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五章 栗子糕小说

第五十五章 栗子糕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06-24 08:03:45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素衣锦食 精彩章节

她生病这事也没有人告诉祁岩一声,清早祁岩去王妃处请安,王妃瞧着他只带了新兰新荷两个,便笑问道:“阿柳怎么没来?那丫头招人疼。”

祁岩含笑:“她那样的野丫头,一点规矩都不懂,冲撞了您就不好了,还是等蒋嬷嬷调教调教再带到母后跟前罢。”

平日最没规矩的一个,竟嫌弃旁人没规矩起来,王妃都被气笑了,对身边的妙音道:“去,把那丫头接过来陪我说会儿话,那丫头讲话逗趣。”妙音笑应了一句:“欸!奴婢这就去。”

新兰新荷对视了一眼,新兰往前走了一步,道:“禀王妃,阿柳病了,昨儿半夜就发起热来,现在下不来床。”

“病了?”祁岩皱了皱眉:“怎么没人同我说一声?”站起来就要往外走,“我先看看她去。”

王妃忙让人拦住他,“还是这般沉不住气,你父王还等着你一块儿进宫呢。你去前院寻你父王。”

祁岩停住了脚步:“让人进宫请御医。嗯,请胡太医。”

哪有奴才病了请御医过来诊治的,而且还是专给睿王看病的胡太医。王妃瞪了他一眼:“快走吧,这哪儿是你该操心的事。我待会儿过去看看便是。”

祁岩欲言又止,叹着气走了。这人可是刚从庄子上带来的,才一天就病得下不了床,这会让他觉得自己的聆风院风水不好。

待送走了这个小祖宗,王妃的脸就耷拉下来,声音也严厉了:“如今蒋嬷嬷也越发松懈了,不是说过,聆风院不管大事小事一应都禀报过来吗?”

新兰新荷立马跪下,新兰道:“蒋嬷嬷已经让人将阿柳移到了西南角的屋子里,院子里也都撒了药汁……”

平日里瞧着她是个聪明的,今天怎么尽说些傻话。也不等她说完,便让妙音去将胡太医请过来。又同妙语说:“准备去聆风院,把敏儿送来的那盒栗子糕带着。”

新兰听到王妃的一声声吩咐,脸色越来越白,深恨自己嘴快,没有揣测对王妃的意思。本来嘛,世子这样关心一个奴才王妃应当生气才是,况且,哪有一个奴才病了都要上报到王妃这里的?王妃对那个小丫头可真不一般。

新荷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回话,一路上都像个透明人一样跟在肩舆后头,回了聆风院。

聆风院里飘着一股子药味。

蒋嬷嬷给王妃请了安,脸不改色地将昨夜如何发现柳夷光生病,病情如何,又如何安顿,如何打扫院子等一一向王妃禀明了。

“王妃,胡太医到了。”

王妃心里虽急,却不能失了身份,亲自去下人的屋子。便吩咐妙语:“你跟过去看看那丫头的病要紧不要紧。栗子糕也拿上,待她吃了药便给她用些。”

妙语领了差事,心里不免也有许多疑惑,即便阿柳真的长得像王妃心心念念的密友,可事无巨细到这样未免也太过了。

西南角的屋子夏日里闷热得紧,到了门口,胡太医问道:“不知府中是何人生病?这屋子可不适合病人休养。”

妙语忙道:“是府中的阿柳姑娘,她阿爹是王爷的旧部,昨儿才进的府,今儿就病倒了。王妃很是担心。”

胡太医一听是阿柳姑娘,走路也不颤颤悠悠的了,推开门,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柳夷光已经吃过了小米粥,回了些力气,但小米粥毕竟不是药,烧得晕晕乎乎,看谁都是三重影。此时,屋里也只有一个粗使的小丫头照料着,那小丫头懂什么,只呆呆地在床边看她的睡颜。见妙语进来,立刻退到一边。

胡太医瞧着床上躺着的小可怜,胡子翘得老高。这可是撬动睿王殿下红鸾星的小丫头呀,瞧这个样子,要是晚来一步,恐怕……他将事态想得严重,连连吩咐:“还不快将姑娘的手拿出来。”妙语听闻,亲自过去,将她的手从被子里拿出来,放到了脉枕上。

妙语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床上的人,云鬓蓬松,香汗淋漓,原本红润的嘴唇此刻有些发白,一副虚弱的模样,即便是她这样的“陌生人”见了,都不免生出了怜爱之情。若是世子见了……她不敢想下去,又想到今日听闻她生病立刻就要起身去看的世子,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还好,还好。”胡太医搭完脉,捋捋胡子,笑眯眯道:“姑娘底子弱,舟车劳顿之后又食了寒凉之物,这才伤了身体。我写个方子,喝上两天也就好了。”又嘱咐道:“她如今发热难受,井水静放半个时辰之后,帕子沾水,给她敷在额头上。”

想到昨日吃了橙酿蟹,这么快就遭到了“反噬”,心里不免戚戚。

胡太医临走前还不忘批评她两句:“知道自己身子弱就该禁口才是,身体要紧不是?”

“禁口”说得容易做起来难呐,再说了,当初若不是为了自己这“口腹之欲”又如何会当了厨子?又如何会一步一步进阶?

这次不过是阴沟里翻船罢了,她私以为,这次生病,都是因为路途遥远,马车太颠,吃不好睡不好引起的,和螃蟹的关系不大。

喝过了药,妙语将栗子糕喂给她吃,喝过药之后吃到这样甜糯的栗子糕,感觉有点幸福。

“你好好休养,这两天先让珍珠和春羽过来照料你,等你病好了,去王妃跟前谢恩才是。”

柳夷光心里很感激妙语的照料,说了一声“多谢”又觉得苍白,便又补了一句:“我日后好了,给姐姐做好吃的。”

妙语愣了一下,失笑道:“还是等你好了再说,许给王妃的都还没做呢。”话虽这么说,心中却十分熨帖。于她而言,来这一趟是领的差使,自己却也有几分真心照顾在里面,能得到对方的感激,也算真心没有白费。

知道自己性命无忧,她就放心大胆的睡着了。梦都是黑甜黑甜的。

不想,她这一病不要紧,却让她的名字在府中传了个遍。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