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六章 水晶糖蒜小说

第二十六章 水晶糖蒜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06-24 08:03:28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素衣锦食 精彩章节

祁曜小声询问:“这蒋大山何许人也?”

“是一丧心病狂的厉害人儿。”柳夷光小声地回道,“据说鸿花楼、鸿门赌坊都是他的产业。”语气里满满厌弃。

这两个人若是扯上关系,还能有什么好事不成?蒋大山将自己名义上的义妹送给王旭晟,是投诚之意?她才懒得去想。

素手剥瓜子仁,小心地将瓜子仁放在自己面前的碗碟里,十粒瓜子仁,半盏茶,味道刚刚好。拨到第十粒的时候,祁岩的魔手伸了过来,将瓜子仁端过去,倒入口中。

她的手气得哆嗦,忍住泼他一脸茶水的冲动。再也没有了饮茶的心情。

“这瓜子仁味道也还不错,再给我剥些。”祁岩吩咐了一声,继续沉浸在八卦之中,时而插科打诨几句。

柳夷光被他的理所当然气得到昂,满腹不甘地剥着瓜子仁。方才还觉得可爱的白瓜子这会儿也没感觉了。

祁曜也来凑热闹,她剥好一颗,他便拿一颗,剥好一颗,他拿一颗……反反复复。

都来欺负人?她停了手,幽怨地看了他一眼。

祁曜觉得很无辜,他喜欢吃瓜子仁有错么?讪讪然,眼睛看向别处。

祁岩口才不错,说话也有趣,众人都喜欢听这个美少年说话,加之打听的都是阳城出名之人的花边,众人也都是有问必答,并附赠一些其他的小道消息。

柳夷光对他这种迅速和各类人打成一片的技能很是钦羡,她平时想要打听点消息简直太难了。多半都是撒银子出去。

茶馆里三教九流的人都有,要是细心留意,想要知道的事情都能寻摸出点蛛丝马迹。譬如今日,她从他们的言谈中就察觉到王旭阳背后的靠山或许就是某位皇子。她心中惊疑不定,难道自己要和众多的穿越界前辈一样,直接或间接地参与到夺嫡的事件中去?这这这……人家都是长了七窍玲珑心,心眼儿比蜂窝煤都多的人,在朝堂之争中要风得风要与得雨。再看看自己,除了一身还算凑活的厨艺以及一张毫无用处且还会带来灾祸的俏丽脸蛋,其他的啥也没有。

想到这里,她的心跳是越来越快。脑子也随之快速运转,却仍是一片浆糊。

“想什么呢,这般出神?”祁岩又用扇子敲了敲她的头。

她吃痛一声,拍案而起。周围的茶客都被唬了一跳,转而又纷纷嘲笑祁岩:“哈哈,你这丫头脾气倒是不小,。”

祁岩面子上过不去,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方才人多,没人认出她来,这会儿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她身上,便有人认出她来。惊讶道:“咦,这不是双柳庄的柳娘子吗?”

柳娘子的主子,那不就是端亲王?众人难免会猜测这两位少年的身份。原本热热闹闹的茶馆此刻鸦雀无声。

反正该打听的他们都打听得差不多了,祁曜率先站了起来,说了进来后的第二句话:“该走了。”

众人纷纷让位,目送他们离开。

两位的脸色都不大好看,她这心又提了起来。

“你在阳城竟传出了名声?!你一个女孩子……”祁曜说着,突然顿住了,也是了,她不过是端亲王府的婢女,又不是锁在闺门里的小姐。

祁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元朗这是何意?难不成是看上这个小丫头了?

元朗的品味也忒差了。

柳夷光低头酝酿出眼泪,再抬起头的时候模样甚是楚楚可怜。

“这也不是婢子愿意的,实在……实在是这张脸,长得太好了些。”

噗……

祁岩脸色精彩,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祁曜眉头皱了皱,也是,这确实怪不到她身上。

见他们都不再追究了,她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在他们手里讨生活太不容易了,回去真得好好琢磨自己的退路了。

也不过是这么一会儿,端王世子到了阳城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待她领着他们去吃钟记鱼汁湖粉时,就连老钟都知道,这位少年儿郎是端亲王世子。

“柳娘子,我给您几位辟了一个单间,这边请。”

呵!钟记什么时候有单间了?柳夷光狐疑地看向他:“你已经知道他们的身份了?”

老钟笑得脸上的皱纹都堆成了一朵花儿,“连端亲王世子都来吃小老儿的渔汁湖粉,这这这……”她明白他的心情,只是,用得着表现得这般明显么。

不过出于安全考虑,她还是接受了老钟的好意。

“只是,我怎么觉得世子有点面善,倒好似见过一般。”

柳夷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三碗鱼汁湖粉,三头水晶糖蒜,快快上来。”

祁岩上次没有吃到颇为遗憾,很是期待,为了表现得不那么猴急,便闲聊似的问道:“为何你在这里设有专座?”

柳夷光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含糊道:“我经常光顾,与老胡混了个脸熟,他便给了这个特殊待遇。”

骗鬼呢!来这儿吃的,许多都是阳城本地的,肯定不少常客。若是人人都有专座,那还做什么生意。

她才不管他信还是不信呢,反正她回过话了。

“柳姑娘,三碗鱼汁湖粉,三头糖蒜,齐活了。”进来送餐的是老胡的大儿子,对待柳夷光很是热络,“这次腌渍了许多糖蒜,出来的味道极好,已经备了一坛,本来预备给您送过去,不成想您今日便来了。”

“多谢多谢。”柳夷光笑眯眯道。

祁岩眼神探究,这可不是一般常客的关系。而且这位高个子青年一口一个“您”,显然对她很是敬重。

待高个子走了,祁岩带着阴沉的笑容看着祁曜,问道:“元朗,我都记不得律例中是不是有一条,奴婢有意欺瞒主子是个什么罪来着?”也不需祁曜回答,他便道:“好似要杖责二十。”

可恶至极,明知道他是在吓唬她,她也不敢糊弄过去了。掰了一瓣糖蒜,咬得吱吱作响,酸甜,微辣,满口生津,果然好滋味。祁岩瞪了她一眼,她才便娓娓道来:“这鱼汁湖粉是我教给老胡的。”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