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小说

第20章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11-19 19:36:41

精彩章节

“答应我的条件?”薄司商轻嗤一声,不屑地睨了眼时小悠。

“我记得我说的是,你在家照顾天语,我可以帮你解决邱鹤秋的事情。”

闻言,时小悠震惊的看着薄司商,他的意思是,方子荀的事情他不管?

“还有方子荀。”时小悠咬牙提醒,一张绝美的小脸,写满了倔强。

“那就要加条件了。”薄司商欣赏的看着她惨白的脸色,这个女人从未让他失望过,每次表现都让他欣赏她几分。

不敢相信薄司商居然临时加要求,不过现在她也没有选择的权利,为了方子荀,时小悠只能妥协:“你说吧,想救方子荀的话,又是什么条件?”

“你要负责让天语恢复正常,在此之前,不可以离开江城半步。”薄司商轻轻晃动着手里的杯子,猩红色液体在阳光的照耀下,颜色似乎加深许多。

时小悠忽然笑了出来,眼中闪过一抹嘲讽:“我又不是医生,你为什么觉得我能够做得到?”

“我说你可以,你就必须可以!”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气势,薄司商犹如饿狼盯上了猎物。

看来薄司商早就想好要她做些什么了,时小悠就算是不想答应也不行。

“好,我可以尽我所能,但是天语最后到底能恢复成什么样,我不能保证。”她必须将丑话放在前面,免得薄司商以为她故意不肯让天语恢复。

薄司商满意地勾了勾唇角,朝着办公桌扬了扬下巴:“合同在那里,没有意见的话,就签了吧。”

顺着方向找了过去,办公桌上只有一直合同。

时小悠眼中闪过一抹自嘲,看来薄司商早就做好全部准备了,就怕她赖账!

拿起笔,却迟迟没有签下名字,时小悠不想放弃她的工作,但是现在,她只能舍弃她最爱的工作……

签下名字,时小悠将合同扔到薄司商面前:“现在可以了?你是不是也该兑现你的诺言了?”

“当然。”薄司商拿起合同,看着时小悠的名字,满意地勾起唇角:“方子荀明天就可以继续上班。”

“邱鹤秋呢?你什么时候解除雪藏?”

看到时小悠这么关心邱鹤秋,薄司商眼神蓦然变得幽暗,神色阴沉的放下合同,他抬眸看向时小悠,压低了声音问道:“你好像很关心邱鹤秋?”

“与你无关,你只要按照合约解除对邱鹤秋的雪藏就好。”至于其他的私事,时小悠不想和薄司商说……

看着时小悠疏离地表情,薄司商心里莫名烦躁,嘴角扬起一抹危险的弧度,忽然伸手抓住时小悠的皓腕,将时小悠禁锢在怀里。

伸手挑起时小悠的下巴,薄司商轻轻撕咬时小悠的耳垂,故意引得时小悠全身颤栗:“邱鹤秋帮你赔钱,而你因他妥协,说吧,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莫名的,他竟然有些想要知道这个女人和邱鹤秋的关系。

时小悠意识到了他在误会什么,面色有些尴尬的道:“我和邱鹤秋之间清清白白,你别用你那肮脏的思想揣测我们的关系!”

时小悠恼怒地想要推开薄司商,用尽全身力气却是无用功。

听到这话,薄司商的心情莫名好转,双手在时小悠身上放肆地游移着。

“你当着丈夫的面,如此关心其他男人,是不是不合适?”

感觉到薄司商的大手在朝着私密地带挪去,时小悠剧烈地挣扎着:“什么夫妻?你放开我!我跟你只是交易,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对我?!”

薄司商顿时冷笑:“在江城,我就是权利。”

无情的话语响在耳边,提醒着时小悠他们之间的差距。

时小悠突然用尽全力推开薄司商,双眸中充满着恨意:“是不是你们薄家人都有这样狂妄的想法?”

当初的薄佑擎说过这种话、薄老夫人也说过类似的话,如今这话竟然再次从薄司商的嘴里说了出来,她真的痛恨到了极点……

“薄家是有权有势,但不代表你们可以只手遮天!”时小悠气得浑身颤抖,总有一天,她会让薄家把欠她的,都还给她!

不想再看薄司商的脸,时小悠转身跑出YG集团。

看着时小悠逐渐跑远的身影,薄司商剑眉紧蹙,眼底迅速闪过一抹复杂……

时小悠跑出YG,缓缓走在马路上,脑中不自觉的就会回忆起当初发生的事情,每一件事都是她身上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疤……

狠狠地甩了甩头,时小悠强迫她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

迎面忽然走来一道身影,待看清来者面容时,时小悠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还真的是不想看到什么就来什么!

时玉沁迈着优雅地步伐走到时小悠面前,得意洋洋地扫了时小悠一眼:“远远就能看到你在路边失落的样子,丧家之犬的滋味怎么样?”

“丧家之犬是什么滋味我不知道,不过我倒是知道什么是乐极生悲。”

时小悠毫不退缩地对上时玉沁挑衅的目光。

见状,时玉沁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知道司商约我出去吃饭,你心里肯定不舒服,反正这里也没有外人,不需要忍着。”

怪不得时玉沁会这么得意,原来是因为薄司商又回去找了她。

“既然有人约你,你竟然还有时间在这里跟我说话?”时小悠才不在乎薄司商和谁吃晚餐。

见时小悠说得满不在乎,时玉沁只当时小悠是在装腔作势:“男人等女人是天经地义的,毕竟男人不喜欢特别容易到手的……”

时玉沁顿了顿,凑到时小悠耳边轻声耳语:“以及你这种倒贴的。”

眼底迅速闪过一抹冰冷,时小悠忍住想要动手的冲动。

这个时候越是生气,便会让时玉沁越是得意,而时小悠才不想让她如意!

既然时玉沁这么期待这个约会,那她就给这场约会添点堵好了。

想着,时小悠面上忽然露出娇羞地表情:“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如果不是我让司商找你的话,他怎么会和你吃饭呢?”

“你什么意思?”时玉沁紧皱眉头,疑惑的看着时小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