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五章 阿四小说

第十五章 阿四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10-19 06:49:09
流氓世子妃状态:连载中作者:独角大胖全文阅读

世都只知澹台少主谢靖亦惊采绝艳,勘称不世出少年武林第一人,却不知道她实际上是个流氓,兴趣爱好是痞气十足的调戏但陵州破城的那一日,城内没有鼎铛玉石,更没有金块珠砾,有的只是几堵残壁破垣寂寥地立在漫天飞扬的黄土中。。

流氓世子妃 精彩章节

三人经过午时那件事后,相安无事过了两天。这几天谢靖亦照例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期间,她还抽空去找了一次王方,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还顺道给澹台锋去了一封信。信中谢靖亦表达了希望他可以探查一番陆刃和元珩二人。顺带她还提了一句王方,表示了自己的不满。对于王方的忠心,谢靖亦不疑有他,但她却不喜他背后那些个老头子。族中那些老头子,是时候提醒他们已经老了,手不要伸太长。换作平时,谢靖亦不会特地向澹台锋告状。但奈何她最近心情不好,那就不能怪她找人开刀了。原因?她只要一出门,就有人跟踪她。虽说那人技术不够,被她发现了,没有什么损失,但日日被人监察窥视着,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开心的。于是,这一天,极不开心的谢靖亦再次出门找乐子去了。刚走上集市几步,谢靖亦就明显感受到了背后有一双眼睛。还没完没了了?谢靖亦顺着人流往前走着,行至一个巷子口就转身进去,身后的陆坚迟疑了一下,随即紧跟其后进了巷子。谢靖亦进了巷口没有停住,接连转了几个下巷子,陆坚以为谢靖亦终于要露出狐狸尾巴了。心想自己跟踪好几天终于要有一点收获了,终于不用被陆空哥说无用了,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连带着脚步都更加轻快了。其实谢靖亦想告诉他,你想多了,并且你惨了。陆坚一边开心着一边跟随谢靖亦又转进了一条巷子。但一进去,他就发现了不对劲,谢靖亦不见了!他环顾四周,发现刚来的地方有一截白色一闪而过。他立刻掉头准备折返,可已经来不及了,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被谢靖亦不知在哪儿找的砖头拍晕了。谢靖亦有些高傲地道:“小子,你还太年轻,多练练吧!姐姐我先走了。”她将手中的砖头丢掉,拍拍手上灰尘,潇洒走开了,独留陆坚躺在冰冷的石板上。孤独,寂寞,萧瑟……谢靖亦解决了陆坚,心情颇好的走在集市上。只不过她异常的闲,就像游魂一样漫无目的地荡着。然后,老天好像听见了谢靖亦的内心想法,给她找了个事儿做……谢靖亦游荡的路线是那种人迹罕至的小巷小道,一般都是寂静无声的。突然,谢靖亦听到一阵喧闹,里面有粗鄙的大声谩骂,有隐隐若在的低弱闷哼。这对最爱管闲事,不,是最乐于助人的谢靖亦来说,当然不可错过啦!谢靖亦:哟!待我前去看看。她几个掠身悄无声息地来到事发现场,定睛一看,正是一个施暴现场。三四个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讲一个人围在巷子角落里拳打脚踢。至于被揍的人,谢靖亦只能透过几人之间的缝隙粗略的看出是个半大少年。期间还夹杂着谩骂,“小兔崽子,偷到你爷爷身上了,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少年不甘示弱,说:“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算什么好汉,有本事我们一对一单挑,还是说你怕我打的你满地找牙。”大汉:“孙贼还想跟我玩阴谋,我就要以多欺少,老子当年混迹江湖的时候你还在喝奶呢?”只见那大汉挽了挽衣袖,招呼众人:“给老子使劲揍,揍到他娘都认不出来。”众人得了大哥命令,开始对少年拳打脚踹,看那架势是要把少年打到丢了半条命才肯罢休。少年见激将法没用,连忙抱紧头往角落里蜷缩。嘴上还不忘放狠话:“小爷我总有一天让你们都跪着求我。”那少年倒也是个有骨气的,被人揍成这样也不求饶,甚至连句大喊也没有。半大少年?怎能不救?她谢靖亦身为侠义儿女,一生除了不救不忠不义、泯灭人性以及有仇之人以外,其余的都依照情况考虑救助。并且现在这三四个三脚猫她还不看在眼里,解决他们易如反掌。既然有了想法,那就开始实施了。谢靖亦低头瞅了几眼,刚好在脚边找到几粒石子,捡起掂了掂分量,还不错。随即,几粒石子依次如疾风般射向那几人,皆是正中后颈风池穴。趁着几人踉跄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谢靖亦似幻影般闪到几人身后,接连两个手刀劈晕了其中两人。谢靖亦正解决第三个的时候,有一个人和他一起动了。地上被打的半大少年,反应极其迅捷,秉持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则,提起地上原先打他的棍子,对着另一个彪形大汉就是一顿狂揍。边揍嘴巴还不忘念叨,“让你欺负小爷,让你欺负小爷。看小爷不打的你哭爹喊娘。”这一动作,使得谢靖亦有一瞬间愣神。谢靖亦反应过来之后,微微咋舌,感叹,现在的少年真的猛如虎啊!不过,毕竟少年暂时占上风是得益于出其不意的攻击,待大汉反应过来,立马夺过了棍子,对没有什么武功的少年进行了反攻。十成力的一棍子眼看就要落到少年头上了,这一棍子下去他可能是头破血流,也可能是一命呜呼。但那少年依然十分有骨气,不躲不闪,想要徒手去接住击来的棍子。好吧!是傻!就他那瘦弱小身板徒手去接,骨头不全碎才怪。谢靖亦无奈的摇摇头,认命的上前,一手扯开那少年,一手接住即将落下的棍子,随即反身给了那大汉劲力十足的一脚,生生将大汉踹出了数米。那大汉瘫坐在地上,嘴角咕噜咕噜冒了几口血,他作为街头大佬,意志也颇为坚强,骂骂哼哼的挣扎着想要站起。谢靖亦有些无奈,都这样了,还要打?于是,她好心开口:“这位大哥,您真打不过我,就别挣扎了,您就权当在这儿休息得了。”然后,谢靖亦顺手将那少年提到面前,指着他说:“至于这小子,我带走了。告辞!”少年也不说话,不过有了谢靖亦撑腰,态度似有些肆无忌惮,对着那大汉做了几个鬼脸。谢靖亦心中好笑,真是少年心性。然后就提着少年衣领走开了,刚离开大汉视线,她就松开了少年,语气冷冰冰的,“就到这儿,走吧!”说完丝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准备离开了,可刚走几步,就感觉后面有人跟着。谢靖亦心中暗道:果然救了个麻烦。于是,她猛地转头,语气冷漠:“别跟着我。”少年一愣,嘴一瘪,有些可怜,但还是点了点头。谢靖亦满意的转头继续前行。可又刚走几步,又感觉有人跟在身后。臭小子没完了?于是,她又恶狠狠的转头盯着那少年,语气恶劣的说:“都说了别跟着我,小心我揍你。”顺道还比划比划了拳头。少年顶着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脸庞,两眼泪光闪闪的直盯着谢靖亦,一副被抛弃的小奶狗模样。想到少年刚刚被揍这么狠也没哭着求饶,足以见心性坚强,可这会儿自己不过几句冷语,表情却这般可怜,看来自己确实有些凶了。好吧!谢靖亦无奈,心软了。说:“行了行了,我怕了你了。走,带你看郎中去。”少年听到这话,瞬间整的人都明媚了,脸上扬起了大大的笑容。谢靖亦:“……”这反差!自己是被骗了吗?“多谢姐姐,姐姐不仅武功俊俏,更是人美心善。”少年嘴巴乖巧的很,夸赞带着少年独有的暖糯感觉。“别拍马屁了,先带你去看郎中。”谢靖亦说完,不等少年反应,提起少年开始从房顶上掠身而过,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集市的医馆旁边。谢靖亦:“郎中,来给我弟弟看看。”一学徒应声而来,瞥了一眼少年脸上明显是被揍出来的伤。再看谢靖亦一身完好但少年却是衣着破烂,蓬头垢面,他就知事情并不简单,马上将谢靖亦二位迎了进去。“二位先坐一会儿吧,医馆中专瞧外伤的大夫刚刚出诊了,还需二位稍等片刻。”谢靖亦点头致谢,顺道一锭白花花的碎银子就进了小哥手中,“劳烦小哥快点,我和舍弟还要赶路呢。”小哥乐呵呵的接过银子,“多谢姑娘,马上为您请来。”这一举动看的少年是目瞪口呆,心痛不已,就刚刚那一锭碎银子,他估计要偷鸡摸狗,不吃不喝好长时间才可以攒下。这……就这样递出去了?我不看病了,直接把银子给我吧。其实少年这时更想说出这句话。同时,少年心中的主意更加坚定了,一定要留在谢靖亦身边跟着她混。为何呢?他混迹市井这么多年,别的本事没有,看人却是准的,这位姐姐一定不简单。跟着她混,一定可以学到上乘武功,挣到数不清的银子,然后就可以揍那些欺负过我的人,衣食无忧,娶个漂漂亮亮的媳妇儿更是不在话下!想到这,少年不禁忘场合的呵呵乐了起来。谢靖亦一看就知少年脑中想法不一般,走过去当即就给了少年一个爆栗,“想什么呢啊?”少年吃痛,悻悻地摸了摸被打的头,有些委屈的道:“姐姐,好痛耶。”谢靖亦不理会他的可怜。这小崽子太会装了,问道:“名字?年龄?家住何地?家中有何人?为何被打?”少年一听问及次,霎时间觉得自己机会来了。“他们从小就叫我阿四,我今年应该……十五岁了吧!溪县本地人,整个溪县都是我的家。至于家人,我是个孤儿……”少年还未说完,又挨了一个爆栗,“别耍滑头。”少年嘴巴一扁,说:“姐姐,我没骗你,我就是个混混。我被打也是因为近段时间发水灾,我饿极了,想去偷点什么吃的,然后不小心被发现了,就……”谢靖亦挑眉,又问:“那你跟着我干甚?”阿四颇不好意思的嗫嚅道:“我想跟着你学武功。”谢靖亦听力优于常人,但还是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好脾气的再问了一次,“你说什么?”这一问仿佛给了阿四莫大勇气,他握紧拳头,深呼吸几口起,中气十足的开口:“我说我觉得姐姐你很好看,很厉害,我想跟着你学武功,这样他们以后就欺负不了我了。”谢靖亦了然,她目光如炬地盯着阿四看了良久。这一举动使得阿四心扑棱扑棱乱跳,紧张不已,生怕谢靖亦会拒绝。一会儿,谢靖亦悠悠开口:“这是你想,可我为何要留下对我来说是个累赘的你呢?”这一问,哽住了阿四无数的话。也对,自己似乎什么也不会。但是,他必须成功。他在溪县待了太久了,久到他厌倦了每天一样的古板生活,他向往葛叔谈起过的外面辽阔的天地,渴望亲身体会说书先生口中的江湖仗义。他不再仅仅想做一个靠偷奸耍滑,别人的施舍和偷鸡摸狗活下去的乞丐。不想再继续葛叔的路,灾祸面前脆弱如斯,他想要自己日后可以在灾祸中挺身而出,为流落的难民撑起一片天地。他想不再受人欺负,甚至可以保护对他好的人。为什么他要执着于这次机会呢?因为他不知道失去这次机会之后,他还要等多久?几年?十几年?几十年?或者是一辈子?阿四不敢想这个时间到底有多久,他怕自己因此失去了对未来的希翼。所以,他今天必须留在谢靖亦身边。
流氓世子妃状态:连载中作者:独角大胖全文阅读

世都只知澹台少主谢靖亦惊采绝艳,勘称不世出少年武林第一人,却不知道她实际上是个流氓,兴趣爱好是痞气十足的调戏但陵州破城的那一日,城内没有鼎铛玉石,更没有金块珠砾,有的只是几堵残壁破垣寂寥地立在漫天飞扬的黄土中。。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