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路途小说

第七章 路途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10-19 06:49:04
流氓世子妃状态:连载中作者:独角大胖全文阅读

世都只知澹台少主谢靖亦惊采绝艳,勘称不世出少年武林第一人,却不知道她实际上是个流氓,兴趣爱好是痞气十足的调戏但陵州破城的那一日,城内没有鼎铛玉石,更没有金块珠砾,有的只是几堵残壁破垣寂寥地立在漫天飞扬的黄土中。。

流氓世子妃 精彩章节

这几天陆刃过的还算惬意,唯一让他堵心的怕就是谢靖亦了。面对谢靖亦时不时的轻佻——“来宁小哥儿,你真好看”;“来宁小哥儿,你真俊俏”等等,陆刃竟然没有直接甩手离开,可谓是奇闻异事了。陆空也觉得自家主子奇怪的很,这么多天竟然还在忍。要知道陆刃最烦的就是这种嘈杂多话之人,面对这些人时他总是不苟言语,态度冷漠疏离,稍有不注意就一脸不耐烦。但面对谢靖亦,他的耐心不是一般的好。不但会回答谢靖亦的问题,虽然态度很冷淡,但他至少没有翻脸啊。天下奇观啊!虽说谢靖亦有些烦人,但通过这几日的相处陆刃也看见了和平常嬉笑轻佻不一样的谢靖亦。无论是睡露深虫多的树林,还是吃干巴难咽的粗糠,又或是风雨日夜行程。从未说过苦,反而一直是笑意盈盈。除此之外,整个途中,不管三教九流,抑或是富贵贫穷,她都能报以微笑,和善相待。她还在日头最盛的时候替老翁犁田,替精疲无力的卖菜婆婆推车,买下小贩的所有糖葫芦送给买不起的孩子,随带还给他送了几串等等。综合上面所有,才总算使得陆刃对她这个轻佻的江湖女子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好感。谢靖亦这几天也是顺心的很,没有舅父天天啰嗦,提醒她担起家国大义;也没有成天板着个脸的老头子对她疾言厉色。主要是还有个美人让自己调戏,真是惬意。快哉快哉!但在秦州的景王元延就没有这么舒心了。因为他前几天派去劫杀元珩的伍逆回来了,给元延带来的是却不是他所希望得到的消息。“什么?元珩不在队伍中,那你们为何先前不知?”元延将书桌上的砚台掷在跪着的伍逆头上,怒不可遏的问道。他本就因为林立阻止他去扬州,但秦端帝转手却把这个重任交给了元珩而愤怒。如今想给元珩一些教训竟然还失手了,那不就是更加说明自己不如元珩吗?伍逆本就受了谢靖亦一掌,身体有些哆嗦,但他还是强撑着说:“伍逆该死,请王爷息怒,陆世子等人在秦州城郊待了两天,小人一直派人监视着,但并未发现晋王殿下有何异动。”“哦!并没发现?”元延语气森冷。伍逆知道自己今日难逃一劫,果然,回答他的是怒骂:“一群废物,饭桶。”接着是劲道十足的一脚。这一击使得跪着的伍逆整个人飞出去了,他爬起,再次跪下,强咽下喉中鲜血,但依旧有数滴血珠从嘴角滑落。“那陆刃呢?”元延这句话有些咬牙切齿,“元珩不在,那在的陆刃总要代他付出些什么吧。”伍逆咽了咽口水,神情有些不安,语声有些低微:“陆世子……安好无恙。”“啪嗒。”抬头望去,只见元延已经捏碎了手中茶杯,茶水和着血滴答滴答落在地上,晕开成鲜艳的花朵。伍逆辩解:“这次劫杀不只我们一拨人,而且半路还杀出了一个武功高强的女子,这才失手。”“那你可知另一波人的具体身份和那个女子是谁?”元延在书房内来回踱步。此时他的内心极不平静,第一他担心自己的劫杀被人发现;第二他害怕元珩真的完成赈灾,危及自己地位。伍逆却沉默了。“说话!”元延本就脾气火爆,现在的他更加不耐烦了。“小人不知。”“不知,又是不知。那你去查啊!还要本王教你怎么查吗?一群废物。”伍逆跪着不敢有别的动作,只是漠然承受着这一切。元延:“滚下去。”伍逆得了这句话,跌跌撞撞地退下了。身后传来的是桌椅倒下和瓷器破碎的声音。伍逆捂着胸口回到自己府中,突地,一人悄无声息的从黑暗中走出,接着便是有些担忧的柔弱女声响起,“大哥,听说此次行动并不顺利,景王没对你怎样吧?”伍逆看清来人是自家妹子伍湄,立刻装作若无其,说:“湄湄不用担心,大哥没事儿。倒是湄湄最近有没有认真吃药呢,可不能因为药苦而耍小孩子脾气。”说完,还宠溺的刮了刮伍湄的鼻头。伍湄娇俏一笑,挽住伍逆手臂,俏皮十足的说:“大哥就是会取笑我,真是讨厌死了。今天殿下特地差花匠送给乐我一盆锦带花,可好看了,我带你去看好不好?”“湄湄,今日有些晚了,不如明日再看吧。”伍湄有些失望,说:“好吧!我太想同大哥一起分享,反倒忘了大哥很累了,那明天见吧!”伍逆嗯了一声,摸了摸她的头,“回去吧!”伍湄有些不舍,都已经走出几米开外了,又转过身,大喊一声:“大哥!”然后疾步冲向伍逆,将他抱住。伍逆一下子愣住了,听着伍湄喘气声,心底不由得心疼,回抱她,问道:“傻姑娘,怎么了?你身体不好,不能这么跑的,有什么事我过去就好了。”“大哥,可以不走了吗?”伍逆安抚性摸着她头的手一顿,嘴角扯起一抹微笑,说:“湄湄又在耍小孩脾性了。”伍湄知道不可能了,抽了抽鼻子,又说:“那可以多陪陪我吗?”“当然,明天大哥就带你去逛集市。”伍湄松开他,用手背使劲抹了抹眼泪,说:“那我明天要买百宝阁的簪花,还要洛食居的玫瑰糕,还要……好多好多东西。”“可以,你要什么大哥都给买。”“这可是大哥说的哟,拉勾。”伍湄伸出小指头,笑容亮丽不逊于天上星辰。伍逆宠溺笑着,伸出手指和她拉勾。“走吧,送你回去。”一路上,伍逆听着自家妹子碎碎叨叨的说着平常琐事,看着她天真烂漫的笑容,不管身体的伤有多疼,心理有多累,他都觉得是值得的。湄湄,你可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你一定要好好的。伍湄此刻心中也是这样想的,大哥,其实我什么都可以不要的,我只要你好好的,我们在一起就好了。陆刃一行人距离扬州越近,路途上可见的流民越来越多,说是饿殍遍野不为过。眼看这一日就要天黑了,但他们还在溪城郊外,陆刃决定今晚先在此扎营修整,明日再进城。谢靖亦看着倚在大树下假寐的陆刃,想着先前看到那一幕幕。心中有些翻腾。于是她收拾了自己的随身物品,说:“来宁小哥儿,我去附近走走,要同行吗?”陆刃微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一脸真诚的谢靖亦,然后又阖上了双眼。“不去。”好吧!谢靖亦知道了答案,一个人就一个人呗!然后她独自骑着马毫不留情的潇洒离开,顺带还哼个小曲儿。就算被人拒绝了,动作也一定要潇洒。这是谢靖亦此刻给自己的心理安慰。陆空瞧见谢靖亦走远了,长舒一口气。终于走了,我要是还不给爷汇报消息,估计阎王爷就要找我去做客了。陆空走至陆刃身旁。“爷。”他轻声喊道。陆刃点点头,示意他说。“那日派出的探子回消息了,是景王。”陆空刻意压低了声音。“只是景王?”陆刃听到景王二字终于睁开了眼睛。陆空:爷,您终于舍得看我一眼了。“暂时传回的消息是这样的。”陆刃:“知道了。”可他就是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那日的黑衣人怎么看都不是一批人。随即陆刃又闭上眼睛了。陆空看自家主子这个态度,自觉无趣,索性干别的事儿去了。此刻在山间高处的谢靖亦抱剑立于马上,眸色沉暗。谢靖亦曾经随着澹台锋去看过血流成河的战场。今日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伤患死人,但还是被眼前的此情此景所触动,遍地都是形销骨立的老弱妇孺。战场上横尸满地怎么都不及太平世饿殍遍野来的震撼。她往日只将战争视作杀人利器,立志于两军对垒不战而屈人之兵,今日才知太平世的灾祸更甚,贤德君主忠心臣子才是百姓之福。官府呢?父母官呢?是不知?还是不为?即使谢靖亦心性再强大,面对此情此景也做不到喜怒不露于形。谢靖亦转头不再看这个场景。这时她也能体会到舅父话中的含义了。先是狐鼠擅一窟,虎蛇行九逵。后是吏鹜肥如瓠,民鱼烂欲糜。这样的朝廷恐怕在根上就已经被虫蚁啃噬烂了吧。成阑先祖在上,晚辈澹台青禾,愿以吾之青春,换卫成阑故土之安稳。谢靖亦回去的时候,陆刃倒是没有睡觉了,而是坐在篝火旁擦拭藏锋剑。陆刃听见声响,抬头看见过来的是谢靖亦,他若无其事地将藏锋剑回鞘。谢靖亦动作非常自然的在陆刃身边坐下,道:“来宁小哥儿,虽说这郊外风景不错,但那些流民确实有些煞风景!浪费了如此好景色。”陆刃语气低沉:“煞风景?浪费?”他此时眉头紧锁,浑身散发的就是冷气,道:“谢姑娘,请注意你的言辞,天灾难料,错不在民,反而他们才真正是受害者。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说是否是在侮辱他们呢?”谢靖亦一怔,她本只是想试试陆刃,这才措辞如此过分,没想到引来如此大的反应。没等她解释,陆刃又言。“我本以为你也尚且是个胸有容量的义士,何曾料到仍是逃不过自私狭隘眼光。看来是我走眼了。”陆刃说完冷眼剜了她一眼。其实若是平常听人这么说,陆刃不会有这么大反应,可是谢靖亦先前一番作为让他觉得事情不该如此。谢靖亦飘然一笑,说:“来宁小哥儿误会了,我不曾有过半份侮辱的意思,我只是认为美景应当配雅士,当今世道正是太平,但此地有的却不是悠闲赋诗的儒者雅士,而是萎弱妇孺,难道不是浪费了美景,有辱安定太平。未来扬州前我只听说今年水灾严重,但我想偌大扬州应该会安顿好灾民,可没想到最后仍然是这幅光景。都说战乱取人命,我看这灾祸也不差。”陆刃听到这番话,顿时有些羞赧,刚才却反应过激,若是谢靖亦多想,还有几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是我过激了,对不住。“谢靖亦觉着本就是自己想要试探人家,最后还要让人家心有愧疚不太好,语含歉意道:“刚才我说话也有些不妥当,还请来宁小哥儿勿要放在心上。”陆刃脸又一热,道:“谢姑娘还是趁早休息吧,明日卯时我们就要出发进城了。”“多谢提醒。”谢靖亦顺带还对陆刃露出了一个异常灿烂的笑容。这个可以闪瞎陆刃眼睛的笑容使得陆刃想起了这几日她对自己的调戏,顿时羞从心中来。于是他冷哼一声,然后傲娇地走开了。这次换作谢靖亦傻眼了,心想我又做错了什么惹他不高兴了?不过这样竟然还有点莫名可爱!第二日卯时一刻。陆刃准备下令出发时,环顾四周却没看见谢靖亦的身影,眉头不经意地一皱。向陆空问:“她呢?”她?陆空环顾四周,没发现谢靖亦的身影,这才知道自家世子爷口中的她是谁。“属下也不知谢姑娘去哪儿了?”陆空想了想,又补充道:“兴许是谢姑娘觉得跟着咱们没意思,自己先走了呢。”无趣?先走了?陆刃同时面上不变:“走了也好,安静。”陆空:“……”“来宁小哥儿,那你恐怕要失望了,我这个麻烦可还没走呢。”一道清丽的女声响起,追寻源头,谢靖亦牵着她那匹棕色骏马出现在一旁的树林里。陆刃透过树叶斑驳看到了谢靖亦那双极具深度的眼眸。那双眸子中依旧如往日一般有明朗笑意,亦有淡淡轻佻。让他一瞬间有些恍若失神。“看到我没走,很吃惊?”谢靖亦一开口,陆刃立马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咳咳,走吧。”陆刃有些慌张掩饰自己的失神。
流氓世子妃状态:连载中作者:独角大胖全文阅读

世都只知澹台少主谢靖亦惊采绝艳,勘称不世出少年武林第一人,却不知道她实际上是个流氓,兴趣爱好是痞气十足的调戏但陵州破城的那一日,城内没有鼎铛玉石,更没有金块珠砾,有的只是几堵残壁破垣寂寥地立在漫天飞扬的黄土中。。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