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四章 爷归小说

第四十四章 爷归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06-24 08:03:38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素衣锦食 精彩章节

她从来都是个行动派,有了这个想法,便思考着如何付出行动。光是阳城,就有数十种可以作为食材的植物。她可以先将这些写出来呀。想到这里,她拎着背篓飞快地跑回了厨房。扔下东西就要出去,又折回来拿了一株野芹,一边走一边看,突然想到一个严肃的事情,记录占禾时,里面的插画都求着三个哥哥帮忙画的。

回了房,寻摸出纸墨笔砚,趴在桌上,寻思了半天,刚磨好的磨也快干了,才写了三个字:野芹菜。而后又给撕了,想了想,写下了“水芹,野生草本植物,性喜凉爽,忌炎热干旱。常见于河湖、水田附近。”

她这边正在为新的事业奋笔疾书,那边新竹正满院子的寻她,弄得鸡飞狗跳,才有人说,看着她回了房。

到了房间一看,满床都铺着她的墨宝。

“我的小姑奶奶,你倒是会躲清闲。世子快要回来了,赶紧做饭去。快着点儿啊。”

怎么这就回来了?柳夷光赶紧将纸张都收好,去了厨房。

厨房的材料都是现成的,做硬菜是来不及了,见冯妈妈在炖肘子,她微微一笑,她还是包水芹混沌好了。

馄饨馅儿最大的特点就是细,肉糜要细,她手舞两把大刀,飞快地剁着肉糜,“哒哒哒”的声音听得人发麻,很像是战场上擂鼓之声。

枣儿看得眼睛都值了,虽然知道她的刀功了得,可每每见了,都忍不住想要惊叹一番。

肉剁好,便将野芹菜洗净,用热水一烫,稍微软了,便捞起来切碎,双手将芹菜的水挤干,倒入装肉糜的瓷盆中。顺手往盆中敲了一个鸡蛋,倒入一勺秘制酱油,加入少许白糖、适量盐粒及香油,搅拌搅拌,便让枣儿用凉水浸着,防止馅儿变质。

她这边又开始和着面,擀馄饨皮儿。突然想到一个歇后语,不由得笑了出来。

这突然的一笑,也很吓人,三个人都将目光调转到了她身上。

桂圆怯怯道:“阿柳,你笑什么?”

“我打个谜语你们猜,如何?”

都这样忙了,她还有闲情逸致在这儿玩什么猜谜,冯妈妈就要被她的操作气晕过去。

桂圆和枣儿到底是小孩儿心性,连连点头,要她出谜面。

“我这谜语同馄饨有关。”她清了清嗓子道:“谜面是:八个钱的馄饨。”

“八个钱?这馄饨也忒贵了!”桂圆惊呼!

柳夷光绝倒,小丫头们,你们还真是没见过世面呐,光这些料都不止八个钱吧?这都不算人工费和加工费。

冯妈妈撇撇嘴道:“八个钱也嫌贵?瞧你这可怜见儿的。八个钱怕是连个馄饨面儿都见不着。”

柳夷光哑然失笑,“冯妈妈厉害,还真猜着了。这谜底可不就是‘不见面’么!”她龇牙一笑,又道:“待会第一碗就给您尝尝。”

冯妈妈瞪了她一眼,专注于自己的炖肘子,才懒得理她。

听到外面有了动静,有人过来传膳,她才不紧不慢开始包,她包馄饨的手法很是清奇,一眨眼的功夫,竟能包出一大碗来。

水开了,直接将馄饨撒了进去,待见馄饨在水中翻滚了出浪花,便捞出来,加一调羹干虾皮,一小撮紫菜,再舀上一勺面汤。

冯妈妈闻着味道,心生不解,明明只加了一点干虾皮,怎么竟有海货的味道,可又没海腥味?

“你往里面加了什么?”冯妈妈看着里面碗中漂浮这一片水草一样的东西,皱着眉头问。

柳夷光用一种“你很识货嘛”的表情看着她,回答:“这是紫菜,是海里的一种植物,可是费了老大劲才弄到的呢。每次只有吃馄饨的时候才舍得放一点儿。”说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们这儿离海边十万八千里,要弄点海货可不容易。不得不说祁岩的命是真的好,她也就今天想着吃馄饨,放点紫菜解馋,偏偏他便回来了。

她提着饭盒,前来引路的人道:“今儿周先生与世子一同用膳,将饭菜送到书房。”

这倒省事儿了,免得祁岩又发疯让她去给祁曜送吃食,那就不止多走这几步路了。

进了书房,将饭菜摆好,都没见着他们的人,新桃让她退下,她便准备离开。

祁岩正好进门,随意道:“等等,去将你酿的好酒拿一坛来?”

听他的语气,甚是欢喜,想来这次应该是凯旋而归,真真心里松快多了。很想问问三哥的情况,好在还是忍住了。

“是,奴婢这就去取一坛三清酒来。”

祁岩的笑容僵在脸上,又不想认怂,点点头。

这庄子里好多地儿都埋着酒,她找了一个最近的地方,取了一坛。再回到书房时,祁曜也到了。

嗯,瘦了。再瞧瞧祁岩,仿佛比去时要富态些。这就是“为国为民”和“富贵闲人”之间的差别!简直用肉眼就能看得出来!

“世子,酒取来了。”

不知为何,她觉得气氛与自己出去时有些个不同。偷偷拿眼睛瞥新竹,新竹悄悄地指了指新桃,她恍然大悟,想来是她又同世子告状了。她心中百转千回。自己这段时日还算老实,也很是听话地没有乱跑,唯一能生出事端的也就今儿李少辉求亲一事。

“嗯,满上。”

说话的是祁曜,语气听不出喜怒,一如往常。

她过去,将酒倒好,退到了新竹身后。

“这馄饨你做的?”祁岩对着面前空空如也的汤碗说道:“味道奇奇怪怪的。”

“回世子,是奴婢做的。用水芹菜包的,味道是重了些,不过这菜对身体好,吃了强身健体,益寿延年。”

“嗬!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当个厨娘未免屈才,看你适合给胡老头当个关门弟子。”

他说的胡老头便是侍奉睿王的太医。

柳夷光灵机一动,立马跪下谢恩:“多谢世子举荐,奴婢这就去拜师。”说着还煞有介事地磕了三个头。

祁岩瞠目结舌,祁曜垂眼掩笑。

“你属猴的?还真会顺杆爬。”

柳夷光仰起头,目光真挚地看着他:“奴婢还真属猴。”

新竹终究忍耐不住,笑出声来,一把将她从地上捞起来,道:“真是个皮猴儿,可别扰了两位爷用膳。还不快下去。”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