国中尉之子为何此般顽劣?让咱不解的是,奉国中尉似乎极为看重其子?”

  “不瞒刘大人,为了这朱二哥,奉国中尉险些和老夫拼了老命。”刘老大人说着苦笑,将朱二哥险死还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又道:“朱二哥并非刘大人所见这般不堪,往日节省惯了,这孩子也能吃苦。更难得的是因李家小娘子对他有救命之恩,读书之余常去李家帮闲。今日李家割麦,朱二哥也是在地里被小旗何冲领来的。”

  见刘时敏好奇,刘老大人索性挑了一些朱二哥的趣事来说:“据奉国中尉所说,朱二哥如今已能熟背四书五经,可断句释义。朱二哥为人纯孝,练的一手好厨艺孝敬奉国中尉,成为村里美谈。”

  微微颔首,刘时敏轻叹了一声,转顾它言,与刘老头谈起了沿路见闻。

  有些话不适合说,他是中官,这个老头子尽管是退休的锦衣卫,那也是锦衣卫。两者有陈矩这个好太监居中调和,但根本立场还是对立的。

  此时朱二哥沐浴更衣后,由赵期梳着头发。他面上带着喜色,没想到皇帝这么大方,一个小小的奉国中尉宗爵竟然能换来一个正五品实职千户。

  就算是虚职,他们家也赚了。一来能摆脱宗人府的钳制取得自由,二来五品官也是有俸禄的,比起奉国中尉来说只高不低。

  “二哥儿,如今老爷得陛下实授千户之职,老奴觉得该给二哥儿找两个婢子使唤。像这梳头的差事,二哥儿是想老奴呢还是想用娇俏婢子?”

  这还用选择?待束好头发,朱二哥照了照铜镜,笑说:“也该找几个,这样你也能当个管家。最好给父亲找个继室,家中只有我这一个儿子,若有个弟弟妹妹,就不孤单了。”

  “二哥儿孝顺,老爷如今有了五品官身,内宅无人坐镇也不好与同僚打理关系。”

  朱二哥听了只是笑笑,朱以溯以前是受宗人府钳制,别说娶继室,就连纳妾的权力都被剥夺。如今就是自己反对,也是无用,还不如提早跟赵期说了,表明自己的态度。

  自己现在是嫡长子,将来就算继室生下儿子,有嫡子身份有什么用?如果连小十来岁的弟弟都压不住,他这个穿越众未免太失败。

  一身白袍外罩月白色无袖对襟丝衣,头发束在脑后以青色丝带扎着,手里抓着一柄折扇就是朱二哥此时的打扮。

  卫所千户上马带军,下马治民管着大约一个乡镇的地盘,能有正五品全赖带兵之职。一身青色官服,玉带武职熊补子,脚踏精美官靴,头戴乌纱帽就是朱以溯此时的扮相。

  多亏刘家老爷子想的周到,将家里的厨子带来,才让朱以溯能摆出一桌能看得过去的菜肴。

  桌上除了刘时敏、朱以溯和刘老爷子外,还有闻讯赶来的代州知州,就连雁门所的千户也急匆匆赶来了,本地乡绅也有出面,只是上不了台面送上一份贺礼后就回去了。

  代王晚一步得知天子诏书,他也不好坐视不理。也派人送来了一份厚礼,足足一千两银子。顺带还送了两辆牛车,牛是官府管制的东西,每头牛都会登记造册,别说随意宰杀,就连春耕的时候,都规定了耕三天,必须休耕一天养牛。

  饭桌上朱二哥就带了一双耳朵过来,除非有人问他问题,否则他眼观鼻,鼻观口一直沉默。就连可口的饭菜都没有动一筷子,认真揣摩这些官场老油条的谈话艺术。

  桌上几个人都是第一次相见,却都聊得极为尽兴。话题接连不断,仿佛相知故交似的。

  刘时敏这个三十多岁的太监不像其他太监那么阴柔,面相、气度都像一个武人。而言谈又谦逊,像一个满腹诗才的文人。

  大明朝当太监的总共就那么几种人,一种是父母养活不了,一刀割了卖到宫里的,这种占大多数,不情不愿长大后心里自然就有问题。自小和一大帮小宦官接受翰林院的进士们调教,往往都会成为大明二十四监里的中流砥柱。

  第二种是长大后在社会上混不下去,自己割一刀进宫干苦力工作的,比如魏忠贤同学。赌博赌输了,输了妻女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刀将自己切了。

  历史证明,魏忠贤同学的决定是英明的,他对大明朝还是有点作用的。最直接的例子就是他把持朝政的时候,死死打压东林党,朝廷再穷还是有钱发军饷的。

  就连崇祯皇帝临死前,都在感叹有魏忠贤同学在,他也不会沦落到这一步。感觉有点曹操兵败赤壁,感叹郭嘉的味道?

  第三种太监比较命苦,是由罪犯充任的。有名的是三宝太监郑和,原来叫马三宝。明初发生回乱,平定后按规矩处理,成丁的斩杀,未成丁割了入宫。

  和以上三种不同,刘时敏出身高,却自己把自己切了,心里自然没什么问题。不喜欢别人称呼他公公,喜欢以常人的态度和人打交道。

  宫里宦官极多,能混出头称之为太监的也就那么一小撮人。没有儿子是他们最大的遗憾,所以太监们都会死收养一些顺眼的小宦官为自己门人,实际上寄托继承人的感情。

  这刘时敏是陈矩门人,朝野名声不错,此番又是天使。进士出身的代州知州毫无压力奉承刘时敏,而雁门所的千户更没有文人所谓的节操,加上刘时敏本就是卫所子弟出身,更是拍起马屁来一个接着一个。

  朱二哥听了半天也将这刘时敏的过去大概听明白了,在后世他连陈矩都没听说过,更别说陈矩的门人刘时敏了。听的最多的就是曹化淳,雨化田、刘瑾、魏忠贤等等威震一时的大人物,马上该魏忠贤粉末登场,估计这个有好名声的刘时敏,会倒大霉。

  刘时敏好奇打量了几眼朱二哥,在朱二哥手掌上看到了水泡,心中了然。决定回去给万历皇帝说说,说不好还能让皇帝高兴高兴。

  现在皇帝缺的就是可靠的好消息,好消息才能让皇帝开怀,然后才能好好养病。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