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0章 头疼的回礼小说

第10章 头疼的回礼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09-16 08:18:48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大明宗室 精彩章节

  夜里父子俩一个坐在椅子上灯下看书,一个跪在地上垂着脑袋,小脸上满是不服气。

  刚刚赵期将礼单统计,朱以溯竟然发现儿子私自将代王送来的那张认票不认人的钱庄银票送给了刘时敏,这让他勃然大怒。

  这可是一千两银子,他们这座小院子也就二十两的价格撑死了。可以想像一下,一千两银子能买一座多大的宅子?

  且不说宅子,等到了新平堡千户所,总要拜访上司送礼,还要够田买宅子,哪样不需要花钱?

  最重要的是朱以溯穷惯了,从小到大他连一百两银子都没见过,现在见了。林林总总的礼单加起来两千多两,没想到这个儿子好大的手笔,竟然将一半的家产送了出去!

  朱以溯不反对给宣旨的太监送礼,毕竟这是惯例。要看什么人,他不反感刘时敏这个人,就算反感也要送。

  而是给刘时敏送钱不合适,能被陈矩收为门人,这刘时敏会是收钱的太监吗?显然不是,给他送钱是好心办坏事,反而会让刘时敏看不起。

  说到底,还是朱以溯舍不得这笔银子,更担心自己被刘时敏看轻,有秀才功名,朱以溯做事情最顾脸面,不要脸面的那是太监。

  心烦气躁看不进去,索性放下书,瞪眼儿子,道:“起来说话,说说,你是怎么把钱送给刘大人的?”

  这也是朱以溯好奇的地方,在他的理解中刘时敏就算爱钱,也不会收下这区区一千两银子。毕竟好名声是刘时敏的招牌,砸了招牌刘时敏也就失去了文人集团的青睐和吹捧。

  “二郎把银票给刘大人时,刘大人脸色很不好,就像父亲刚才那样。后来二郎一说原因,刘大人才收下。刘大人不了解二郎可以误解二郎,可父亲怎么也会误解二郎一番心意?”

  朱以溯被这话噎的轻哼一声,道:“说具体,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晚家法伺候。”

  “这钱是给皇帝陛下的,刘大人这才喜笑颜开收下。二郎也看的出来刘大人是个好官,怎么会给刘大人送银子?咱家里银子本就少,送银子还不如送两包点心。”

  心结消了,朱以溯一想那飞到皇帝兜里的一千两银子心里还是很肉疼的,故而脸一板道:“这种事情为何不与为父商量?为父不是舍不得银子,而是恼怒二郎自作主张。记住,下不为例。”

  “孩儿省的了,以后绝不再犯。”

  低头认错,撇撇嘴,这事和你讨论了,哪能显示咱的赤子心怀?今天一院子的锦衣卫,不讨论擅作主张,才能让皇帝陛下感动。感动了,这官职还不是坐火箭一样飙升?

  挥挥手,朱以溯觉得不能这么便宜这小子,道:“去写五百字,写完了再睡。”

  朱二哥还没走,好像有话要说。朱以溯饮一口茶,道:“还有什么事?”

  “那个……父亲,现在宗籍消名,过两日我们就要搬到新平堡,这李家婚事,是不是?”

  看神情有些紧促的儿子,朱以溯微微皱眉,道:“去写字,这事为父再考虑考虑。”

  之前他只期望于皇帝能消了他们父子俩宗籍,能换个九品闲职小官也是不错的。奏疏上所谓垦戍九边只是场面话,未曾想皇帝竟然当真了。

  现在是世袭千户五品武职,这让朱以溯不由改变了不少心思。现在看李家小娘子,顿时觉得各种不顺眼。大脚不说,岁数还比自己儿子大。上面一个姐姐更是选秀女的时候投井自杀,实在不是好人家。他觉得自己儿子好歹也是太祖高皇帝血脉,娶个卫所三、四品大员嫡女才是应该的。

  这不仅仅是面子问题,而是为朱二哥将来着想。将来朱二哥会袭职千户,有个强大的岳父,也能顺风顺水发展,少些磨练。

  至于李家小娘子,若儿子真的不舍,就纳妾吧。

  作为有才华的宗室子弟,婚姻不能自主苦头他品尝过的。

  见老头子这做派明显要变卦,顿时让朱二哥心里不爽,生着闷气回到自己屋里,研墨提笔沉思良久,嘴角一翘寥寥几笔完成老头子五百字的任务,解了束发带就昏昏睡去。

  父子俩之间的纷争结束后,赵期才回到正房,和朱以溯商量着回礼的事情。本地乡绅的礼物收了就白收,但代王府、刘老爷子和代州知州这三家是要还礼的。

  收多少礼就要还回去等值的,而朱二哥自作主张献给皇帝一千两,直接让这个家破产。起码代王府那一千两银子,就能把这个家掏空。

  赵期灵机一动,道:“老爷,二哥儿颇有才名。何不让二哥儿誊抄几卷兵书送给刘老千户家中,代王妃崇佛,可让二哥儿誊写《金刚经》一部。至于知州大人,四书五经全套即可。”

  朱以溯皱眉沉思,眉头缓缓舒解开来:“妙,这份回礼不沾黄白之物,贴心。妙啊,着实妙。”

  想通最大的心结后,朱以溯心情放松下来,起码不会因为回礼而破产丢人。想了想,朱以溯吩咐道:“既然要送书,这纸张就要用最上等。莫嫌贵,明日去州城一趟,将最好的竹纸买来五十刀。”

  大约三十两的支出,普通白纸五十刀也就十两左右。但这是用来送人的书,纸张质量务必要好。

  朱以溯对儿子的字有信心,字能传义,虽是杀伐戾气,但以十岁稚龄写出,必然抢手,显得珍贵。

  莫名出现的广播体操带给朱二哥的第一个福利就是对身体的高度掌控力,练字、练琴都是在锻炼肌肉神经记忆,时间长了才能熟练。而他现在,专心练字无意中就能写下富有精神的字。

  家中最大的危机解决,赵期想起今天朱二哥更衣时的话,转述了一边,抱拳恭喜道:“二哥纯孝,又天资过人。老奴看来,二哥早晚能挣个王爵回来。”

  “莫夸坏了他,今日就早早安歇,明日记得早早去买纸。”

  打发了赵期,朱以溯待赵期归屋熄灯后,才出了门,准备去儿子那里看看,让他早点休息好明天写字。

  刚刚处罚了儿子,若当着赵期的面又取消,脸上无光啊,等赵期熄灯才出门,可见朱以溯有多么爱惜自己的家主颜面。

  没想到这边刚出正门,儿子房子的灯就熄了。

  五百字没有半个时辰写不完,真是咄咄怪事。朱以溯见儿子熄灯,也就省事回了正房。

  他不知道,这个小小的院子里,正房顶上就伏着一个锦衣卫探子。

  作为宗室中的表率,皇帝有心将他扶起来,哪能不派人看着点?

  今日刘时敏众人的谈话,以及他们父子主仆之间的谈话已被屋顶上的锦衣卫记录下来,半夜后换了一个班,这记录就送到驿站夹在公文里送到京城。

  可能一层层筛选后,会送到万历皇帝面前。

  万历皇帝在位四十八年,宗籍玉牒上的宗室由嘉靖年间的一万出头,到现在膨胀到了十万余人,可想而知宗室带来的财政压力有多大。

  所以万历晚期就开了宗科,可惜响应者寥寥无几。

  这十万宗室还在在籍的,还有大量祖上犯罪被弹劾削成庶民的。这部分人没上玉牒,怎么说也是太祖高皇帝血脉,混的再差地方府衙也要每月给个几斗米保证能活下去。

  原本宗室子弟,哪怕是末等的奉国中尉也是能娶妻纳妾的,但为了让宗室少生,宗人府连郡王纳妾的名额都压缩了,更说将军、中尉。

  当然也可以私自纳妾,那么这生的儿女就是彻头彻尾的黑户。

  天色麻亮,李家一家子赶着牛车去地里收割最后一些麦田,剩的不多了,所以去的只有李家兄弟俩。李幼娘则留在宅子里,有些落寞。

  绣着女红,神游物外针尖扎了指尖,嘬着指尖,看了眼姐姐,李幼娘问:“阿姐,你说二哥今天会来吗?”

  “拿不准,朱相公被天子诏封为世袭千户,扬眉吐气。要是姐姐,也不愿意儿子四处跑丢了脸面。”

  这时候赵期赶着牛车去了代州州城买纸,朱以溯推开儿子门,先去书桌上看了看,不由摇头一笑,骂一声:“小滑头。”

  只见桌上草纸上,写着工工整整三个大字:“五百字。”

  果然是写了五百字才睡的……

  洗了脸,一听今天要写那么多东西,朱二哥脑袋当即就大了一圈,一脸苦色。朱以溯将抄书做回礼的原因给他讲了,原因还是在他自作主张掏出去那一千两银子。

  对此朱二哥还能做什么,只能咬牙认了。

  作为一个经历过题海战争并成功存活下来的大学生,朱二哥不怕抄写东西,怕的是用毛笔字写东西。虽然前世女朋友是艺校学书法的,跟着练了一段时间毛笔字,但用软尖的毛笔写字,哪有硬笔来的舒服快捷?

  突然朱二哥想起了一只欺负过他的家伙,正好这次能光明正大宰了吃。不由拍拍胸脯道:“父亲放心,二郎去准备一番,今晚就能完成。”

  说罢不给朱以溯询问,转身就跑到对面偏房,从附近乡绅送的礼盒上挑了挑,撕掉礼盒上的红纸礼单,提了两个礼盒就往村头跑。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