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 谢溪小说

第十六章 谢溪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10-19 06:49:10
流氓世子妃状态:连载中作者:独角大胖全文阅读

世都只知澹台少主谢靖亦惊采绝艳,勘称不世出少年武林第一人,却不知道她实际上是个流氓,兴趣爱好是痞气十足的调戏但陵州破城的那一日,城内没有鼎铛玉石,更没有金块珠砾,有的只是几堵残壁破垣寂寥地立在漫天飞扬的黄土中。。

流氓世子妃 精彩章节

“给我一个理由。“谢靖亦带着傲气,居高临下俯视着她:“你若是能说服我,我便认你做义弟,传授你武艺。”其实她已经动容了,澹台山的人这时她不能轻易启用,谢芹训练的人也久久不能出师。而且,此次扬州之行,遇到了陆来宁和赵昭允这类人,可见扬州之内并不简单,她也需要一个机灵的人替她办事。最主要的是,眼前这人,常年混迹市井,接触的三教九流数不胜数,有着澹台子弟没有的优势。且观他之前行为,虽然鲁莽,但心性也算是坚韧,习武根骨也不错,算得上是个可塑之才。阿四撑着头思索了很久,用手挠了挠头,有些苦恼,他不知该如何表达。谢靖亦也不催他,坐在旁边一心一意的饮着茶水。气氛就这样沉闷了。恰好此时一位白胡子大夫进来了,阿四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感觉来自谢靖亦的施压少了点儿。虽然她很淡然的坐在那儿,但她周身有意无意释放出来的威压,让自己都不敢大喘气。这种威压是阿四从未在别人身上见过的。那大夫手法非常娴熟,不一会儿,就处理好了阿四的伤口。他向谢靖亦微微点头,说:“姑娘,这位公子的伤已经处理好了,老夫先告辞了。”谢靖亦点点头,起身微微鞠了个躬,向大夫致谢:“辛苦先生了。”大夫得了谢靖亦示意,无声离开了,他这一走。不待谢靖亦发问,阿四率先就开口了:“姐姐,虽然我现在什么都不会,但是我肯吃苦,我可以学,而且我保证我会听你的话,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阿四紧紧攥住了手,他表情十分认真,谢靖亦隔着老远都可以感受到他的紧张。但谢靖亦没有回答,一只手支着头,像似在思考他话语的真实性和可信性。阿四想到此,有些慌张了,忙举起手起誓,“姐姐,我可以发誓的。”谢靖亦还是没有反应,阿四心里更加没底了。扑通一声,他跪下了。这一跪,确实让谢靖亦有些慌神,她没想到这么有骨气的一人会说跪就跪,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我不是你该跪的人,起来吧!”阿四固执的摇摇头,“不,我前面的十五年过的浑浑噩噩,甚至活的不如权贵富贾家的一条狗。但若是姐姐您收留了我,传我武艺,我就可以去再活出一个不一样的自己,这样的恩情如师如母,我跪一下怎么了。”谢靖亦轻轻一笑,“年纪不大,懂得却不少,起来吧,你的要求我应了。不过还是喊我姐姐吧,毕竟我今年也才十七。”谢靖亦这一笑恍了阿四的眼睛,对他而言,谢靖亦就是天上皎洁的月光,高不可攀,他却是地上坑洼中的烂泥。但现在,他不一样了。这样完美的谢靖亦是他的阿姐了。阿四依旧跪着,不过却咧开嘴笑着,嘴巴像抹了蜜似的,说:“我就知道姐姐最好了,姐姐这般美丽的仙女,心底也是最为善良的了……”谢靖亦刚听个开头,鸡皮疙瘩就掉了一地了。忙说:“打住打住,少恭维我。”阿四眨巴着眼睛,带着些狡黠说:“阿四真是这样认为的。”谢靖亦听着他一口一个阿四,觉着这个名字真是随意至极啊。问阿四:“阿四这名字做小名儿倒也罢了,做大名却过于潦草了。你可还记得自己姓甚?又或者有何心仪之字?”“我没有姓,也没读过什么书,收留我的葛叔只是教过我几个字,阿姐为我取一个吧。”说起读书这件事,阿四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生怕谢靖亦会因此嫌弃自己。但他低着头也不忘小声嘀咕几句,“葛叔也不知道多教我几个字,这下好了,丢死人了。”谢靖亦被他孩子气的行为逗笑了,刹那间觉得有个跳脱少年陪在自己身旁到也挺好,至少没有那么无聊。“嗯,容我想想。”谢靖亦终于想起将阿四拉起,让他坐在塌上,说:“我姓谢名靖亦,字青禾,你就跟着我姓谢,你是溪县人,那就单字一个溪如何?”“好,只要是阿姐取得都好,阿溪很喜欢。”谢溪想也不想,一口就答应了。在他看来,谢靖亦为自己取名就是在认可自己。谢靖亦看他这样,莫名的有些心疼,只是一个名字就让他如此开心。那如果是家庭美满,父母俱在呢?不知又会是怎样的满足。若是国家富强,四方安定,君主有德,臣子贤能,率土治之有方,百姓生之有则,怕是这样的孩子能少很多吧。可能正是如此,澹台山、舅父才如此殚精竭虑为着天下归一而奋斗着吧!感慨归感慨,她亦嗔骂道:“鬼机灵!”谢溪也不生分,像个小孩似的抱着谢靖亦手臂撒娇。念着:“阿姐!阿姐!”谢靖亦想了想,还是问了出口:“你有怪过你爹娘吗?”谢溪脱口而答:“为何要怪?他们是我生身之人,我应该感谢他们愿意在窘迫之中生下我,让我来体会人间百味,至于他们并没有抚育我,我始终相信他们是不得已的,或许他们不是抛弃我,而是拼命留下了我。”谢靖亦认同:“是啊!父母总不会不心疼自己的孩子,特别是我们阿四还这么好。”“阿姐也很好!”二人聊了一会儿,谢靖亦问了他很多问题,有关他的过往,有关溪县的大小事。谢靖亦估摸着也不早了,挣脱谢溪手臂的束缚,“走吧!回去了。”谢溪疑惑:“去哪儿?”“陈府,我暂时住那儿。”“啊?”谢溪惊讶的张大了嘴,他从未想过自己会住到县府老爷的府中,曾经偷鸡摸狗的他还是有些害怕。“可以不去吗?”谢靖亦有些无奈,揍人时的狠劲儿去哪儿了。“我看你打架时天不怕地不怕的,这会儿怕什么?”“阿姐,这不一样,那是官府老爷,惹不起。”谢靖亦一把揪住他的衣领,说:“跟着你阿姐我,什么都不用怕,皇宫都可以住。走!”于是,谢溪被谢靖亦半提半推的带到了陈府门口。走至门口时,刚好遇见陈府管事,瞧见谢靖亦领了个不认识的人,看着谢溪多嘴问了一句。“谢姑娘回来了。这位是……?”谢靖亦极其坦然,道:“这是我路上救的一个孩子,见他可怜,我便想收留了他。这几日可能会叨扰贵府了,还望见谅。”管事应了声:“谢姑娘言重了,不麻烦。”谢靖亦也不再说场面话,告了句:“先告辞了。”就领着谢溪走了。谢靖亦回去之后虽然没有和陆刃元珩碰面,但她知道陆刃马上就会知晓自己今天的一切行为。唉!这手下人多就是好,敲晕了一个还有另外一个可以跟着你。看来自己今天收个人是对的,说不定日后就派上用场了。陆坚有些胆颤地立在陆刃面前,他跟踪谢靖亦几天,不仅什么消息都没打听到,到最后更是被反将一军。简直是人生耻辱,估计这次自己要被世子爷狠狠惩罚了。他悄悄看了一眼陆刃,发现自家世子爷面上依旧平静,没有发怒的迹象,心中松口气的同时又怀疑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陆坚又瞥了一眼,不得不说世子爷容貌真的是坚毅英朗,剑眉斜飞入鬓,眼眸耀烨生辉,高挺的鼻梁透着刚强,菱形唇瓣诱人至极。等等!我是个男人,我为什么要想这么多?世子爷,求求您了,快点处置我吧!“爷,陆坚辜负了您,还请处罚。”说完,他单膝跪在了地上。陆刃道:“无甚大碍。”听到此,陆坚以为自己世子爷这次打算放过自己了,正想谢恩,但陆刃接下来的一句却让他备受打击。“我早知你会失败,所以我还派了陆空去。”陆坚心塞。这就是说,原本就没指望自己能成功,自己不过就是个凑数的。对吗?“爷,可以委婉一点吗?”陆坚可怜兮兮的请求道。陆刃给了他一个冷眼道:“就算如此,败了就是败了,回去自己找陆空领罚。”“是。”这一声,陆坚答的毫无怨言,既然他技不如人,那就该罚。“下去吧!”陆坚点头应是。他刚出门,陆空立马就进来了。“爷。”陆空弯腰作揖行礼,“这是谢姑娘今日所有行程。”陆刃接过陆空递给他的纸张,上面记录着谢靖亦从出门到回来的一切。“她收留了一个少年?”陆刃有些疑惑。在他看来,当初卖身葬父那楚楚可怜的小姑娘求着跪着要留在她身边做丫鬟,可谢靖亦愣是不同意,给了她一些钱财打发她走了。今日若是说因为怜惜而将一个来路不明的人留在身边,陆刃是不信的。难道是这个少年身上有什么是她所图的?亦或者是见色起意?这个念头很自然的出现在了陆刃脑海中,但是很快被他否定了。该死,想什么呢?陆空瞧见自家世子爷皱起的眉头,十分善解人意的解释:“这位少年名唤阿四,是溪县城里的一个混混,属下查过了他没有任何特殊之处。”陆刃不以为然,反驳:“能让谢靖亦收留他,也算是个有本事的。”陆空十分赞同这句话,“那少年还让谢姑娘认了他做义弟,取了名字为谢溪。”陆刃不语,示意他继续说。“现如今二人已经回了陈府,回来时还遇见了陈府管家。”陆刃:“陈管事可有说什么?”“未曾。”陆刃吩咐:“看好他们。”陆空应了是,刚准备退下,陆刃又开口了,“让你探查的事如何了?”“这个……”陆空面露难色,不是他不努力,而是谢靖亦对那两件武器护的太紧了,尤其是那件藏在布条里的武器,睡觉都要带着。“谢姑娘防备太深,我们几次都没有得手。”陆刃知晓谢靖亦警惕性极高,并未责怪于他。现在对于谢靖亦身份的猜测,陆刃已经有了十之八九的把握,让陆空去探查不过是为了肯定而已。“退下吧!”陆空前脚出门,陆刃后脚就跟着出门了,不过他去的方向却是谢靖亦的屋子。
流氓世子妃状态:连载中作者:独角大胖全文阅读

世都只知澹台少主谢靖亦惊采绝艳,勘称不世出少年武林第一人,却不知道她实际上是个流氓,兴趣爱好是痞气十足的调戏但陵州破城的那一日,城内没有鼎铛玉石,更没有金块珠砾,有的只是几堵残壁破垣寂寥地立在漫天飞扬的黄土中。。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