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六章 收网小说

第三十六章 收网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06-24 08:03:32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素衣锦食 精彩章节

这事也并不会很为难,她立刻应承了下来。“我待会儿再去挖一些竹笋,捉几只鸡。”

她们原没有想到她这样好说话,喜不自胜,桂圆拍拍枣儿的手,兴奋道:“我这就去告诉丰南哥哥。”

柳夷光淡淡一笑,背起了背篓,挖笋子去咯。

一路上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警觉起来,寻思了半天才发觉,平时冷冰冰的侍卫这会儿都对着她笑,怪瘆人的。

说是竹园,其实不过小小的一片,笋子却多,挖了半篓。

“阿柳姑娘,这这篓子重,小的来背。”

不知从哪冒出一个人,笑眯眯地同她说。

她吓了一跳,紧紧地护着笋子,低着头,健步如飞往前走。生怕被人抢了东西去。

身后之人很是不好意地挠挠头,不过是想要帮个忙,待会儿可以多吃几个包子,怎的把人吓成这样?

整一日,她都在厨房里包包子,桂圆貌似不经意地问:“今儿世子没有出庄子,怎的没有让你过去伺候呢?”

柳夷光讶异地看向她,而后勾了勾唇,难道自己已经看上去这么好说话了?这样的话,她以为只有闺蜜之间才会相互吐露这些私房话。

桂圆见她的表情,呼吸一滞,她的年龄比自己还要小,但每每见她这样笑,心里就会一紧,那哪儿是一个小姑娘该有的笑啊,可怕。

枣儿拉了一下桂圆的袖子,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冯妈妈这段时间很是沉默,仍照常地做饭,与她们都没什么交流。倒是偶尔给她行个方便,她若缺点什么食材,冯妈妈也露点给她。

这次见到她的包子竟这样受欢迎,冯妈妈心里又不大得劲了。听到她们的话,冷笑了一声,道:“不过是个粗使的丫头,还真以为自己能麻雀变凤凰?”

冯妈妈说得虽然难听,她却不觉得刺耳,难得附和:“冯妈妈说得在理,攀龙附凤的心思要不得。”

她这是把自己当成一个长辈,来指点两个小丫头了。

冯妈妈头上的青筋抖了抖,瞪了她一眼,不再说话,端着淘米的盆出去了。

柳夷光今日本就不想在他们面前晃悠,能在厨房待着正合她意。包子做好之后,由桂圆和枣儿拿去分给大家,这食材的费用及酬劳,她可一分都没有要。

主院这边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不少人都拿着包袱过来装包子。还有因抢包子,在她们面前表演拳脚功夫的,便是让她们看了好几场大戏。桂圆和枣儿在王府里可没有机会见到这样的事儿,稀奇得不行,柳夷光倒是淡定得很,老钟的鱼汁湖粉刚开张时,让她见了不少世面,她与祁岩不也兵戎相见过?

晚间,新竹值夜,新桃与她同处一间屋子。早间瞧见她与祁岩的相处方式,这会儿仍觉得有些尴尬。

新桃卸了妆,还是颇为清秀美丽的一个姑娘,从前柳夷光没有仔细地看过她,这会儿瞧着,比起新竹来,她的确更娇媚。

“你以为会做几道菜,就能在世子面前就是特别的?”新桃冷冷地看着她:“你怕是不知道,像你这样的野丫头,进了王府怕是活不过两日。”

新桃见她仍懵懂,嫌恶道:“亲王妃可是百年世家虞家的女儿,最重规矩,似你这般没有规矩,与野人无异。我若是你,就不会选择进府。”

这已经不是新桃第一次在她面前提起重规矩的王妃。她不免对这位未成谋面的王妃心生一丝惧意。

“我真不想进府,姐姐可有什么法子没?”她诚心诚意地问道,新桃不想她进府是真的,就看她出的主意正不正,若可以一试,她也就不用到王府去蛰伏一段期间了。

新桃被她问住,心道:好个虚伪至极的女人,现如今得了世子的宠爱,怎么可能不想进府。

“我若是你,死都不进府。”扔下这句话还不够,还要补一句:“进府死得更难看。”

原来不过是呈口舌之快,柳夷光可没有同她斗嘴的兴致,整理好床铺,躺下就睡着了。

第二日,第三日,她还未起身,祁岩和祁曜就出门了,第四日,得了召唤,祁岩让她送一碗燕窝粥给祁曜。

这明显就是托词,祁曜带来的御厨,手艺不差,而且食材都是百里挑一的,哪里需要她送什么燕窝粥。

世子亲自发话,焉能不从?

到了祁曜处,她仍有些别扭,行了一个跪礼以后,规规矩矩地将燕窝粥奉上。

祁曜瞧着她别别扭扭的模样,面不改色地说到:“怎么?还在为那晚的事别扭着?我以为你不是那样拘泥的人。”

话说得轻巧,她再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子,这脸还是要的。

祁曜端坐着,一动都不动,平时还会走下神坛,同她互动一番。

她僵硬地笑笑:“不会啊,婢子不是表现得挺自然的么?不过这几天跟着新竹姐姐学规矩,想着前些时候行为举止太惊世骇俗了。有些不好意思罢了。”

“嗯,几日不见,你倒是长进了。”祁曜喝了一口燕窝粥,举手时,眉头微微一皱,发出离不可闻的“斯斯”声。

莫不是受伤了?柳夷光探究地看过去。

“殿下,婢子这几日在收拾准备带去王府的东西,婢子东西多,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祁曜觉得好笑,这样就想打探他们收网的进度?未免也忒不走心了。

“你都有些什么东西要带?端亲王府什么没有?何况外面的东西哪能进得了王府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原也不指望能打听到什么。

“也不是什么紧要的东西,不带也罢,不带也罢。”

常星在一旁,朝柳夷光挤眉弄眼,还用手比划了一下手臂。

她心领神会,沉吟问道:“殿下最近披星戴月不辞辛苦,可是有所收获了?那些匪徒都是亡命之徒,殿下可有危险?”这回的关切乃真情实意,一想到对方连睿王都敢下手,她这颗小白菜,不是一下子就能被割了?

祁曜扬眉:“你这是为本王担心,还是在为自己担心呢?”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