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章 落霞望江小说

第二章 落霞望江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05-04 10:09:32
山河英雄志状态:完结作者:更俗全文阅读

需要支持更俗的朋友,请把我的推荐票投给新作《神之血裔》,在新书的书评区大变特谈一番。  更俗我的推荐:《上下求索》

山河英雄志 精彩章节

  望江邑,实则是江津的卫城。二百年前,旧朝重臣元华奉旨筑江津城来控扼大江、津水水道,放弃望江邑城,而在北面四十里的摄山北麓重新选址筑城。当时,水战盛起,大江上航行的战舰最大已达到四百梢,舰顶可以放置抛石弩。望江城紧靠大江而建,南城墙依大江崖石而立,距江水不及百步,若遇战时,直接处于战舰攻击范围之内。出于战术考虑,元华放弃扩建望江邑的构想,而于摄山津水的西岸重新筑江津城。此处,摄山山势直刺津水,水道陡然狭窄,大型战舰不得往北。江津却因为先天不足,水营多为二百梢以下的中小型战舰,难以凭之争雄大江之上。

  张东当年永宁,苦于水营不锐,无以争天下。在他执掌永宁政权后期,一是大力改建望江水道坞港,使之可泊四百梢战舰仍至楼舰,一则加紧攻占水营重镇钟留。然而,二者皆未能实现,张东已毙命于吴储戈下。张东建立了的永宁政权灰飞烟灭,江津城落入易封尘囊中,然而,他要应付盘据南阳宿松、潜山二邑的张东族人与白石许伯当的两面压力,已无暇在望江继续扩建水营坞港。

  徐汝愚静静伫立船首,默默回忆当年吴储评论望江、江津的言语,神色黯然的向左岸望去。

  望江城在津水内侧的水营坞港在修建中途嘎然而止,乱石横积,触目皆是。已建成的坞港也用于商用,其间桨来楫往,好不热闹。

  易封尘此时已将望江水营悉数归建于江津水营,这在水战盛行、 注重江权的南方泽国而言,望江城几乎是不设防的。然而,在江南尚未出现强大的地方政权,能一举将望江、江津二城拿下,望江现在也是相当安全的。

  望江素来注重来自水上威胁,北城、西城历来薄弱,若只得望江,不图江津,江津距此四十里,疾骑一个时辰即至,望江亦不能久守。若是占据望江,图谋江津,望江就是最佳的中转基地,后方物资、兵源可从水道源源不断的运抵此处,整顿,完全转化为战力运到江津城下。那时江津危矣。

  易封尘出于上述考虑,将望江水营撤建。由此可见,江津形势严峻,一触即发,易封尘需要一支强大的水营,以保障清河萧邑与江津之间的水道安全。

  码头北侧乱石堆积,蔓草丛生,余晖下, 兔走狐奔,群雀纷飞,苍凉气息无遮无挡的弥漫。徐汝愚不由心中一郁,望着无尽凄凉的滴血夕阳,感叹不已 。不用回头,就知道幼黎站到身后,轻发感慨说:“义父曾言,再给张东些许时日,望江坞港建成,加上钟留水营,大江之上只有晋阳怀来、东海雍扬水营可以与之抗衡。张东定然恨极元华当年筑江津城时舍望江而取摄山 ,使江津无水营可用。我看,张东其人气量有限,不敢破废摄山的天然水防。如果是我入主永宁,定会加筑望江使之成为坚城,役使民众拓宽摄山五里水道。强大水营年余得成,何用在望江、钟留城下费时费力?”

  幼黎心神大颤 ,自从江津在望,昔日嬉闹搞怪的少年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则是眼前这位时而抑郁寡欢、时而指点山河的徐汝愚。幼黎顿生一种陌生的感觉,只觉此时的他已与四年前的浴血少年完全融合在一起。这或许才是他真正的自己。幼黎生出即要失去他的感觉,心中不舍,只是目光迷离的凝视着眼前这个少年。

  徐汝愚望向幼黎,目光中难得的柔情,说道:“我父乃是兴化徐行。”

  幼黎知道他要将埋藏内心多年的秘密吐露给自己听,然而听到“徐行”之名,也不由浑身巨震。徐汝愚不为意,继续说道:“我父名居六俊之首,然在灞阳城下却遭到暴军屠戮,义父从青州伊翰文戈下救下我,辗转至江津,在摄山草庐之中,授我兵书阵法。义父虽然凶名在外,然而与父亲一样,心怀天下,曾与父亲在兴化故所就天下势争论数日。义父曾对我说,天下俊豪 ,最服庸我父亲,也最不服庸我父亲。将平生所悟都传授给我,一是希望我能用来以利天下,消弥他的罪过,一是希望在我身上与我父一争高下。义父与父亲不合处甚多,皆自成理,汝愚愚钝,不能辨也。与幼黎姐游荡江湖,所有争辩,我都抛诸脑后,整日无忧无虑。四年实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只是重临江津,往昔种种不由自主的出现在心头,仿若两种巨力争夺,汝愚不知所归也。”

  所言最后,已是凄迷,抬头望眼,摄山双峰夺目而至,在晚照中,霞云变幻万状,犹如人生飘渺际遇多桀死生契阔不可测也。风势陡盛,掠江穿石,激荡相 和,如鬼魅声。徐汝愚一时有感,生生魇住,幼黎推之也不觉。

  幼黎知道他心魔骤生,不理外人。坐下抚琴,指间铮铮琴音流出似金戈铁马,奔伐突刺,尤不掩死气沉郁之意。

  随之,起羽声,作悲音。苍凉若草木凋敝萧条秋冬,苦旅羁野。

  淙淙琴声欲歇,又若江流将入海,音沉而广袤无垠,荡荡雄浑茫茫然也。

  琴声止,徐汝愚回过神来,说道:“多谢幼黎姐。”又说,“幼黎姐稀声大音,御琴以神遇,指间淙淙如水势运转,连歇圆润近乎道。琴艺止于此也。”心知自己刚刚为心魔所魇,幼黎故作悲音,将其心由山河凄楚之幽深寓意引入琴声萧杀之境中,几经转折,入大江浑浑归海之雄浑境界,徐汝愚抽心而退, 回复自然。徐汝愚于江津城中习得止水心经,然多年来回避心中矛盾,整日只知用修炼丹息化解伤势,不作他想,对止水心经也疏于修习,没有丝毫进展。否则怎会轻易给心魔所侵。

  徐汝愚轻执幼黎柔荑,柔声唤道:“幼黎。”幼黎不觉意外,仿佛期待许久,嘤咛一声,垂首偎入他的怀中,心间柔情涌生,只盼如此相携到老。

  花舫行至摄山脚下,天已经黑下来,抛锚近岸。其时,星稀云密然尤有天光下泄,草屋幽影,了然可辨。

  徐汝愚自知,草庐之后,义父孤坟孑然,心中生楚。众人约定明日带上香烛,一同上岸拜祭。徐汝愚此时已经耐不住,向众人说了一声 ,独身上岸去了。

  草庐已经破损不堪,土墙坍塌崩毁,只有十余根朽木依旧不倒,摇摇欲坠的支撑着茅草所乘无几的屋顶。想到当年跟随吴储就在里面学习兵书,吴储虽然面冷言寡,然而对他照顾关怀备至,常常不等他开口,吴储都已一一办妥。

  想起往昔种种,徐汝愚心中愈加凄楚难当。转至屋后却发现两坟并立于野,一坟整饬如新,一坟没于蔓草之间。想起整饬如新者乃是凌战威为自己设立的义儿坟,心中不由苦笑。

  却见自己亲手所立的义父坟茔几乎没在野蔓之中,只余坟头残土微露,心中不由悲哀之极。想到义父当年武勇兵谋当世无双,最后只落得草席裹尸、坟茔坍毁的境地。虽说人死消失于无,对身后事一无所知,徐汝愚依旧凄凉难当,潸然泪下,簌簌落湿衣襟。跪在坟前,手薅草蔓,捧来新土,重整旧坟。一切事毕,呆呆坐在坟前,心想:明日购来棺木,收拾义父骸骨,重新寻佳处安葬。往事纷至沓来,一时沉浸其中,难以自拔。其间,幼黎与珏儿上岸探看一次,见他也不知理睬,只得将两人披风一起为他覆上,离开。

  不知何时,远处有人声传来,徐汝愚陡然惊醒。见有五人往这处来,避身草庐中,透过坍塌的半堵矮墙向后探看。

  来人皆劲装束身,一人提勾,一人提刀,三人提剑,兵刃都出鞘在手。五人小心翼翼包抄着接近坟茔,见无异常,才将刀剑归鞘,聚在一起小声讨论。

  一人讶然道:“吴储狗贼的坟头也清理过了。”徐汝愚听得心中大恨 。

  “看来陈子方他们果然来此拜祭,军师所料不差,他们定然会从望江乘船途经雍扬返回平邑。”乍听陈子方,徐汝愚觉得很是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心想:如此看来应是陈子方修饬我的坟茔,这名字好生熟悉,却想不起来,难道是凌战威派来。原来,三年前徐汝愚得听凌战威所写《义儿传》后,对他的怨恨已消,只是不知道陈昂也寻到江津了。

  “只要能拿下陈漱玉,不怕陈昂不投鼠忌器,宛陵不日可破。”一听“陈漱玉”三字,当年宛陵城中刁蛮骄傲的小女孩立即呈现在他的脑海中。徐汝愚虽对陈昂知道他是那日江津城中的孩儿疑惑不解,但已经猜到陈子方是陈昂大弟子,受陈昂命令过来拜祭他。想到干爹对他的恩情,自己却一直没有去东海报个平安,心中愧疚不已。知道正有一个阴谋正向义父展开,徐汝愚更加摒气宁神,生怕听漏一句 。

  “易封尘这老西明里应承军师,暗里却让陈子方悄然出城。幸亏军师察觉不对,料定陈子方会拜祭完再行离去。他们不出北门,只有从大江水路逃窜。快发火箭通知军师。”

  片刻,三束烟火窜上半空 ,夜空陡然一亮,复回黑暗。一人得意声道: “军师果然知人甚微,陈子方这浑人逃跑也不忘听从师命,给这两个死鬼上坟。大师兄,吴储坟上新土还湿,想见他刚走不久,我们追吧。”

  徐汝愚不禁暗叹那人观察细致入微,竟能根据坟土没被露水濡湿推测人未及远,只是不知是另人其人罢了。

  被称作大师兄的人说道:“军师严令我们,如果探知他们沿南路逃窜,不可追赶。只要把他们逼往雍扬,军师的妙计乃成。我们回去复命吧。”说罢,五人犹如鬼魅般的身影如烟云,消散在夜色中。

  虽不知他所谓的军师妙计是何,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在雍扬有一张网等着陈子方他们钻进去。

  徐汝愚从屋后挖出当年埋下的两节墨戈,幼黎、珏儿、叔孙方吾夫妇赶到。他们看见草庐处有警讯烟火升空,怕是有人对徐汝愚不利,立即赶来。

  回到花舫,徐汝愚将偷听的话一一复述给众人。

  幼黎抢言道:“叔孙叔陪小愚走一趟吧。”说罢,紧张望向徐汝愚,生怕他拒绝。

  徐汝愚深情的望向幼黎,微微摇头说道:“花舫离不开叔孙叔,你们把我送到江口,我另雇渔船赶往雍扬。我师兄他们应该乘的是东林会的商船,希望能在雍扬之前赶上他们。待三二日事毕,我就回来找你们。”

  幼黎见他面色坚定,知道不能更改。然则四年相处第一次分别却在当年相遇处,只觉冥冥之中似有一只手在操纵一切,一时有感于心,双目微红,只是眼波脉脉的望着汝愚,也说不出什么话来。珏儿已止不住泪水滴落。众人皆知,让易封尘有所忌惮的势力将陈子方众人从江津逼往雍扬,设下阴谋乃是直指东海陈昂, 岂是三二日能够解决的,他们不在江津围捉陈子方等人,显然有恃无恐,不惧他们会逃脱。徐汝愚平日打定主意的事,谁也拧不过他,何况现在他不欲累及众人,要独力承担。众人一时沉默不语。

  徐汝愚见气氛沉郁,朗声说:“何需这么沉重,大不了我回来大小通吃,兼拜叔孙叔为师,可好?”

  珏儿给他气笑 ,拍打他肩膀,咄道:“谁要给你大小通吃?”说罢,又哭哭啼啼起来,拉着幼黎、叔孙婶进里给他收拾去了 。

  徐汝愚搂过叔孙叔的肩膀,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道:“他日江湖出现一个擅长工 大散手的绝世高手,而这个高手又自承是叔孙方吾的弟子,叔孙叔会不会乐歪嘴?”

  叔孙方吾给他逗笑,心想他终会上岸闯荡的,只是来得有些早,让大家措手不及。如此想定,心中郁结顿解,一边解缆行船,一边吩咐徐汝愚一些事宜。

  徐汝愚站在渔船尾梢,望着身形渐渐没于夜色中花舫,忽然挥动手中用布裹着的 双戈,大声喊道:“我这双戈,一名星空、一名止水,合之为碧落,他日若听见有人用之,便是我啦。”

  伫立望向辰星稀寥的天空,心想:星空桓动,然而观之若止,止水不息,实则因势导之,自己恍乎间心神有触的给双戈取名,却暗合至理,只不知道自己何时让其名符其实。

  

山河英雄志状态:完结作者:更俗全文阅读

需要支持更俗的朋友,请把我的推荐票投给新作《神之血裔》,在新书的书评区大变特谈一番。  更俗我的推荐:《上下求索》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