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三章、情愫小说

第二十三章、情愫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06-24 08:03:26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素衣锦食 精彩章节

说是想雕花,不过是想找个由头回趟家。毕竟她的一应工具都在家中。

阳光明媚,在得到允许之后,她便迈着开心的小碎步往家中去了。

母鸡“咯咯哒”地找着下蛋的地方,小花悠闲地甩着蹄子,嘴里还叼着新鲜的草料。

到了家门口,就听到阿娘大嗓门的骂声,以及小五的哭闹声。

“我!不!吃!粥!我要吃阳春面!”

“不吃,你今儿就别吃了!”

家中还是这样的热闹。柳夷光立刻挽着衣袖,加入了战斗。

“小五,你昨儿怎么答应我的,我这才走那么一会儿,你就不乖了?”说了小五又转头对着柳大娘道:“阿娘也答应我今儿要给小五做阳春面,怎的说话不算话。”

他们这才发现她回了。柳大娘愣了片刻,又攒着火,怒道:“你怎么回了?是不是……”

她立刻举起手做投降状:“我回来拿些东西罢了,你们继续,继续。”眼见阿娘又要发飙,她还是识相点比较好。

悄咪咪地在小五耳边说了些话,小五抹干眼泪,乖乖地喝起粥。她欣慰地拍了拍他的头,便道厨房里,将她的刀具都收拾好,顺便在地窖里寻摸了几个大萝卜。

“那我这就去当差了。”故意说得很是可怜,像是受尽了委屈。

柳管家瞧着心里怪不是滋味的,过去将她背着竹篓接了过来,“这背篓这样沉,阿爹给你送过去。”说着还瞪了一眼泰然自若吃着早膳的儿子们。

柳夷光朝他们扬了扬眉,得意得很。在柳管家回头的一瞬间,又露出委屈巴巴的样子。几位哥哥的脸色变得很精彩。瞧她这个样子,是不用担心她了。

见了他们一面,她才觉得舒坦了些。阿爹陪她走了一段,便递给了她一个荷包:“这里有些银两,留着平时打点用罢。”

“我一个婢子,有什么需要打点的。当好自己的差便是了。”她坚决地推拒了,这些年她自己也没少攒下私房钱,用来打点的钱,她还真的不缺。

柳管家最担心的就是她这一点,不通世事。“有钱财傍身,人家也会高看你一眼,在庄子上你不觉得,到了王府你就知道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不接也不成。便将荷包贴身放好,准备到时候交给三哥。

到了主院门口,就碰上世子和睿王。

柳管家客客气气地同两位贵人见了礼,目光却时时追随者自家女儿。世子瞧着他的样子,笑道:“柳管家这是在为阿柳担心?”

“将柳儿交给世子,奴才怎会担心。只是奴才就这么一个闺女,有些不舍罢了。”

睿王顺着他的话接道:“柳管家一片慈父之心,很是令人动容。”

阿柳就听他们你来我往地跩文,深觉无奈。待柳管家告退,祁岩用扇子敲了敲她的头:“你这丫头倒是幸运,看在柳管家的面子上,从前的事情便一笔勾销,以后跟了本世子,要懂得上下尊卑,进退有据。本世子自然不会亏待你的。”

她揉了揉被敲打的地方,恭谨地回复道:“是,多谢世子。”

祁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僵硬地将头别了过去。柳夷光心里犯了嘀咕,睿王刚刚看我的那一眼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昨天醉酒太过娇憨可爱,他莫不是看上我了吧?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相信那节课。她是个极有天赋的厨师,却仿佛天生不会与人沟通,身边连一个知心的朋友也无,同事之间的关系也淡然得很。为了加强与同事及下属的沟通,她花了重金报了一个社交的课程。才上了一节课,未及实践,便殒命了。依稀只记得,那位口若悬河的老师说了一句:“重要的事情,在沟通之前应该先暖场。”

她那微醺后的碎碎念,都只是为了暖场啊喂,睿王殿下,您可千万别误会。若不是喝了酒,那些话她也说不口。

“世子,那我便回去当差了。”

祁岩瞥了她一眼,吩咐丰南道:“把她的东西拿进去。”

柳夷光立刻补充到:“麻烦您将东西交给新竹姐姐。”丰南对这个小丫头印象还算不错,欣然答应。

那可都是自己的宝贝啊,她殷切地看着丰南的背影,都快将他的背烫一个洞。

“放心,你的东西丢不了。”祁岩看她那样,都快气笑了。

她强迫自己收回目光,乖巧道:“嗯嗯,婢子自然知道,只是天气炎热,那几根萝卜若不放进地窖里,一会儿便蔫儿了。”

不就是几根萝卜,有什么打紧。他摇摇扇子道:“这阳城你熟,今儿你便带我们去逛逛。”

他们怎么还有逛街的心思?不在庄子上等吴立习来投诚?睿王有没有派人去查未名山庄?

“不知世子打算怎么个逛法?”他们此次前来,算是半个微服私访。昨个儿到吴府走了一遭,行踪怕是已经暴露无疑了。

“自然是,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去。”

柳夷光头上沁出了汗珠,用手绢都擦不净。

“好、好,同春茶楼的参军戏还算有趣,值得一听。”她绞尽脑汁也只能想到这个去处了,今日集市未开,对她而言,也没什么热闹可瞧。

“本世子还未曾听过参军戏,正好开开眼。”

他们居然没有听过参军戏,她觉得自己这次又要搞砸。“婢子忽然觉得……”

还未等她说完,祁岩便让人牵了马过来。她是不敢再与世子共乘了,在原地站着不动。

祁曜扬了扬嘴角,对着身边的人吩咐了一声。不过片刻,一辆马车就停到了她的面前。

睿王身边的侍人走到她身边,对她道:“阿柳姑娘,请上车。”她感激地道了谢,心里却越发忐忑。

睿王这表现未免也太明显了!

她是注定要辜负睿王的这一片真心了,一则她自己没有攀附王贵的心思,二则她对小后生没什么兴趣。

少年多情,史上年少风流的皇子皇孙还少吗?她可不想这样被载入史册。

有机会,一定要同他说清楚。她紧紧地握着拳头,暗暗下定了决心。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