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1章 婚姻的无奈小说

第11章 婚姻的无奈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09-16 08:18:53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大明宗室 精彩章节

  村头李家,院内曝晒着新收的小麦,竹笠素纱罩脸的李秀杏背着一背篓割来的河草喂着圈里的小鹅。

  五只洁白大鹅围着她打转,这让突然登门的朱二哥一愣,就见五只白鹅扑扇着翅膀,长颈探直贴着地面嘎嘎叫着,朝他追来。

  “幼娘姐,救我!”

  大叫一声,朱二哥迈开步子就跑,五只白鹅紧追不舍。若是狗,抄起院内农具就打了下去,但这是人家姐妹俩的宠物,还是家里经济支柱,若打了,他后果不会太好。

  快两个月时间,朱二哥还是没有发现李秀杏常常伪装成李幼娘外出的事情。李秀杏也不急,就站在原地看着朱二哥在院子里奔跑,笑道:“二哥儿不是爱跑吗,那就多跑跑。”

  欲哭无泪,平时跑是锻炼身体,能和现在比吗?被追上,让这大鹅咬上一口,可是很疼的。第一次见这些鹅,白白的多可爱,结果中招了。

  跑了两圈拉开距离,朱二哥跑到鹅圈旁,急道:“幼娘姐,二郎有要紧事……”

  说到一半这大鹅追近了,朱二哥将手里两个礼盒塞到李秀杏怀里,又跑起来。

  “二哥儿稍等,姐姐这就帮你解困。”

  李秀杏低头笑了笑,拿起圈旁柳木曲杖套住一只大鹅长颈,拉到了圈里。朱二哥又跑了两圈,李秀杏才把五只白鹅收好。

  喘了口大气,朱二哥看了眼圈里还有二三十只正在换羽的小鹅,眼角一缩道:“幼娘姐,等这些雏鹅大了,二郎都不敢来找姐姐了。”

  “入秋就卖了,不过二哥以后想来也不容易了。”

  李秀杏声音带一丝惆怅担忧,这段日子朱二哥几乎天天来李家。她有点舍不得这个小弟弟了,朱二哥会讲笑话,会做菜,还会放套绳捕兔子。更重要的是不像其他人那样鄙视她们姐妹俩的大脚。

  朱以溯被天子实授大同镇天成卫新平堡千户的事情她也知道,代州虽然在太原镇,却和大同镇就隔了一个雁门千户所。自然也知道新平堡不是什么好地方,就在边镇第一线。

  代州在太原镇东北角,新平堡就在大同镇东北角,两者正好相距足足一个大同府的距离。

  至于朱二哥想象中的男女之情,很遗憾李家姐妹都没这个想法。以前朱二哥是早晚要上宗籍玉牒的,婚姻无法自主。所以想也白想,而且朱二哥比她们姐妹少四五岁,现在身子都没长开,更是不可能去想。

  若朱二哥岁数大一些,这么频繁登门,李家老爷子也不乐意。

  朱二哥听出了姑娘话里的担忧,心里暖和,见院里无人,就说:“幼娘姐,现在我家成了军户。”

  见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啥意思,朱二哥压低声音贴近李秀杏道:“后日我和父亲就要去新平堡赴任,我想请父亲来姐姐家下聘。”

  “什么?”

  李秀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心中却一荡,重新打量朱二哥,见他目光炯炯望着自己,不由心中一酸。

  她十四岁的时候遇上宫里选秀女,很不幸被选上。却因为有一双大脚而遭到其他秀女的嘲笑,还没出代州地界,就投了河,侥幸未死。

  现在整日匿藏在家中,外出时就伪装成妹妹李幼娘。

  “二郎喜欢幼娘姐,想一直和幼娘姐在一起。”

  “净说胡话……”

  脸上发烫,心里酸酸李秀杏抱着两盒礼物转身就跑。

  原地朱二哥摸了摸脸,这张脸模样周正清秀,自己又没有什么斑斑恶迹,怎么好像李幼娘不太愿意?

  难道想娶个心里喜欢的媳妇就那么难?

  这事知道有困难,提不提亲决定权在他父亲手中,最终决定权在李家老爷子手中。不管是他,还是李幼娘都没有决定权。

  面色一苦,这次去了新平堡,鬼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可能运气不好过去就被马贼连锅端了,运气好两年后回来,可能李幼娘早已成为他人之妇。

  李家姐妹给他的印象很好,大的贤淑温良,小的机灵多变。身段好,还没有缠足,这样的姑娘不好找。

  正牌的李幼娘被姐姐喊醒,就听李秀杏红着脸贴耳道:“妹妹的朱二哥来了,说要请朱相公上门求亲。你看,为了哄妹妹高兴,朱二哥送来了一匹云纹淞织棉布,还有一盒岷州酥。”

  脸皮一红,李幼娘却问:“若妹妹走了,姐姐怎么办?”

  现在两姐妹靠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交替出现在人前,若她嫁出去,姐姐李秀杏只能一直憋在家里。若暴露,那李家就是欺君之罪,妥妥的抄家。

  李秀杏心里一叹,妹妹果然对那个小不点儿动了春心,连基本的掩饰都没有。却故意问:“先不说姐姐这事,妹妹可要想清楚,朱相公一家此时已是军户,还在新平堡戍边。”

  “皇帝陛下不是封朱相公千户世袭吗?算是军户,也不差。新平堡怎么了,很远吗姐姐?”

  将自己关于新平堡的了解给傻妹妹说了一遍,李秀杏又说:“新平堡不同于他处,想来父亲也不会让妹妹去。再说,朱相公如今贵为五品千户,还愿意让妹妹当二哥正室?”

  李幼娘沉默良久,道:“朱二哥不嫌妹妹天足,难得有情有义。就是当妾,妹妹也愿。”

  “既然如此,那姐姐今晚替妹妹求情。”

  “那姐姐以后怎么办?”

  李秀杏听了沉默,摇摇头道:“到时候再说,朱二哥还在院里,妹妹快洗漱,别让他久等。”

  匆匆换了一身衣服,李秀杏出了内院,在外院看到朱二哥蹲在地上剥着麦穗,先关了大门,露出一副狭促笑容道:“二哥面皮厚,将我那妹妹说的臊红了脸。给姐姐说说,朱相公是什么意思?”

  含蓄笑了笑,看了眼李秀杏俏脸,朱二哥挥舞拳头道:“阿姐,我父亲那里我能解决。总之不能委屈幼娘姐,娶不到幼娘姐二郎宁愿出家当和尚。”

  “呦,二哥好大的志气。”感叹一声,李秀杏蹲在一旁问:“没想到二哥小小年纪还知道不能委屈我那妹妹,姐姐很好奇二哥看上我那傻妹妹哪一点了。你可要知道,幼娘蒙着脸,是因为长的可难看了。”

  朱二哥低头看了眼李秀杏裙下,又抬头与她对视,认真说:“姐姐都这般好看,幼娘姐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而且,二郎不喜欢缠足的女子。”

  这话说到李秀杏心坎儿里了,好奇问:“为何?”

  “缠足的女子走路扭扭捏捏,还跑不快。就像姐姐,走路的姿势就很好看。”

  两个人都心不在焉聊着,李幼娘戴着竹笠素纱,扭扭捏捏出来,一直垂着头,话都说不利索。

  三个人各怀心事,气氛怪异,这让朱二哥有些后悔自己憋不住事情。不过看李幼娘这态度,似乎并不抗拒自己。那就回去加把劲,让父亲朱以溯明日来求亲,先把位置定下。

  “辛苦二哥一早带来这么一个大消息,帮姐姐烧水,姐姐为二哥做馅饼。”

  这时候东边红日初升,也到了做早饭的时间。李家老爷子,李守道兄弟俩还没起床,朱二哥是有心事一大早来李家,李秀杏是太勤劳。

  摆摆手,看了眼沉默的李秀娘,朱二哥道:“今天家里还有事情要做,要誊抄四书五经,几部兵书以及《金刚经》一部。想着就头疼,想和姐姐借几支白鹅翅上大羽做笔誊抄。”

  “怪不得二哥会被大鹅追逐,原来是存心不良啊。”

  李秀杏忍不住一笑,李幼娘犹自不知,朱二哥想到刚才的倒霉事也笑笑,突然抬头看向李秀杏。

  说漏嘴了……

  故作不知犹自镇定,李秀杏道:“那二哥稍待,幼娘与姐姐去给二哥拔几支鹅羽。”

  朱二哥看着两姐妹离去的背影,细细一看竟如此的相仿,隐隐约约有一个想法,却没有直接证据能证实。

  告别李家姐妹,朱二哥返回到房子里开始研究鹅毛笔,拿剪刀剪了几次,才找到一个合适切割角度,写出的字粗细均匀才停下来。

  一炷香的功夫就誊写了三页,这速度比起毛笔来说不知快了多少。这还是拿鹅毛笔不顺手的原因,写了三页给朱以溯过目的,他又开始加工鹅毛笔,拿布条将鹅毛笔缠了几圈方便握持。

  他的字本就刚硬,再用笔尖较硬的鹅毛笔书写,字迹中的金铁之意更胜一筹,反倒整体中多了一股柔意,仿佛行云流水一般的连贯。

  忍住心惊,朱以溯故作淡定指点道:“字稍有进步,不过这是什么东西?”

  见他手指逗号,朱二哥一噎,道:“这是二郎断句之用。”

  最开始的书里是没有标点符号的,后来为了方便阅读就用一个圆圈‘〇’来断句,通篇除了字,就这个类似句号的‘〇’最多。朱二哥看的眼花,就顺手把一部分断句按着记忆感觉改成了逗号。

  “狂妄。”

  朱以溯有些不舍将这三页纸烧了,对有些不服气的朱二哥沉声道:“朱子尚不能更改,更何论是你?我儿此举虽益,却是犯了忌讳。切记,下不为例。”

  对书籍断句是大儒们的专利,书上的断句都是争讨了千年才形成的现有格局。多一个逗号,显然就是对先贤的挑战,不说别的,这些先贤的后裔门人必然不乐意。

  乖乖认错,毕竟老头子也是好意。

  担心儿子不知轻重,朱以溯耐着心将新断句符号带来的危害讲述了一遍。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现在的文人说不过你,可以拿权力让你消失的不明不白。

  见老头子气消了,朱二哥鼓起勇气,拜倒在地:“父亲,孩儿与李家小娘子说了求亲之事,还望父亲大人成全。”

  如果是现代社会多好,两个看对眼去民政局领个证,事情就搞定了。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