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第017章他的幻想在线阅读小说

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第017章他的幻想在线阅读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09-17 02:15:21
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状态:完结作者:一朵羞花全文阅读

一夕再次穿越,在现代金牌律师殷荃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将门庶女。不但不是个生活不能够完全自理的草包,更是个胸无点墨任人欺凌的赔了货!什么?叫她娶那个连续死了七个老婆的端王冲喜?!开什么玩笑?外面美男子那么多,怎么也可以葬送掉在这么一个克妻又精神洁癖的天煞孤星身上?“混账!”重重拍在酸枝梨木案上,男子怒喝一声,视线凌厉,瞪住女子的视线仿佛两把利剑,能将其生生穿透。。

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 精彩章节

闻言,原本视线还停留在艳红卷轴上的夏侯婴忽然掀起眼睫,平直浓黑的眉峰生出一丝褶皱,继而很快便平坦了下去。

“帮忙?”

“是,殷姑娘命属下准备纸笔,并吩咐属下找龙珏帮忙……”说着,庞班忽然顿住,憨然的神色间流露出一抹犹豫和细微的尴尬。

“殷姑娘说了,要跟龙珏做些女人家的事,故将属下支走。”

未及庞班说完,夏侯婴很快垂了视线,抿成直线的绯红薄唇微微向上挑了挑,看的庞班和卫钧双双一愣。

女人家的事……

也就只有她才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出这种放在其他女子身上难以启齿的词儿。

“我们继续。”

轻描淡写的动动唇,夏侯婴不动声色的开口,仿佛方才并没有听到任何不合规矩的事。

凉亭内,手执毛笔的殷荃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奋笔疾书,还时不时的停下来摸着下巴仔细端详一番,进而接着画。

站在石桌对面,龙珏有些困惑的垂着视线,看着那一张张鬼画符般的图画,实在不解。

“这东西叫bra,专为东方女性设计,尽展女性身体线条之美,哦对,这里要嵌钢丝进去,否则胸部容易变形。怎么样?能找个成衣店帮我做这个么?”

看着殷荃手中那稀奇古怪的图画,尽管龙珏有一千个一万个困惑和茫然,却终究还是点头答应了她。

殷荃的眼眸永远都那么澄澈透明,乌黑发亮。像天空最闪耀的那一颗星,像篝火中最活跃的那一簇烈焰,明明通透的似皑皑冰晶,却是温热的,是强烈的。她的一颦一笑轻易就能带动她身体所有的细胞,无需蛊惑,无需挑逗,她让人艳羡,让人向往。

“你有绳子么?这东西得量身定做才能将女性的线条之美最恰到好处的展现出来,你家主子关我比关囚犯还严,我是没机会亲自去成衣店给老板量尺寸了,你可以帮我把尺寸交给他。”

听罢,龙珏正欲从怀中取出常年带在身上用作防身的天蚕丝,不料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却忽的从两人头顶上方落下,将原本抓在殷荃手中的图纸给尽数拿走。

“这是什么?”冷飕飕的声音漠然飘落,如深冬里漆黑夜空零落飘洒的细碎雪花,每一片都含着不可触及的阴冷。

“女人用的东西。”站起身殷荃冲夏侯婴伸长胳膊,想要将那图纸抢回来。

“这衣服布料怎么这么少?”手臂微抬,夏侯婴无视她的举动,眉峰微挑。

“这叫内衣,穿里面的,要那么多布料作甚!”殷荃垫脚。

听罢,夏侯婴先是朝图纸瞥去一眼,继而看向拼命想要从自己手中将那东西夺走的某人,唇角抿了抿,掌心微动,顷刻间以内力将那张纸化成了齑粉。

布料那么少,也能称之为“衣”么……

她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让陌生人替自己量体裁衣……还是那般贴近身体肌肤的衣物……

这样想着的夏侯婴忽而有些烦躁,仿佛已经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孔在为衣着轻薄的殷荃丈量身材尺寸,从肩宽到臂长,从臂长到胸围……

思及此,他猛地皱了眉,将那些不应存在于脑海中的画面一一挥去,绯红的薄唇抿直成线,甚至泛出一丝淡淡的紫。

“夏侯婴!你不许我做这个做那个也就罢了,连个bra你也不让我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好容易折腾出来的图样瞬间于他指缝间消失殆尽,殷荃体内的小宇宙又开始冒火了。

“布料太少,有伤风化。”

“伤你大爷的风化!我又不穿外面!”

冲着夏侯婴的背影一通张牙舞爪,殷荃咆哮着抄起手边的砚台就朝已经走出几步远的笔直背影扔过去,岂料砚台竟在半空停住,然后直直掉在原地,碎成几块浓黑的痕迹。

砚石是没伤到他,可那飞溅而出的黝黑墨汁却是不偏不倚泼在了他雪白如月光般的白色衣袍上。甚至有几点还溅到了他莹润如玉的雪色肌肤上,莹白的底衬着浓黑的细小墨点,真是不能更明显。

世界突然变得很安静。

卫钧和庞班双双低了头,忽而就对碎成了几块的砚台产生了莫名浓厚的兴趣。

都说徽山砚天下第一,色厚、快干、易存储,府上有几块来着?

咬唇紧盯前方颀长笔挺却始终沉默着没有回身的背影,殷荃正欲开口,不想夏侯婴却在此时忽然转身迎上她的目光。

他眸光似剑,吐气含冰,每朝她踏出一步都似乎在吸收她周围的空气,待他来到她身前时,她已经有些喘不过气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向后退出一步,殷荃正想反抗,不料夏侯婴白皙如染月珠玉般的修长指尖赫然移向了他雪色衣袍的领口。

什,什,什,什么情况?!

又向后退出一大步,瞪大双眼的殷荃彻底懵了。

她就手误在他雪白无垢的后脖颈上溅了那么一星星还不足芝麻大的小墨点,他这是现在就要让她对他负责的节奏么?!!

只是个墨点啊!!!

“夏侯婴,你别冲动啊!”低吼一声,情急之下的殷荃用自己那双沾满了墨渍的爪子毫不犹豫的抓住了夏侯婴那双洁白如玉、不染纤尘的手。

世界变得更安静了……

眉心拧紧,夏侯婴抽手,可殷荃抓得更紧。

“放开你的脏手。”

“不成!我放开你,万一你想不开让我对你负责怎么办?”摇头,殷荃态度坚定语气坚决。

“负责?”挑起眉梢,夏侯婴垂眸看向她,眼神满是不屑。

“不让我负责那你脱衣服作甚?难道你不会因为肌肤被玷污所以羞愤难当无地自容要脱衣用美色让我屈服对你的后半生负责?”

“……”夏侯婴沉默。

察觉到他开始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殷荃忽然松了手,还向后退了退。

眼瞅着他将沾染了墨渍的外袍褪去,朝自己身上抛了过来,殷荃眨眨眼,瞪他。

“洗干净。”

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夏侯婴负手离开。

抓着沾染了墨渍的衣袍怔了半晌后,殷荃大吼:“夏侯婴!你去死!”

将手中的衣袍揉成皱皱巴巴的一团,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将那衣袍在眼前抖开,盯着看了许久。

她很清楚的记得,他的雪色长袍都是曳地不染尘,委身不生皱的,怎么这件轻易就被墨汁沾染了……

材质不同?

盯着那并不算大的墨色痕迹看了半晌,她转向龙珏,嘿嘿一笑。

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状态:完结作者:一朵羞花全文阅读

一夕再次穿越,在现代金牌律师殷荃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将门庶女。不但不是个生活不能够完全自理的草包,更是个胸无点墨任人欺凌的赔了货!什么?叫她娶那个连续死了七个老婆的端王冲喜?!开什么玩笑?外面美男子那么多,怎么也可以葬送掉在这么一个克妻又精神洁癖的天煞孤星身上?“混账!”重重拍在酸枝梨木案上,男子怒喝一声,视线凌厉,瞪住女子的视线仿佛两把利剑,能将其生生穿透。。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