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刚烈小说

第九章 刚烈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05-04 10:09:30
山河英雄志状态:完结作者:更俗全文阅读

需要支持更俗的朋友,请把我的推荐票投给新作《神之血裔》,在新书的书评区大变特谈一番。  更俗我的推荐:《上下求索》

山河英雄志 精彩章节

  春阳当空,煦风习习。

  江津城中,朱雀长街枕津水而贯全城,南北全长十五里,沿街店铺林立,食店、茶楼、饼屋、衣饰店、金器店、玉石店、冥器店等等,应有尽有,不一而足。 津水之畔,石阶光洁如玉,垂柳发枝,新绿宜人。系于长阶,数以百计的花舫云集,帆樯蔽日。

  这本是人声鼎沸、熙来攘往,花舫中丝竹大盛,游者光鲜登场的时刻,然而,长街兵弁如林,手按佩剑,双目虎视,一片肃杀气息,滞留在江津城中。空气中隐约传有焦灼的味道。行人匆匆,面色惊惶,噤若失声。

  长街正中,永宁都督府前,百余精卫列阵左右,皆手持长刀,如密林秀立,阳光照耀之下,银光刺目,自有一股凛然不可窥的威严气势。

  两只青石巨狮之间,朱红大门阗然紧闭,不使府内一丝气息泄出。

  门前,一青年将领按剑分立,其年近而立,长脸若削,容貌英俊。他乃是江津易氏家主易封尘二子易行之,人称“封龙剑”。他强按住返身进院一观究竟的好奇念头,保持神色肃穆,双眸精光闪闪,一丝不苟的审视途经于此的每一人。从昨天峙守到现在,除了密约而至的几个世家家主得入内外,旁人即使在门前留连片刻,也会被他虎目瞪走。

  在他身后院,两个都曾掀起滔天巨浪的绝世高手横尸当场,其中一人还是统宰永宁郡达十二年之久的张东,如此惊天巨变,若有处置不当,江津乃至整个永宁郡便会大祸临头。然而,易行之神色坚定,眸中神采奕奕,隐隐间显出他正处于兴奋之中。

  徐汝愚失魂落魄的下了楼,被门槛拌了个踉跄,冲到街心。

  易家精卫如临大敌,长刀横指,目光皆锁视在他身上。 徐汝愚站定,双目给刀芒一眩,心中一惊,这才回过神来。强按下心中的悲痛,静站在街心,双眼眯起,却没有避开那如雪刀芒。

  “小孩走开,这不是你能呆的地方。”易行之和言悦色的说道,众精卫对一个差点摔出茶楼的小孩子如此如临大敌,让他很不以为意。心想:看来,从昨夜起,大家的神经绷得太紧了。

  徐汝愚已是十四岁的少年了,然而,他身子单薄,给人感觉就像是十岁出头的孩童。 眼前孩童非但没有立即避开,反是神色自若的站在街心打量自己,易行之才警惕起来,走上前去,带有一丝不耐烦的说道: “小孩,快走开,这儿不是可以玩耍的地方。”

  徐汝愚待他走近,心中也打定主意,说道: “我是吴储义子,我父昨日吩咐我今日来对易封尘大人说几句话。”

  易行之乍听一惊,满面狐疑的审视羸弱、身高不及已肩的孩童。

  “我父亲曾言,他若身死,定会给江津城带来巨祸,于是留下安排,叫我告诉素来爱民如子的易大人,他还说若是找不着易大人,告诉遇事果断的二公子易行之大人也行。”

  易行之显然对最后一句话很是满意,谦言道:“遇事果断说不上,我就是易行之,你有什么话,说吧。”

  徐汝愚做出吃惊的样子,面露疑惑,低头想了一会儿,摇头说道: “你骗我,易二公子应在府内共商避祸大计,怎会在此守门?”

  易行之有些气恼,却又无可奈何的笑笑道:“那我带你去找易行之易大人吧。”

  内院中一片狼籍,枝叶满地,当庭一棵巨木,被雷闪从中击断,孤立的半截树干烧得焦黑,微风掠过,顶尖不断有灰烬洒落。堂屋已完全坍崩,两厢也坍崩大半,地上瓦砾堆积,不时有阵阵黑烟冒起。

  徐汝愚随易行之穿过照壁,向内院走去,焦灼味愈中,心想:茶楼中所言引雷下击似非虚设。穿过回廊,徐汝愚呆立当场。

  易封尘与一干人站废墟前,凝视着庭地上两具一躺一跪的尸体,神色肃漠,皆沉默不言。易封尘更是脸色阴沉,还透出一丝疲倦,显是他与城中各家家主商议到现在无有所决。他看到二子带一个不相干的幼童站在回廊门洞内,双眉一挑,厉声道: “行之,他是谁,不是让你守在门口吗?”

  易行之走过去,耳语片刻。易封尘抬头扬眉,大声反问: “他是吴储的义子?”

  易封尘当然不会听不清楚,特此一问,乃是让在场众人明白:在此非常时刻,易家不会欺瞒他们。

  易行之心领神会,遂直言禀告: “他说吴储昨日临行吩咐他今日前来与父亲说几句话。”

  “哦。”易封尘箭步跨到徐汝愚面前,说道: “吴储有何遗言留下?”

  徐汝愚无法将悲伤收住,义父危跪将两节短戈插入身体,身体流下的一滩血迹已凝固泛黑,面容已毁,眼帘微开,内中已无什么光彩。徐汝愚当然知道义父最后乃是平和无唳的眼神,用这种屈辱的死法,将自己从无尽的愧悔中解脱出来。徐汝愚还能知道:义父毁去面容,乃是怕张东族人借他面容查出自己来。徐汝愚瘫坐于地,直至易封尘双手抚上双肩,方迟钝不堪的抬起头来。

  易封尘蓝衫修身,面容清瘦,却不掩潇逸之姿,鬓发俱霜,面容憔悴,然而目光锋利依旧,视人透体。

  徐汝愚神情疲惫,昨夜到现在一直提心吊胆,又受了夜寒,不待说出一句话,就虚脱过去了。

  易封尘忙按其背,输入一股真气,口中不禁讶然出声。

  “父亲,怎么?”

  “没事,他是大周天不通之人,有些奇怪。” 众人皆暗自想道:吴储最后收子,应是留个传承,眼前这孩儿却不宜习武。当下,众人心中都存有疑问。

  徐汝愚悠悠睁开双目,见眼前易氏父子眼中皆有关怀。集力聚声说道: “我父曾说,他若身死,张东族人仇怒不得泄,必会加诸江津,他让我告诉易大人,城中各家若不能全力据城守之,希望你明白独力难支的道理,立即带领族人避祸清河。”

  易封尘虽知他言语之中疑点颇多,也不加详问。双眸扫视身后众家主,静观之。从昨夜到现在,众人闻讯聚集在此,一直在商计要不要据城自守。易家虽然势大,但是没有城中其他世家的支持,依然没有能力据有江津大城,更不说其治下的各个城邑。张东在位之时,大力排挤异己,增强己族实力。张东虽然身死,张族势力未消,在钟留前线还留有其四万步卒,一万精骑。江津城中,加上各家私兵,步卒不及一万五千人,无一骑兵。虽然此时良机难求,然要抗拒如此武力,众人如何能不犹豫。易封尘也说过:张东族人必会迁怒仍至屠城。众家主依旧难定,反而猜疑易封尘私心作祟。江津自立,易家取代张家成为江津第一大族,易封尘便是江津之主。

  现在,吴储借眼前幼子说出同样的话,众人却是纷纷信了。张东在位时,各家被征调死于吴储戈下的子弟不知凡几。各家对吴储又恨又怕,然而却这样的敌人所做出的判断最让他们信服。特别是吴储最终愧悔自刭,他的话就不会别有用意,眼前这孩童,悲痛之情真挚无伪,也不应是易家寻来做秀的。众人想定,也不犹豫,一同望向易封尘,说道: “一切但凭易将军定度。”

  “易大人,我父曾言,他的尸首留在城内,会成为张东族人攻城的借口,他让我在他死后将的尸体带出江津城。”

  易封尘知道这是眼前小儿说出前面一番话的条件,望了众人一眼,便要允之。

  “慢着。”一人排开众人而出,阻止道。

  “我凌战威既然脱离张家,自然不惧他来攻。想我等各家子弟死于吴储手下不知凡几,怎可让你轻易就将他的尸身领回。”

  易封尘与其余各家家主都面有不豫,吴储已自刭谢罪,难道还要鞭尸不成。吴储终是武学大家,最后一战隐有宗师气概,终会因此战名声愈扬。若要鞭尸,还不得罪天下习武之人。但是,大家因大难未靖,不忍因一个小小幼童而伤了彼此的和气,都不出言劝慰。

  易封尘见众人皆缄口如默,叹息道:“小子,你父已自刭谢罪,我等定会寻一风水佳地为其安葬,你还是走吧。”

  徐汝愚却甚是坚持: “若是恩怨已消,为何不能让我带走我父尸身为他守灵?”

  易封尘为之语塞,不由怪他不识好歹,然而此事仍需他主持,他遂望向凌战威,看他如何应答。

  “以往恩怨可消。可是他昨日击我一掌,这仇又怎算?”原来他幼子凌天宇死于吴储戈下,昨日他与易封尘首先闻声赶来,见是吴储,也不审量己力,抢攻上去,被吴储留情一掌放倒。

  徐汝愚目眦欲裂,怒气充塞胸臆,无有稍解,厉声尖叫道:“你留我父身是想报怨,还是要待到张东族军挥戈城下,献之避祸?”

  这话说得极不客气,众人皆大摇其头。凌战威若是任他离去,明日城中定然会大肆传言:凌战威慑惧于小儿。若有人别具用心,说他献尸保全己身的用心被戳穿,不得不屈服于小儿,他也无法为自己辩驳。

  凌战威气得浑身发抖,手指徐汝愚,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

  徐汝愚夷然无惧,继续厉声说道: “我若代我父受你一掌,是否就此恩怨俱消?”

  众人闻莫不失色,先是觉得眼前这孩儿尖刻之极,却不得不叹服其刚烈不屈。 凌战天长叹一声,深悔自己心胸狭窄,造成此骑虎之势,难道自己真能当着众人之面击毙这幼儿。转身怔怔望着众人,不知所措。

  易行之眉头一皱,计上心头,指向旁边一块半人高湖石,说道:“你只要将这石头搬到你义父身边,我想凌阀主定不会再阻你。” 说完,征询的望向凌战威。凌战威面含感激的点头,随应:“正是如此。”

  众人也大为嘉许,心想:难得易行之有此急智,名不虚传也。湖石最是坚硬,虽只有半身高,却不下三四百斤,眼前这幼儿万万是搬不动的,等他知难而退,凌战威也保存了颜面。

  徐汝愚毫不犹豫的走到石前,将巨石抱起,身子却止不住颤抖,一步步挪动到吴储身旁,口鼻间不断渗出血来。他怨毒的扫过众人,抱起吴储的尸身,走了出去。只是身上青袄不断浸红,原来他周身上下不断渗出血来,将衣袄渗透染红了。

  众人呆若木鸡,一时失神。不想这幼儿,刚烈到这种地步,信念之强,催激自己的潜能,搬起巨石。然而,浑身经脉俱碎,肤体渗血。

  不知谁先吁出一口气,众人才略为回神。

  凌战威抽了自己一耳括,悲泣道: “竟叫你活活逼死如此刚烈的孩儿。” 说罢,又转身向易行之道:“贤侄啊,你要何需照顾我的老脸,随便指个石头不就得了。” 说完,再不理众人,踉跄奔出屋子。

  易行之面若死灰,依然还没有回过神来。

  易封尘见之,暗叹,警声道: “行之,你现在已不宜领兵,交出兵符,回家中反思吧。”

  易行之木然交出兵符,悲叹一声走出内院。

  凌战威事后曾与易行之前去寻找徐汝愚,在凤陵峰下寻得吴储墓以及草庐。不见徐汝愚。限于江津防事日紧,只得放弃。后来,取草庐中衣物若干,为徐汝愚建了衣冠冢,树碑曰“义儿墓”。凌战威志之以书,使之得闻天下。

  灞阳城下其余五儿得脱之后,投归陈昂,言灞阳城下事。陈昂猜到徐汝愚生机尚存,使人在东南各郡追寻吴储行踪,久久不得。后来江津事情传开,亲自前往江津城探询。寻至东篱茶楼,细究其貌,方知当日小儿就是自己干儿徐汝愚,陈昂将其事附在其父徐行传后,传中将吴储自刭谢罪一事归功于他,每年与妻女去江津义儿坟前祭祀。

  

山河英雄志状态:完结作者:更俗全文阅读

需要支持更俗的朋友,请把我的推荐票投给新作《神之血裔》,在新书的书评区大变特谈一番。  更俗我的推荐:《上下求索》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