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七章 金齑玉脍、鲜虾刺身两道正菜总算上桌咯~淌口水中~~小说

第六十七章 金齑玉脍、鲜虾刺身两道正菜总算上桌咯~淌口水中~~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06-24 08:03:53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素衣锦食 精彩章节

祁岩立马回道:“这跟阿姐、姐夫可一点关系也没有,这人是我从庄子上带回来的。”平日端亲王瞧他不上的地方良多,觉得他纨绔习气太重。听他这般邀功,冷哼一声之后道:“想来除了你还真没旁人了。”

祁岩听了父王的反讽,也不生气,表情仍嘚嘚瑟瑟的,夹着一个鲜虾天妇罗吃得欢实。

这次家宴,寥寥数人,男女便也没有分****设一长案,坐着端亲王夫妇,左右各设两席,左一祁曜,左二祁岩,右边则是寿阳郡主夫妇。

待上了五品正菜,柳夷光才让奉酒。她自己酿的酒没有带,只得就地取材,调了味,让口感更好些。

酒过一旬,再上勃勃一品:高汤水饺。

又饮过一旬,宴会的气氛热烈起来。

“这酒不错,蟹煲滋味也好。”端亲王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你说这厨子是从庄子上带回来的?”

“可不是嘛,柳管家的小女儿,见她厨艺不错,就将她带回来了。”祁岩心里也郁闷着呢,明明是打算带她回来“一雪前耻”的,结果倒让她混得风生水起。

“哦?晋飞的女儿?”端亲王神色一瞬间微变,敲击桌子的节奏也顿了半拍。

端亲王妃含笑道:“王爷这段时日忙,没见着这个丫头。晋飞家这个姑娘很合我眼缘,厨艺又好,昨儿做的金丝枣糕,我喜欢得很。”

祁曜跪坐着,腰背挺得笔直,听到他们在谈论柳夷光,注意力又集中了几分。

寿阳郡主附和道:“谁说不是呢,我都极喜欢这个小丫头。”一边说一边看向祁岩,大有要夺人所爱之势。祁岩则是拿余光扫着祁曜,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这小丫头放他这儿不过是暂时的,得看身边这位大爷同不同意。

祁曜忽而道:“阿姊,琴可准备好了么?”

寿阳郡主一愣,这倒稀奇了,今儿怎么还主动要起琴来了,从前可是要二请三请表达过自己的矜持之后才来上一曲,即便如簇还要顶着一张“逼良为娼”的脸。

琴是早就备好了的,寿阳郡主亲自引他过去。

柳夷光就等着琴师就位,见是祁曜抚琴,颇有些意外。这时候也容不得她多想,让人抬着桌子、捧着食材上场了。

端亲王瞧见了她的模样,呆愣了片刻。露出一个苦笑。端亲王妃是何许细腻的人儿,从他这些表情来看,阿柳是十一娘所出根本不用再求证了。

祁曜可不是一个懂得配合的人,大师嘛,自然别具一格,“铿铿”两声试音,响亮得如同雷鸣,将魂游天外的端亲王劈回了现实。

突然来这么两下,差点没让她手里的刀掉咯,柳夷光腹诽了一句,挤出一个得体的笑容,向在座的“主子”解释:“奴婢现下要做的为鱼生二品,第一道:金齑玉脍。”

只见她从旁边的木桶里抄起一条鲈鱼至于案板,鲈鱼在案板上活蹦乱跳,也不知她用了什么手法让鱼平静下来,静静地躺着,只间歇性抽搐。

柳夷光管这个手法叫做“动物催眠”,安抚了鲈鱼,先脱鳞,手中小刀轻轻一划,一边的鱼鳞都片了下来,片下来的鱼鳞还是一整块鱼身的形状。且鱼也没有挣扎,场面便不显得血腥。

脱鳞之后便是脍肉,她一改轻柔的作风,刀锋凌厉起来,换了一把鱼片刀,不见刀锋,只有如雪花般的鱼片飞舞到白瓷圆盘中,薄薄的鱼片贴着磁盘,远远地瞧着,倒像是给白瓷添了几道花纹。

祁曜的琴音也由缓转急,与她的耍刀的节奏融为一体,柳夷光这才相信祁曜的琴艺高超,毕竟现场直配背景音乐还能这么贴合她的节奏,就算她不善音律也知道其中艰难。

在场的没有一人说话,都静静地看着她“表演”,连眨眼都舍不得,生怕错过了一秒。

尤其是祁岩与萧故。

萧故忍不住赞叹:“飞到逞技电,剖星流芒闪,缕解随风离,锷连翩雪累。”(注1)

柳夷光哭笑不得,原来文人还真喜欢作诗。四盘做好,她又现场做了调料,蒜、姜、盐、白梅、桔皮、熟栗子肉和粳米饭捣碎了,放入金盆之中,点缀鲜绿的香蒿和鲜红的枸杞,调料色彩更明艳,越发趁得鱼片雪白。

“冰盘行脍簇青红。”祁岩食指大动,只吟了半联诗来便不再吟了。

背景音乐什么时候停了,似乎也没人在意。只有柳夷光注意到高贵的琴师走下了神坛,回了自己的座位,优雅地享受面前的美食。

祁曜面无表情,夹起一片沾了一点酱汁,爽滑的口感让他的舌尖仿佛泛舟河湖。他往常吃的都是鲤鱼脍,原来鲈鱼脍的口感更加鲜滑,而且一丝鱼腥气也没有,唇齿间都是鱼肉的鲜香。

他果然是喜食鱼类的吧。

做龙虾刺身之前,她喜欢用烈酒将案板和刀烧一烧,好在之前酿酒时,她蒸馏过一些留着当医用酒精,走哪儿都带着,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第二道:鲜虾刺身。”

清理好桌面,她将酒精往案板上一洒,点燃了,火苗窜得老高,唬人一跳,将要用上的道具一一烤过了,这才让人将大龙虾摆上来。看着面前的大龙虾,她都激动得手微微颤抖。

首次见到大龙虾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庞然大物,可不瘆人么。

这道菜她前世做了不知道多少次,阔别数年,倒也不见生疏,左手按住虾头,右手按住虾尾,将龙虾拿起,左右手同时反方向用力扭转拉动,虾头与虾尾便轻轻松松地分离了。

龙虾刺身主要用的是虾尾部分,虾头只做点缀只用,但是虾黄弃之未免太可惜了,她便先将虾皇都取出来,和剩下的虾壳一起用冰镇好,让人立刻拿到厨房——这些边角料也不能浪费了,可以做椒盐虾。

剥开虾尾壳,用刀小心翼翼地剃下龙虾肉。这个动作看似容易,其实技术含量并不比脍鱼小,主要是龙虾肉和壳连得特别紧,还要不破坏鲜虾肉的纹路,完整地剥下来,肉身还带着虾壳的印。

她剥掉虾肉上面一层薄膜,将虾肉放入加入碎冰的盆中,用碎冰清洗了一下虾肉。冰镇备用。

转头开始摆盘,虾头和虾尾放置在陶盘首尾,空隙处都用碎冰填满。没有柠檬,用了金桔片来修饰点缀。这些都做好了,这才开始处理虾肉。

此时没有背景音乐,众人似乎也能感受到来自海洋的魅力。

就连审美向来苛刻的祁岩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的柳夷光简直像是镀了一层金光,闪亮得炫目。她的一举一动已经让人忘了她的容貌,既有仕女抚琴的优雅,又有将军挥剑的豪气。

待她将切好的虾肉摆上冰盘,磨了一些青芥作为调料,便让人放上了桌。

萧故、祁岩也都不做诗了,只等着吃鲜虾刺身。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