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八章 算计小说

第十八章 算计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10-19 06:49:12
流氓世子妃状态:连载中作者:独角大胖全文阅读

世都只知澹台少主谢靖亦惊采绝艳,勘称不世出少年武林第一人,却不知道她实际上是个流氓,兴趣爱好是痞气十足的调戏但陵州破城的那一日,城内没有鼎铛玉石,更没有金块珠砾,有的只是几堵残壁破垣寂寥地立在漫天飞扬的黄土中。。

流氓世子妃 精彩章节

听到陆刃这样的挑衅,谢靖亦挑了挑眉,有些意外陆刃会说出这样的话。她莞尔,云淡风轻中就抛下了战书:“好啊,今晚戌时二刻城门口见,现在就不送了,请回吧。”她的意思就是送客咯,陆刃一甩衣袖,斜睨了她一眼,有些傲娇的走开了。待陆刃一走,谢靖亦抱胸靠在窗户上,说:“出来吧,躲着干甚。”只见谢溪先是探出个头,环顾四周,确定陆刃走了才敢走出来。谢靖亦有些纳闷,怎的这孩子就怕陆刃呢!“怕他?”谢溪点点头,又摇摇头。不过自己刚刚躲在门后边偷看的时候,陆刃斜视了自己一眼,这让他感受到了不善,甚至眼神中还带有警告意味。谢靖亦撇了撇嘴,说:“怕他做甚,若是他欺负你,姐阿姐给你出气。”谢溪得了谢靖亦这个承诺,双眼突地有了神采,“多谢阿姐,我就知道姐姐对我最好了。”谢靖亦无奈,油嘴滑舌!再说另一边泠儿从谢靖亦这回去之后,想起陆刃和谢靖亦之间的微妙气氛以及谢靖亦的那一摔她愈想愈觉得不对劲,安全起见,她连忙去向陈申汇报了一切。陈申再次询问:“你说陆刃和谢靖亦像似在密谋什么?”泠儿点头道:“对,我去给谢姑娘送东西,去时他们好像正在商量什么,而且谢靖亦好像怕我知道什么,想把我支开。”原来泠儿是认为谢靖亦将茶水泼在她身上是为了支开她,若是谢靖亦在这儿一定会感叹果然是美色误人。她的本意只是为了让陆刃知道陈府不简单,至于那什么密谋,真是不敢当。陈申蹙眉,问:“关先生回来了吗?”“还未。”陈申皱了皱眉,用力揉了揉太阳穴,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做,毕竟这几位都不好惹啊!思索了片刻,陈申吩咐:“今晚动手吧。”泠儿:“是。”陈申自元珩来的那天就知道可能会引起怀疑,一个是幼时便才能誉满天下的公子珩,一个是少年便随父征战四方的君子刃,要想在他们眼皮子下做些什么,终究是难的。既然如此,那就只能送他们走了。一天光阴转瞬即逝,终于等到了夜幕降临。元珩在自己房中品着茶,看着书,好不惬意。陆刃内心颇有些躁动,他既期待和谢靖亦对上,心中却又隐隐有些不愿意,他害怕谢靖亦当真是那个惊艳了武林,名扬了朝堂的澹台少主。到那时他们是伙伴还是对手还很难说。虽说谢靖亦轻佻,恶趣味多。但是她却真真儿是个有血性的侠义之人,他听过师傅毫无余力的夸她,听过浪荡师兄说敬佩她。或许正是因为自己经常听他们夸赞谢靖亦,才更想要和她一战吧!少年的陆刃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比任何人差而想要和谢靖亦一战,但如今却是因为他真正欣赏谢靖亦,想要堂堂正正的与她一战。过了今日,日后只怕就是敌人了,她是澹台少主,务必是要夺回成阑天下的,而自己是南秦将军,势必是要保全国土的。他日沙场相见,使得是兵不厌诈,用的是阴谋诡计,远不如现在轰轰烈烈打一架来的痛快。陆刃计算着时间,刚好戌时出门,他抱着藏锋隐匿在城楼上等着谢靖亦的到来。可等着等着过了戌时二刻竟还未见谢靖亦踪影,陆刃就有些不耐烦了。难道只是骗我?或者是算计?他面色一下子就黑了,“谢靖亦!”三个字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但陆刃并没有就此离开,他觉着谢靖亦那个态度,决斗不像是说笑,可能就是故意迟到。心中暗自思索,等会儿她来了定让她好看。但陆刃这个确实就是错怪谢靖亦了,她绝对没有欺骗陆刃,也没有想给他下马威的意思。她就是单纯的被绊住了脚,而且这些人还没完没了的。话说谢靖亦刚刚收拾好,还在嘱咐谢溪的时候。“这把剑一定给我看好了,要是丢了,我就把你卖了。”同时,谢靖亦把青蛟剑塞到了谢溪怀中,再次叮嘱:“收好了!”谢溪郑重的点了点头,问:“阿姐,你要去哪儿啊?带上我吧。”谢靖亦拒绝:“我去打架,带上你好拖累我?”谢溪突然就萎了,委屈巴巴的开口:“阿姐!这又不是我想的。你放心,我肯定好好练武!”谢靖亦真是怕了他了,每次都用委屈这一招,敷衍的说:“好了好了,明天就开始教你武功。”谢溪听到学武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伸手拉勾道:“一言为定!”谢靖亦无语,果然又是装的,但还是配合他:“一言为定,先走了。”谢靖亦一个跃身上了屋顶,刚踏几步,就听见谢溪在屋中大喊,“阿姐,救命啊!”谢靖亦借着月光发现几道黑影穿梭在院墙之上,再看她所住的院子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几个人,数把长剑在月色下闪着冽骨寒意。谢靖亦皱眉,心中骂道:该死!果然是不安分的。她猛地转身,提着手中鞭挞棍就往回走,心中不由得感叹:幸好知道迟早会出事,早就收拾好了东西。而被几个黑衣人围攻的谢溪有些懵,那几人把他围的水泄不通,他实在不知如何是好。他声线有些颤抖:“阿姐!”一人挥刀砍向谢溪,他反应倒也灵敏,一个侧身堪堪躲过。那人见一刀未果,和其余几日交换了眼神,几人齐齐砍向谢溪。谢溪心想:完蛋了,完蛋了,还没开始学武呢。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出师未捷身先死?就在这危急时刻,谢靖亦解决了门外的敌人来了,鞭挞棍一百八十度横扫直接解决了几人。鞭挞未组装前之有一尺长短,旋转短棍两头,触动开关,将余下的部分从两头抽出,接着按住两头可以拧动的圆环,慢慢将鞭挞上中和下中部分连接在一起。鞭挞是澹台山的铸造大匠专为谢靖亦打造的,全身采用伸缩机关术,两端配有割风刃,可以机关自如控制,中部镂空。谢靖亦扶起谢溪,说:“都是杀手,拿好包袱和剑,等会儿不想死就跟紧我。”谢溪没见过这么大阵仗,抱着包袱和青蛟剑的手有点哆嗦。谢靖亦见此,补充了一句:“包袱里都是银两,这把剑更是无价之宝,若是丢了,你就等着饿死吧!”谢溪闻言,用力的将包袱和剑抱在了怀里。这时,突然又一人冲了进来,谢靖亦拿起桌上茶杯就扔了过去,那人以为是什么刁钻暗器,下意识侧身去躲。这一下就给了谢靖亦可乘之机,谢靖亦手中鞭挞直击来人双腿,割风刃深入小腿腿筋,只一击就让那人不能战立。后面几人闻讯而来,将谢靖亦围在门口,谢靖亦鞭挞直指来人,她进一步,那些人便退一步。谢靖亦攻势极猛,以攻为守,一对三也丝毫不落下风。她打斗的时候还不忘大喊:“谢溪,杀了门口那人。”谢溪听此言有些犹豫,他没杀过人,有些害怕。谢靖亦见谢溪迟迟未行动,又说:“你不是想学武功吗?这都不敢,那你干脆滚走。”这话可是吓到谢溪了,说什么他都不能走。“我,我敢!”谢溪默默给自己打气。你可以的!他抽出手中青蛟剑,一咬牙,一闭眼,看着瞄准那人胸膛用力一刺,却偏了角度刺进了那人手臂。虽然那人双腿暂时已经不能行动自如了,但毕竟武功在谢溪之上,他上半身猛地挣扎往后一躲,便躲过了致命攻击。但手臂上实实在在的疼痛还是让他发出一声闷哼,他抓住这个空挡决定给谢溪一击。谢溪听到声音,睁眼一看,却发觉没有刺准,当他准备再次行动时突然一道寒刃袭向自己。谢溪吓得下意识用手去挡,眼看剑就要透过他的手掌入胸膛了,谢靖亦的鞭挞却突地插进来为谢溪挡下了这一击。“傻子,用手挡有何用,一边儿去看着。”谢靖亦鞭挞格挡住这一击之后,反手拔出插在那人手臂上的青蛟剑,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直接割了那人喉管。鲜血飞溅出来,染红了谢靖亦和谢溪的衣裳,谢靖亦这时候眼睛都带着些红色,道:“杀人讲究的是快准狠,拖泥带水到时候死的人就是自己。”这时谢靖亦已经解决了屋外那几人。这么轻易就解决了却让谢靖亦觉得有些反常,但她一时也没有理出什么思路来。“走!”谢靖亦提起谢溪运着轻功就往陆刃的院子去。谢溪想说并且也说了:“阿姐,你可以不要总是提着我走好吗?”谢靖亦一挑眉:“不乐意?”这可是个需要谨慎回答的问题!谢溪道:“没,没有!我就是希望阿姐可以知会我一声,毕竟这样显得我很没面子,影响也不好嘛。”谢靖亦一思索,好像是这样,应了声:“行!我下次注意。”一路上倒也平静,可刚到陆刃院子,这种平静立马被换成了紧迫。谢靖亦趴在院头观察着,院中陆空和刺客厮杀对峙着,虽说刺客人数占了优势,但总体来讲还是陆空他们占据上风。谢靖亦悄无声息的落地,挥舞着鞭挞声势浩大的参与到了这场战斗中,一步杀一人。完了之后,谢靖亦问:“你家主子呢?”陆空一愣,自家主子不是在屋中吗?可突然想到,若是他在屋中这么大的动静他怎么会不知。陆空脸唰的一下白了,他冲进屋中,大喊:“爷?爷?”谢靖亦作为知晓一些内情的人,连忙阻止陆空道:“陆空,别喊了,你家爷没事儿,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其实这话说的谢靖亦都有点心虚,自己今天虽说是事出有因,可确实是自己爽了约。唉!看来还要想个办法给来宁小哥儿道个歉啊!陆空闻言点头,他对于谢靖亦还是很相信的。只要谢靖亦说的不是自家世子爷跑路了,说什么他都信。
流氓世子妃状态:连载中作者:独角大胖全文阅读

世都只知澹台少主谢靖亦惊采绝艳,勘称不世出少年武林第一人,却不知道她实际上是个流氓,兴趣爱好是痞气十足的调戏但陵州破城的那一日,城内没有鼎铛玉石,更没有金块珠砾,有的只是几堵残壁破垣寂寥地立在漫天飞扬的黄土中。。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