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泥腿子观众小说

第26章 泥腿子观众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0-11-21 19:36:21

精彩章节

韩林最近忙着招聘餐厅各种工种,面试的人很多是现在别家餐馆干着的,跳槽性质,所以时间不规律,有时候凌晨有人来,有时候半夜,韩林都耐心挨个见。

很头疼,自己没餐饮经验,来的师傅们看不出区别,几轮下来都难以甄选。

今晚有个约在十点半后,韩林依旧给井薇说了早休息,不必管他。

海滩上,秋风秋浪,单薄的风衣裹着孤身的于霜,从六点半下班过来,便走啊走,一直到现在。

自己的妈说点气话,是不是不应该往心里去?她自问。

从小妈都这样,于东是男孩,又是弟弟,再说的确是自己没本事拴住韩林,他们埋怨的没错,她这么想着。

可是,谁想过她的感受,闭上眼睛,漫长的六年啊,怎么都搜集不到自己和韩林花前月下的浪漫,从一开始,妈就问这小子家里什么情况,知道是农村的,那叫一个反对,这让她每次看到韩林都看着他脸上写满是农村人,而看不到他英挺的鼻翼,眷恋自己的眼神。

韩林说的没错,她从来没为自己活过,然而一直为妈和于东活着,也没给他俩活出什么色彩,很失败,太失败了。

可是她错在哪里?错在太孝顺?不忍心反驳妈?太爱弟弟远远大于爱自己?便一味的牺牲自己,满足他?亲情太浓,有错吗?

还是错在最初就应该果断拒绝韩林,心太不坚硬?

她慢慢往海里走,夜色的冷浪啊,抹过了脚脖子,弥漫到了小腿,她胆怯过,因为死亡的味道太崭新,可是心里的痛不停的鼓励她,继续吧,回头是慢性痛,还是快的好!

于是她品尝到了淹没腹的海水那股寒意。

韩林等着人,只能眺望远处的海,心里琢磨着事儿,忙过这阵子应该陪井薇回趟她老家,如果可以把她阿婆接过来,井薇是南方人,不知道阿婆会不会习惯来北方。

现在外人看来俩人是同居了,其实各自一间卧室,每次井薇洗完澡裹着睡袍的身姿对他都是挑战,他想突破关系,又觉得冒犯了心里的尺度。

几次给爸妈打电话,都说在地里忙,不来城里,也好,不然自己真没法解释一夜暴富。

嗯?远处,怎么有人往海里走,韩林确定不是看花眼,赶紧下楼。

“妈,于东,爸,对不起了,我不争气,我就这点能耐了!”一个浪,淹过肋骨的水终于卷了于霜。

此刻韩林距离现场还有十几步远,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冲过去的,千钧一发时刻抓住了对方风衣。

“姑娘什么事情想不开,要死?死是最自私的!”

就差一点!

韩林吊起的心,放下,这是一条人命啊,背后是一个家庭啊!

待看到神一般身手救上来的人,

是,

是,

于霜!

一脚踢到她风衣上:“滚,滚,还有别的招数吗?我丫的怎么摊上你这号,我六十万买了个屁,给我滚,滚!”

于霜睁开眼睛,刚才已经嗅到了死亡的芬芳,嗯?是谁?韩林吗?声音是他,不能,呵呵,怎么会,难道自己真的爱过这个男人,才会死前想到他?

她浑浑噩噩的往海里爬,就像梦与现实之间的那种梦,有清醒,又不那么清醒,她要到深水,最深的水,那儿没有人骂自己!

韩林看着于霜呆滞的眼神,怪异的动作,整个人一股很陌生的感觉。

脑子里过电影似的六年来于家各种压榨自己的路子,难道穷途末路,路子越来越野?玩的比奥斯卡更奥斯卡?

可是当他看到于霜真的爬进海水时,草了一句:“我韩林就是过不了良心这关,于霜你丫的牛叉,你丫的这次作的我服了,你丫的别演了行不?我他二大爷的犯贱下来看你演!我怎么就这么贱骨头给你当泥腿子观众!”

把人第二遍从海里拖上来,“于霜,于霜!”

“我没能耐,我是个没本事的闺女,我不是好姐姐,你们去找别人吧!”

“于霜你看清楚是我,你到底是不是又来讹钱?”

“韩林?是韩林吗?我什么都没了,我什么都不是!”

韩林没见过这份上的于霜,此刻已经不管真假了,人命关天,这次她就是要个底朝天,只要再不跳海都认栽。

他拖着风衣,把人一直拖出海滩,他不想抱这个女人,对不起井薇,对不起爸妈。

因为这个女人身上有一颗狠毒的心,那会弄脏了自己的良心。

一直拖到楼前,不打算拖进餐厅。

于霜吐了几口水,被明晃晃的路灯照的清醒过来,眼前高大的韩林站在路灯下,影子那么长,量起来就像漫长的六年。

那么高,高出了遥不可及的距离。

“我死还是没死?你现在是真人还是我想象出来的!”于霜不停发抖,心冷,骨冷,内外都是冷,冷的四面楚歌。

韩林脱下自己外套,扔盖到她身上,保持距离,“这次要多少,直接说!”

“要什么?”

“钱,咱们老客户了,用不着啰嗦,你今天成功打败了我,我认输,说个数,我只要给的起,一定给,给不起,只要不用我爸卖·肾,也会想着法儿,哪怕借!”

“我不要钱,我要去死!”

“草你二大爷的,我数仨数,再废话我就反悔了,你见好就收吧!”

“我得到什么了?爱情,亲情?什么都没有,可我为这两样掏干净了自己啊,我要到了钱,我妈觉得应该的,我要不到说我没本事,我电视台丢脸丢的自己找不到对象,公司人指指点点,我妈只看到我丢了她的脸,我是什么?出生时候的赠品吗?”

“嗯,可能是吧,于霜,那是你们家的事,我不趟浑水,你今天不是要钱的对吧!”

“我以后再也不会跟你要钱了!”

韩林思前想后觉的于霜这次是来真的了,他们家情况他知道,于霜妈价值观有问题,重男轻女,骨子里认定了妈和姐都是弟弟的妈,她根本没觉得自己应该是姐和弟共同的妈。

可那是人家家里的事儿,自己能掺和上?

“我再能给你二十万,于霜,我累了,掏心窝子的说,我真不能和你有瓜葛了,刚才踢了你好几脚,拖着你上来的,为这,二十万我赎良心不痛!你不是爱钱吗?我求你,我把现在只能掏得起的二十万都给你,你能饶过我吗?你能从此别让我看见你吗?你就让我过自己的日子行不行啊!”

“二十万?”于霜面无表情的问。

“我只有二十万能拿得出,我对海发誓!”

“我不要钱,我要你抱我一次,就一次好吗?就像那天抱那个女孩那样的,好吗?”

韩林怔住了,自己不认识这个于霜了,不要钱,她不要钱了!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