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九章 挑明小说

第十九章 挑明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10-19 06:49:12
流氓世子妃状态:连载中作者:独角大胖全文阅读

世都只知澹台少主谢靖亦惊采绝艳,勘称不世出少年武林第一人,却不知道她实际上是个流氓,兴趣爱好是痞气十足的调戏但陵州破城的那一日,城内没有鼎铛玉石,更没有金块珠砾,有的只是几堵残壁破垣寂寥地立在漫天飞扬的黄土中。。

流氓世子妃 精彩章节

反观元珩,他的房中就显得异常平静了,他和陈申正在商讨关于溪县流民的安抚事宜。其实是陈申一直在向元珩汇报最近赈灾的大小琐事,将溪县周边有多少流民,每日发出多少粮食都事无巨细的汇报给了他,这个反常行为让元珩觉得应该是有事要发生。果不其然,谈着谈着事情就被破窗而入的刺客打断了。陈申被这突然行为吓得整个人腿软跌倒在地,他慌忙爬起,跌撞地起身挡在元珩前面,大喊:“来人,快来人,保护王爷。”可又有什么人呢?府兵?都是陈申自己人,怎可能让他们来救元珩。元珩的侍卫赵纵?早被陈申派人牵制住了,这会儿正在门外打的不可开交呢。至于那二百京机军,不该出现的人还在晕睡。独剩下耿勏和他几个亲信意识到了事情不对,正在赶往元珩所在地的路上。眼见刺客就要袭到面门上了,却还没有人进来,陈申面上有些慌了,又大喊:“来人啊!保护王爷。”元珩一言不发的看着陈申的所有行为。心中还不忘评价:不错,戏不错。胆子也够大,竟然都敢明目张胆的刺杀了。但元珩丝毫不慌,有陈申挡在身前,他为何要怕,他就不信陈申敢让开,不信陈申担得起护卫王爷不力的罪责。事实证明,陈申确实不敢让开,他也并不打算让开,陈申双手握住了刺来的剑身,生生阻止了剑的继续前进。刺客见此,有些怒意,一脚将陈申踹开,再次提剑直指元珩。可剑在离元珩面门几寸之际,一薄如蚕翼的飞刀径直射向那剑,偏离了原本路径的剑,直插进与元珩身后墙壁。随后,谢靖亦提着鞭挞飞身而进,一招就解决了那刺客。谢靖亦和元珩对视一眼,谢靖亦转头,而元珩目光却是定在了她手中的鞭挞棍上。袖手劲舞鞭挞棍!谢靖亦环顾四周,瞥见了地上的陈申,伸手将他扶起,关切的开口:“陈大人,您可还好?”陈申双手还在滴血,他双手微颤地撕下衣袍缠住手掌,仍心有余悸,长舒一口气,说:“安好安好,多谢谢姑娘。”“好说。”谢靖亦和陈申你来我往几句,陆空赶到了,耿勏赶到了,三两下就解决了外面所有的刺客。陈申看了看众人,并未发现陆刃的身影,他斟酌一下,开口:“怎不见陆公子身影?”陆空一时哽住,他并不知晓自家主子去了哪儿,谢靖亦也没有告诉他,他正在思考如何回答的时候。谢靖亦抢先答到:“有个刺客受重伤跑了,来宁小哥儿追去了,片刻就回。”陆空:啧啧啧……但他还是顺着谢靖亦的话点了点头。陈申:“无事就好,要不然我可是难辞其咎啊!”话说陆刃在城楼上愈等愈不耐烦,也觉着不太对劲,谢靖亦虽然不靠谱,但不会平白无故食言。现在这个情况,只能说明一件事,出事了。于是陆刃加快速度往回赶,到了陈府门口,一股血腥味窜入鼻腔。陆刃皱眉,心知大事不好,首先赶往谢靖亦院子。进去一看,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几个死人,屋中不见谢靖亦和谢溪踪影。但这让陆刃有的是愤怒而不是担忧。为何?陆刃大致扫了一眼内室,谢靖亦的东西基本都已经被收拾走了。这不得不让陆刃开始胡思乱想,揣度今天这件事是不是谢靖亦故意而为之。陆刃将地上的死尸翻身查看了一番,多数死于重器损坏经络及细刃割伤动脉,角度狠辣,一击致命。紧接着,陆刃踏着轻功前去寻找元珩。他到达时元珩、陈申及耿勏等人正面色严肃,似在谈论今晚之事。陆刃还在这里看见了他以为早已离开的谢靖亦和谢溪二人,其次他的目光便落在了谢靖亦手中的鞭挞上。果然,棍长三尺有三,中部镂空,数个空心点连在一起构成澹台二字,两端配有玄铁锻造的割风刃,足以一击入肉三分,让人瞬时毙命。这是惊才绝艳了整个武林的澹台青禾的贴身武器。陆空最早注意到自家世子爷回来了,笑着迎上去:“爷,您回来了。刺客追着了吗?”陆刃疑惑,刺客?恰巧此时,他瞥见谢靖亦给了他一个眼神。他当即会意,淡然说道:“追上了,不过他服毒自杀了。”既然所有人都来了,那问责就应该开始了。元珩清了清嗓子,眼神中带有压迫,语气更是问责:“陈大人,我觉得你有必要向我解释一下今晚之事。”陈申抬起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冷汗,小心开口:“王爷,这下官也不知啊!想必是府中进了些不怀好意之人想行不轨之事。”说着他还刻意瞟了谢靖亦一眼。王爷?谢靖亦心中一惊,果然。赵氏昭允就是晋王元珩。不过现在并没有时间让谢靖亦思考这个问题,因为耿勏附议道:“微臣认为陈大人说的极是,来路不明之人应该彻查。”这谢靖亦就有点委屈了,她冷笑一声,“陈大人说的是在下不才我吗?不过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二位,若我想杀几位,现在你们早被阎王请去喝茶了,怎会给你们机会在这儿无的放失,凭空冤枉我。”陈申一时被堵住了话语,但耿勏的大男子主义却不允许他被如此挑衅,他指着谢靖亦,大声呵斥道:“尔等黄毛丫头,竟敢口出狂言,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就在谢靖亦被围攻时,元珩并未发言,但陆刃却开口了。“我相信此事和谢姑娘无关。”耿勏疑惑:“为何?”陆刃带着武者独有的威压道:“感觉而已。”谢靖亦不知自己和元珩身份,什么原因要让她来安排人来刺杀自己?因为澹台山?若是这个原因,他只能笑笑。“这……”耿勏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句感觉而已就让我们都把命交出去?他还想说什么却被元珩打断了。他和陆刃想法一样,陈申这一步挑拨走的有些急了。“好了,勿要多言,我也相信谢姑娘。毕竟刚才是她救了我们,再说,我相信侠义之士不屑于暗箭偷袭。”说完还对谢靖亦春风一笑。耿勏一下子泄了气。这时,陈申犹豫着说:“王爷,既然我府中已然不安全了,您不如启程去扬州吧!田知州府上戒备森严,且手下能人众多,定能护您周全。”元珩脑海中众多线索连在了一起。心中冷笑,老狐狸,搞这么大阵仗就为了送我们几个走,倒也是煞费苦心了。“陈大人说的极有道理,况且算算日子,也应当出发了。”元珩又转头询问陆刃,“来宁,你觉得呢?”陆刃:“甚好。”“耿大人以为如何?”耿勏:“听从王爷安排。”元珩点头,“那今晚就辛苦耿大人整顿队伍了,明日辰时出发。现在天色已晚,诸位都回去休息吧。”耿勏最先离开,陈申紧随其后。但谢靖亦和陆刃却没有打算离开的打算。元珩挑眉,问道:“谢姑娘还有何指教?”谢靖亦心中腹诽,狐狸。面上笑容和善:“指教不敢当,只是想跟晋王殿下和陆世子打个招呼罢了。”元珩扬起招牌笑容,一双桃花眼中水波流转,说:“澹台少主,元珩这厢有礼了。”谢靖亦点头,目光兜转又落在了陆刃身上,“陆世子不介绍一下?还是来宁小哥儿想要我自己去查?”她这句来宁小哥儿叫的极其讽刺。陆刃瞪了她一眼,语气铿锵有力道:“安国公府陆刃,字来宁。”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轻佻。谢靖亦礼尚往来:“我本名谢靖亦,字青禾,至于澹台青禾不过是江湖上的称谓罢了,二位可以继续唤我谢靖亦。”谢靖亦边说边将鞭挞收缩回短棍,笑着说:“只怕去扬州这条路我们还会继续同行,所以若有得罪之处还请二位海涵。”元珩好奇问:“不知谢少主去扬州有何贵干?”谢靖亦言语有礼道:“不过是待在澹台山有些无趣罢了,出来找些乐子,无关其他。这次遇见二位也的确是偶然,至于身份的隐瞒也是为了避免麻烦,谢靖亦并无恶意,还请二位见谅。”元珩摆手道:“无事,我们二人有所隐瞒的地方也请谢少主见谅。”谢靖亦:“既然如此,今日我就先走了,明日再会。”说完便提着鞭挞走了,她若是还不回去,只怕谢溪就要冲出来找他了。谢靖亦走之后,陆刃和元珩二人对视一眼。元珩挑眉一笑道:“说吧!你刚才去了何地?”“城楼。”“城楼?去哪儿干甚?”元珩有些惊讶,他以为陆刃当真是发现了什么,办正事儿去了。陆刃言简意赅:“本来是约战的。可被人爽约了。”元珩隐隐觉得他口中那人不简单,“那人不会是谢靖亦吧!”陆刃不说话了,显然是被元珩猜中了。元珩假装很惊讶,追问:“哎呀,我就说你们之间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快!从实招来。”陆刃真想翻了个白眼给他,头也不回的走了。独留下元珩在后面继续不甘的嚷嚷,“别走啊,说说嘛。”
流氓世子妃状态:连载中作者:独角大胖全文阅读

世都只知澹台少主谢靖亦惊采绝艳,勘称不世出少年武林第一人,却不知道她实际上是个流氓,兴趣爱好是痞气十足的调戏但陵州破城的那一日,城内没有鼎铛玉石,更没有金块珠砾,有的只是几堵残壁破垣寂寥地立在漫天飞扬的黄土中。。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