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5章 一路思索小说

第15章 一路思索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09-16 08:19:11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大明宗室 精彩章节

  一路顺官道北上,沿途鲜有乘车马的,多是步行。除了行人,更多的是商队,一车车拉的全是粮食。

  农民种地缴粮,张居正变法,搞了个‘一条鞭’法,要求农民不再缴粮,而是拿银子代替。毕竟相同的价值,将银子押运到京城户部方便呢还是押运粮食方便?

  以前的时候,几百万石粮食运到京城,沿途消耗的就是一笔大支出。现在运银子回去,多简单,少损耗。

  地方保甲制度也随着一条鞭法推行而荒废,以前保长、甲长也就管管地方治安,负责征召徭役等等。现在呢,他们还要负责治下百姓的赋税。府衙胥吏按着土地记录只找他们收银子,而保长、甲长则要负责将治下的赋税收齐,收不齐就自己掏腰包。

  粮税很好收?百姓家里没钱你怎么收?总不能逼着百姓卖儿卖女卖老婆吧?但百姓不交税,保甲们就要自己掏腰包。保甲们也只是普通富农,干脆死道友不死贫道,那你们卖儿卖女去吧。

  那农民逃亡了呢?苦逼的保甲们只能自己掏腰包。于是一来二去,也没人愿当保长、甲长了。保甲制度就此荒废,造成的后果就是朝廷对基层掌控能力崩坍,还影响到后续的征税。

  一条鞭法清量出民间隐匿的两亿多亩耕地,大大延缓了朝廷的财政赤字。一部分人受益,自然就有一部分人倒霉受苦。

  朝廷那里朱弘昭看不出什么,但地方上他还是能知道一些。比如这拿粮食卖银子,再拿银子交税。其中就有很大的利润,利润的创造者就是辛苦的百姓。

  今年还算少有的丰年,这个丰年也是对比过去几年而已。

  过去往往夏收之际,粮价极低,粮商们低价收粮。但百姓又不能不卖,两石粮食的税,往往要卖掉三石或四石粮食才能凑够银子。

  今年的税交足了,剩下的粮食一家子省吃俭用,能撑到来年夏季就算运气不错了。夏季再差,也能淘点野菜山果果腹。如果生个病呢?没钱治,也不能治,治了一家子都得饿死。

  来年青黄不接之际,农民们要么饿死,要么去借贷买高价粮。整个就是恶性循环,黑心商人们越来越富,农民们负债累累,不得不丢了土地举家逃亡,逃亡的路上妇孺饿死,青壮们没了牵挂往往会聚而为匪,造成更大的生产破坏。

  比如李自成同学,朱弘昭记得这位一些资料,本质上是个老实人,却被逼得走投无路,不得不扯旗反旗混口饭吃。

  李自成长得高高壮壮,外形不错于是当了驿站的公务员,结果崇祯皇帝要改革,裁去了一些不重要的部门,就是没油水的部门。

  于是李自成失业了,朝廷连补助都不给,工龄也不买断……

  为了活下去,他还没想到造反这种伟大的事业,而是找县里的举人老爷借钱周济。然后被催债,老婆又偷汉子,统统宰掉后,李自成还没想到造反大业,远走他乡去了西边的边镇投军。

  好不容易有个上司赏识,当了一个把总。结果又欠饷,军饷呢?

  朝廷再糊涂,也要把边军喂饱。往往一万两军饷发到地方,就剩六七千两。地方所谓的将门上下其手,再捞一点发下去。下级军官捞一点,至于大头兵……能吃顿干的就不错了。

  这次朝廷银子发的晚,也少了些。但官员们克扣的时候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按着原来的拿够了,使得下级军官没的拿,还吃不饱。于是李自成同学爆发了,在饿死和造反之间,选择杀了赏识他的上级。

  带着闹饷的士兵占了个山头为匪,没多久发现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于是就是造反的民兵搅合到了一起。

  朱弘昭拉开窗帘,看着车外,缓缓收回了思绪。

  这大明朝靠着一条鞭法中兴了一阵,地方保甲制度的荒废,饥民造反流窜带动一层层恶性循环。这一切在小冰河时期恶劣的气候环境下被放大,好死不死东北还出了个建奴,防备建奴而加派辽饷,对社会底层的农民造成更大的压迫。

  在生与死之间,农民们自然不会选择活活饿死,而是选择了轰轰烈烈,九死一生的求生之路。

  因为对方不听话,袁崇焕设计杀毛文龙使得东江镇上下离心失去统御,东江镇余部心灰意冷跑到山东却被排挤,这就有了孔有德叛乱,给建奴带去了先进的火器和会攻城的汉军八旗骨干力量。

  还有一个朝令夕改,急功近利又喜怒无常的崇祯皇帝。

  这一切的一切,朱弘昭虽然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整个明末,总给他一种自己作死,天要你死,你不得不死的感觉。

  见儿子面色郁郁,朱以溯只当是他舍不得李幼娘。

  马车降速,赵期拉开布帘道:“老爷,再有三里地就是雁门守御千户所。”

  明朝卫所制度中,卫有千户所,此外还有直属于地方都司的千户所,这种千户所陆地上的叫做守御,靠海的就是备御千户所。

  比如这雁门守御千户所,名义上只是一个千户,却管的地盘极大,足足一个县大。而朱以溯赴任的天成卫新平堡千户所,也就一个乡的大小。

  这里已经出了代州地界,朱以溯虽是赴任,也要拿路引才成。故而穿着一身官服,告身、礼部监制的官印随身携带。

  他探出头就见何冲马上抱拳行礼道:“夏日酷暑难抵,朱大人身子柔弱受不得暑气。这过关事宜,就交由在下。”

  “那老夫就却之不恭了。”

  何冲向他卖好也是有原因的,锦衣卫固然光鲜,想升职却是极难。菅典标早已对朱以溯隐晦说了,这何冲有跳槽的想法。

  在朱以溯看来,还是皇帝陛下不放心,要在自己身边安插锦衣卫出身的人。

  一听快到雁门关,朱弘昭好奇这天下雄关,戴了顶斗笠钻出马车,和赵期一左一右坐在车头。

  雁门关并不是一道堵在山峡的城墙,而是层层叠叠,依靠地势,由各种防御戍堡、烽火台、关墙组成。

  关口处,头顶毡笠,身穿鸳鸯战袄,手持长枪、腰悬刀的卫所兵检查着进出车马行李。关墙上明字大旗、龙旗、守将姓旗迎风招展,除了有弓兵站岗外,还看到一些搭在垛口的火铳。

  “锦衣卫办事,尔等也配查?”

  进进出出的多是商旅,除了必须交关钱,还要孝敬守门军官零碎银子。

  掏出腰牌,何冲趾高气扬,神态桀骜。

  这身打扮本就和锦衣卫相符,周围商队本就避着,如今腰牌一亮,更是避之如避虎。

  守门军官是个正七品总旗,屁都不敢放一个,更别说手下小兵了。

  朱弘昭懒洋洋看着这一切,不由摇头一笑。这雁门关何等的重要,守关的却是一帮软蛋。锦衣卫名头确实大,起码也要检查一下何冲的身份证‘军籍堪合’、官职告身。

  怪不得几年后建奴绕道钻了防御空子能一路杀到山东这样的腹地,包围京师的时候周边部队将孙子兵法中的‘不动如山’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雁门关是一个综合防御体系,有守备战斗的关墙、戍堡。也有随军家属生活的区域,也有专供贸易的街道。

  稍作补充后,车队出了雁门关沿着山路向北行进。这一路顺着官道,预计最快后天能到大同府府城。

  山路绵长崎岖,朱弘昭打量沿途地势,心中凛然。

  就是拿这个时代的火炮从正面进攻雁门关,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光着曲曲折折的山路,就极大限制了后勤。而且再多的士兵也摆不开,第一线的士兵数量有限,攻击强度受地形限制。

  这年头的火炮射程不远,份量倒是十足。如果自己带兵从北面来攻,想攻破雁门关就要费点功夫。自己火炮在低处,受地形影响只能密密麻麻摆在一起,而雁门关上的火炮不多,却分散在关墙、山势陡峭的戍堡里。

  除非自己的火炮能进行技术革新,颗粒火药?开什么玩笑,五六十年前戚继光的兵书里就写了颗粒火药的优势以及制作手段,这是大家都有的技术。

  他是机械系的,不是化工系,搞不来火药那一套。他知道硝化甘油,硝化棉的制作流程。却不清楚硝酸、硫酸制取过程。

  一路思索着造什么神兵利器,朱弘昭并不知道自己垂首沉思,头戴毡笠的认真神情引起了某人的主意。

  晋商是一个庞大的体系,这时候主要运营的是茶叶,其次是丝绸、瓷器、粮食等等。从南方茶叶产地就地收购茶叶制成耐存放,密度高的砖茶运往北方贩卖。

  胆子小的就是大同镇的马市卖掉,胆子肥一点,有关系的,就走杀虎口去北虏境内贩卖。往往北虏会截杀散落商队,却会对他们网开一面。这就是关系,祖祖辈辈留下来的关系。

  至于流窜的马贼,更是被他们打点的安安分分。边军内部的所谓将门,也被喂养的饱饱,有钱大家一起挣嘛!

  下午这从雁门关相遇,一路结伴而来的队伍停留在山阴县内山阴村。村里有个小小的驿站,由此可知这里勉强也算交通小枢纽。

  朱以溯的千户身份在驿站胥吏眼中就是渣渣,大同镇是九边重镇之一,最不缺的就是丘八。丘八多了,这当官也就多。要不是念在凶名昭著的锦衣卫情面上,驿站上下哪会将他们服侍的格外贴心,还宰杀了一头羊。

  去年萨尔浒惨败,五路精锐大军四路全军覆没,战死将领三百余人。为了补充各镇边军损失的指挥人才,朝廷提拔了一大帮中低层军官。

  这胥吏也许将朱以溯这个千户当成了赶上这趟升职末班车的幸运儿。

大明宗室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君道全文阅读

明末清初宗室发家,做掉山西商人饿肚子建奴,吃饱饭肚子哪来的末世?抢掠各国……不,这是贸易。这皇帝,但是自己来当很舒服……这皇嫂张嫣……肯定要好好的照料。他现在在网吧,租的房子停电,2房东就等着他主动乖乖去充电。更关键的是网费也快没了,充了电费他也上不了网,索性最后的一点钱不去充电费,大不了睡大觉,好好休息一阵。。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