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寡妇门前》第一章:门前(二)小说

《寡妇门前》第一章:门前(二)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09-16 09:43:22
寡妇门前状态:已完成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寡妇门前》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段磬,邢苑,仵作之间的故事。寡妇门前约3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寡妇门前 精彩章节

寡妇门前小说名字叫做《寡妇门前》,这里提供寡妇门前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寡妇门前小说精选:段磬听那把嗓子委婉绵软,很是受用,来者又是未语先笑,再想着村长方才的话语,眼角不自觉地跳了一下,那邢寡妇已经袅娜轻盈地从槛内跨步而出。都说扬州城里头,素来不缺美人,段磬在衙内任职,见识颇多,没想到这样小小的村子里头,居然收着这般的上佳之色,难怪村长家的婆娘会得语出警示,也难怪,人一出来,门口三个男人,六只眼睛,有意无意地都在往她身上瞟。邢寡妇似乎对男人的目光早就司司空见惯,站在原地,螓首微垂,衣衫的领子比平日里稍开些…

段磬听那把嗓子委婉绵软,很是受用,来者又是未语先笑,再想着村长方才的话语,眼角不自觉地跳了一下,那邢寡妇已经袅娜轻盈地从槛内跨步而出。

都说扬州城里头,素来不缺美人,段磬在衙内任职,见识颇多,没想到这样小小的村子里头,居然收着这般的上佳之色,难怪村长家的婆娘会得语出警示,也难怪,人一出来,门口三个男人,六只眼睛,有意无意地都在往她身上瞟。

邢寡妇似乎对男人的目光早就司司空见惯,站在原地,螓首微垂,衣衫的领子比平日里稍开些许,不过是个平常的举动,秀发挽成时下常见的抛家髻,两支流苏叶子状的银簪底下,露出一段粉白柔腻的颈子。

段磬将视线稍稍移开了,他一向不当自己是君子,这会儿却是在办差。

“这位是扬州城里来的段都头,段大人。”村长好不容易将眼珠子转了回来,“有些事情说是要问问你。”

“奴家邢氏见过大人。”是个知礼的,盈盈作势福了福身子。

原来是本家姓邢,一个寡妇,就算死了前夫,居然就自说自话地改了原姓,段磬没功夫再细细琢磨这个,正色问道:“村长言说,你认识本村的端木虎?”

“认识。”邢寡妇的手指在耳廓边,拂了一下,似乎在整理云鬓,贝壳似的耳垂处,一点翠绿的坠子跟着手指在她的粉颊边俏皮地蹭了蹭。

段磬听到了沈拓咽口水的动静,眼底有些笑意,却又有些好气,这小子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的料,真是丢人现眼,视线稍转,村长的样子也没好看到哪里去,他重重咳嗽了一声,喝问道:“你一个守寡之人与端木虎是什么关系,细细说来,这是查案。”

最后四个字说得分量重,将沈拓给捶醒了,大声嚷嚷道:“端木虎在扬州城杀人越货,你要说清楚了,方能脱得干系。”

段磬一个眼刀剜过去,半天没听说话,一开口,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给倒出来了,真是没一点长进。

邢寡妇明显一怔,差官上门虽说一定有事,她约摸也没料得上来就是天大的案子,脸色微微发白,又福了福身道:“两位大人稍后,奴家去取件东西来,大人们一看便明了奴家与端木虎的关系。”

“速去速来。”段磬板着脸孔道。

邢寡妇退身入屋,并不见慌乱,他始终盯着她的背影,削肩膀水蛇腰,真不是良家妇人的姿态。

“都头,她会不会跑了?”沈拓跟着看得起劲,同样是走路,这女人走起来,怎么就让人移不开眼,恨不得将眼珠子黏在她背后才好。

“跑去那里?”段磬不紧不慢地反问道。

“她与那嫌犯端木虎分明是旧识。”

“这个村子里头的人,与端木虎都是旧识。”段磬的手指直接往村长脸上一晃,“村长不是也同端木虎相识?”

村长听见杀人越货四个字,早慌了神,被这样迎面一指,往后退了又退,脚跟绊住自己,直接摔了个四脚朝天,嘴里喊得卖力:“大人,小的冤枉。”

寡妇门前状态:已完成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寡妇门前》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段磬,邢苑,仵作之间的故事。寡妇门前约3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