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4章 北上,更名朱弘昭小说

第14章 北上,更名朱弘昭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09-16 08:19:06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大明宗室 精彩章节

  六月初六,天色麻亮朱二哥一家就忙碌起来。

  赵期青衣青巾,指挥着四名健壮家丁将装书的藤木箱,装衣物的厚木箱分别叠落捆在牛车上。

  朱以溯总共从菅典标家中租来了六名健壮家丁,一个个正值壮年,父祖与菅家一样,都曾是戚继光编练的蓟镇军汉。同样的,这些一个个都懂戚家军那一套。

  此外还有一对爷孙,老汉独目,少年口吃。

  这老汉陈玄广是义乌人,当年戚继光编练抗倭新军,老汉父亲还只是一个出苦力的矿工,有幸被选中。陈玄广少年时期就成了戚家军一员,干的是文职参赞,主要负责军纪,业余爱好就是研究火器,眼珠子就是研究的代价。

  连躲在深宫的万历皇帝都知道卫所军废了,朱以溯自然也知道。从菅家租借来的这些家丁,用途只有一个,那就是将新平堡千户所定制中的一千一百多卫军操练起来。

  新平堡千户所就在长城脚下,不说北虏,光是马贼就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朱以溯不期望能练出戚家军那样的精锐,只要能有几百名能听命令的卫军就足够了。

  毕竟新平堡也是一座坚城,发现敌情点燃烽火,有几百听命令的卫军坚守一两日,周围的卫军、战兵再磨蹭,也能赶来支援。

  朱以溯也有其他小心思,比如有一队听话的兵,打不过也可以护着他们父子俩逃命。

  这就八个人,六名健壮家丁每人都配了一把戚刀,三人背弓。陈氏爷孙更是一人抱着一杆长铳,足足八个战斗单位,远近皆有。还有锦衣卫小旗何冲带着一名小校骑马护卫,这下连骑兵都有了……

  朱二哥……不,准确来说是朱弘昭,昨日定亲时他就有了这个名字。宗室子弟,出生时要报生,然后请名,请封包括婚姻等等一串事情都有宗人府那帮老爷们决定。

  如今朱以溯父子削了宗籍,以前卡住的请名这一步骤就不需要了。朱弘昭这辈是木子辈,姓名中第三字要带木字偏旁。

  他力争之下,以日月昭昭,为大明朝戍边献身为志向,勉强说服了朱以溯,这才有了朱弘昭这个名字。

  而朱三儿就没他这个待遇了,一起有了一个正名,叫做朱弘林。起名寓意源于林木因日而繁盛,也寄意他能燃烧自己,照亮一方扬光明;另一个寄意是希望子嗣能繁盛如林。

  本来这个名字是朱以溯给自己嫡子准备的,现在朱二哥有自己主张更名朱弘昭,这个寓意极好的名字就转给了朱三儿。

  夏日燥热,北地更是酷暑。

  如今远行,他只套了一件棉布短衣,腰上别着白纸折扇,拿着一把青菜喂养一笼十二只雏鹅。气定神闲,穿着打扮随意,却让往来搬东西的家丁们不能轻视。

  三日誊抄四书五经、《孙子兵法》、《吴子兵法》、《司马法》以及一部《金刚经》,总共十七多万字,每日在白纸上誊抄近六万字。被知州何大人赞不绝口,引得代州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争相观看,光凭这,就让这些家丁粗汉佩服的难以言表。

  而朱以溯父子打赌抄书的事情,也在知州何大人口中宣扬开来。小小年纪朱二哥,与李幼娘的婚事成了代州街坊热议之事。

  这年头平民们本就没什么娱乐,受信息限制和见识,国事谈不来,最爱谈的还是和文人学子们差不多,喜欢听才子佳人的调调。

  平民们对朱二哥三日誊抄十三部书深信不疑,朱二哥天家血脉,父亲又有功名,父子相承,有这样的功底也不足为怪。

  但是代州城的文人学子们打死也不相信朱二哥一个十岁孩童能三天誊抄这么多书,一个个见朱二哥成了街坊热议的‘头条’,心里哪能愿意?认为朱二哥在造假,但因知州何大人在前面发话了,他们不敢明着‘打假’。

  否则哪是打假,而是赤果果打何知州的脸面。

  但这个假必须打,心思纯正的学子想的简单,反正他就是不相信,必须亲眼看看。若这朱二哥是造假,那就必须坚决打掉揭穿,为晋北文人阶层扫除这个害群之马。若是真的,那最好不过,宣扬出去,扬他们晋北子弟威风。

  若以前这个朱二哥还顶着宗室子弟名头,他们才不会认可他为文人呢。现在削了宗籍,又是少年成名,又立志戍卫边塞而改名,传出去他们晋北学子脸上有光啊。

  至于那些心思不纯的,想的更简单。他们做不到,这朱二哥肯定就做不到。揭穿朱二哥的虚假面目,正好踩着朱二哥的名气宣扬自己的睿智,和不畏强暴的勇气。

  毕竟宗籍削了,这朱二哥也是天家血脉,父亲更是千户,也能和强暴扯上点边。最好拆穿后这朱二哥父子能恼羞成怒暴打他们一顿,这样他们的名声会更好……

  一帮怀着各样心思的学子出了代州城,却不知他们的目标已经出发向北,去了大同镇。

  村头李家,李幼娘握着一支鹅毛笔练习硬笔书法,时而傻笑,时而俏脸泛着红晕。

  家里的五只大白鹅能用的鹅羽都被拔光了,都是昨日代州知州大人带动宣传的功劳。

  这何知州自诩清流,朱以溯以儿子朱弘昭所书四书五经为回礼,让这何知州如获至宝。仔细询问了朱弘昭书写过程,这才知道了这对父子打赌之事,喜欢朱弘昭小小年纪展现的才华,更觉得朱弘昭情真意切有古名士之风。

  不等朱以溯开口,这何知州就毛遂自荐为朱弘昭去李家当媒人。知州大人降临这个小村子,附近缙绅自然要凑过来刷刷存在感。

  知州大人有意要为朱弘昭扬名,于是鹅毛笔的名声不胫而走。当天知州大人离去,附近那些需要李家仰望的缙绅们就拿出厚礼,各自求了几枝鹅毛笔回去。不是他们家里没有鹅,而是李家这鹅有意义。

  别的不说,朱二哥与其父因求娶李家小娘子之婚事打赌,以十岁稚龄用李家鹅羽三日誊抄十三部书的事情,早晚会传为千古佳话呀,此时不求几枝鹅羽沾沾文气,那要等到啥时候?

  获得三本兵书为回礼的刘家,刘老爷子更是看着心喜。尤其是字里行间充斥着的金戈锐气,就让他爱不释手。

  于是刘老爷子更是以权谋私,将朱二哥这些事情编辑造册发到京城,也算是投之以李报之以桃。锦衣卫中,没有退休这种说法,退休的千户也是千户。想他这样的高级军官,想退休只有一个办法:暴毙。

  如今李幼娘许给朱弘昭,就不方便抛头露面,蒙着面纱也不行。李秀杏如此一来也只能蹲在家里,看着傻笑的妹妹心中只觉得酸涩。

  她现在很羡慕妹妹,有个有情有义有才华的小郎君。而她呢?这辈子恐怕连个明媒正娶的婚礼都难得,甚至能不能嫁出去还是一个问题。

  两家订了婚礼,李幼娘如今十四,不好拖太长时间。这婚礼就在两年后,两年的时间不长。李秀杏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她不想妹妹嫁人后,她还要永远这么躲在房子里,见不得人。

  李幼娘提笔写下朱弘昭三个字,越看越喜欢,越是觉得这名字朗朗上口,寓意好,看着也好,总之就是各种好。

  现在她觉得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快乐的那个女人,想着两个月来与朱弘昭接触的点点滴滴,不由眯起了眼。

  “妹妹,想什么?”

  “什么?”

  见李幼娘从幻想中清醒过来的茫然,李秀杏将刚刚想到的主意又咽了下去。只是狭促笑笑:“妹妹在想二郎?”

  李幼娘俏脸努力板了板,一副为家业思考的样子,只是脸上红晕出卖了她:“哪有?我在想叔叔那个养鹅的主意。”

  “二叔的主意是好的,可这终不是长久之计。鹅羽硬笔做礼送人尚可,若拿来做买卖。咱家里积攒的名声就毁了。估计爷爷也是这么想的,才没有答应二叔的建议。”

  “姐姐看的透彻,谁娶了姐姐这样的贤内助,定能家宅兴旺。”

  李秀杏跟着笑笑,沉迷在快乐之中的李幼娘,怎么可能发现李秀杏眼眸深处的落寞?

  北上的车队,除了两辆牛车外,两名打着公干名头的锦衣卫缇骑。此外还有刘老爷子送的一架马车,估计是喜欢上了礼尚往来。

  官道上,赵期驾驭马车,两名锦衣卫缇骑护卫两侧,两辆牛车拉着行李和八名家丁,这也算的是明朝的‘高机动’部队。

  马车里,朱以溯一身青色官服挂熊罴补子,头戴乌纱帽,手中拿着折扇取凉。庶长子朱弘林有个才学震代州的弟弟,自然是抓紧时间读书。

  手里捧着一本《论语》,看着注解阅读,遇到不理解的地方就问父亲朱以溯。朱以溯半眯着眼随马车摇晃,摇头晃脑解答着。

  订下一个天足,不残疾看着喜欢的萝莉为妻,又弄了个符合心气的名字,朱弘昭可谓心满意足。懒洋洋躺在鹿皮上,一手握着白面折扇,一手撑着下巴。

  对这个好学的哥哥他很有意见,摇晃的车里读书费眼睛,劝了两次竟然不听。那就随你,反正近视的是你又不是我。

  万历四十八年啊,还不知道这位老皇帝能支撑多久。说实在的,朱弘昭对自己目前的生活待遇很满意,随着朱以溯上疏,政治地位发生的改变更是满意。

  如果这个老皇帝能支撑个百来年该多好,咱也就没必要辛辛苦苦玩造反了。造反很危险,从菅家借来的这些家丁也不可靠,还需忍耐培养自己的班底。

  不过那个叫陈玄广的老头儿不错,是个有技术的。说不好能把工业革命前的战争利器米尼步枪搞出来,若能产量化,当真是神挡杀神,佛挡屠佛的大杀器。

  这玩意儿最根本的原理他懂,他和别人讨论过,结果被人拿资料数据批的鼻青脸肿。印象深刻,也就知道这玩意儿要量产需要初步工业化,但有了工业化,有后装步枪,谁还用米尼步枪这种落后,击发速度慢的前装步枪?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