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一章 祁酸酸上线~~想要小意软语就不能直说嘛小说

第九十一章 祁酸酸上线~~想要小意软语就不能直说嘛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06-24 08:04:10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素衣锦食 精彩章节

“阿柳,到阿姊这儿来。”

柳夷光得意地看了祁岩一眼,牵着裙角,走路都带风,穿过祁曜及祁岩身边,到了寿阳郡主跟前。软糯糯道:“阿姊,咱这是要开大会?”

祁岩听她喊了这一声“阿姊”,向前栽一个大跟头,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在双柳庄山林里干掉几个壮汉、又手起刀落斩毒蛇杀野鸡的女壮士吗?

寿阳郡主瞪他一眼,“批斗会还差不多。”他们方才的那一通辩解,仿佛自己不放阿柳与他们同去,就是弃黎明不顾见死不救的恶人,着实可恶。何况他们都是铮铮男儿,却将救灾的希望放在阿柳身上,也不觉得寒碜。

好歹也想抱睿王的大腿,柳夷光便主动为他们解围:“阿姊可别开批斗会了,原本我就想去,抓虫可是我的长项。”

寿阳郡主知道她这是为他们说项,便松了口:“阿柳这一回跟着你们去,你们可要把她护好了。”

祁岩忙不迭地答应,心下着实后悔,因自己的口腹之欲,挨阿姊一顿训不说,还给自己找了个姑奶奶。这一路上可不得护着她么。

柳夷光听得寿阳郡主的话,似是拿到了鸡毛令箭,冲祁岩意味深长地一笑,闹得祁岩一口气堵在胸口,只想翻白眼儿。

祁曜接到寿阳郡主帖子时就知道会被说上几句,万万没有想到,阿姊“鬼见愁”的风采不减当年,硬是一句没有重复地将他们骂得狗血淋头。太久没被这么骂过,这么许久,还未缓过劲来。这会儿,见着她同阿姊说话时声音甜糯且撒着娇,分明喜欢她这个样儿,却总觉得不甚开怀。

他且品着自己矛盾的情绪,渐渐咂摸出点什么来。——得让她能这么冲我说话才行。

陪着他们在寿阳郡主处用过了晚膳,柳夷光朝祁曜使了个眼色,有些事情想要单独同他说。

祁曜很矜持,她使眼色使得眼皮儿都快要抽筋了,他才点头。

得,谁让人家是爷呢!

寿阳郡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他们全都轰走,晚膳之后,使他们一家三口共享天伦的时光。

柳夷光名义上是代郡主送客,有丫头婆子跟着,一旦她们跟得近了,他便轻咳一声,吓得别人都只能远远地跟着。

柳夷光溜须拍马的词儿张嘴就来:“殿下威武!”

祁岩听了,直撇嘴,他就没见过拍马屁拍得这么露骨的人。

祁曜很受用,尚能保持沉稳:“有何事,直说就是。”

“钟记出了新菜色,需要大量的鸡儿鸭儿,我琢磨着在北郡建一个养殖场,这会儿若是能多弄些小鸡小鸭去那边养,饲料什么的也就不缺了。而且,我觉得直接施舍米粮反而不美,不如以工代赈,百姓们不是不敢杀虫么,咱们拿出银钱来买这些蝗虫,他们定会主动捕虫了。”

她嘚吧嘚,嘚吧嘚,一气儿将话都说了,尔后睁着大眼睛满怀期待地看着他,就等他点头了。

祁曜只顾看她嫣红的小嘴,和兴奋得如施了胭脂般的脸颊,压根儿没听她细说些什么,只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

见他没有要答应的意思,柳夷光又说:“你要不要觉得我是为了一己私利,这真的是个极好的方法。”

祁曜还是没有立马答应,只说:“可以考虑。”

柳夷光燃起了希望,可以考虑总比直接拒绝强。她想有自己的产业,作为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本。

对于柳夷光来说,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说不定,能顺便在祁曜面前立个功。因从未见过面的父母那点儿往日的情分,可真不一定能在名利场立足。

立足的第一步,就是让他在顾及情分的同时,也意识到她的用处!

占禾是她的敲门砖,慢慢抓住他的胃是她的计划,而百菜纲目是她的终极武器。大夏朝没有还没有孕育“神厨”的土壤,没关系,她既然存了要当食神的心思,她不介意慢慢地浇灌这片土地。先在大家只求温饱,没关系,她可以一点一点地努力,让大家都能吃饱。先求吃饱,再求就是吃好。

看她的笑容渐深,祁曜又怕她不再这样软语请求自己,便补充了一句:“这事儿麻烦,我得细想想才行。”说完便不让他继续送,径自走了。

祁岩自诩情场老手,也不知道祁曜搞这一出是做什么,以他的个性,不应该会这么拖沓,不想答应,直接拒绝就是了,再说了,这事儿本就十分麻烦。

柳夷光懵了,他怎么突然变了一个态度似的?定是自己阐述得太过于简单,还是自己表现得太急功近利了?她决定今儿写个详细地北郡养殖场可行性计划书,她从前常常申请项目,也跟政f部门打过不少交道。祁曜这个救灾的钦差,现在代表的可是政府,还真不能如此轻慢。

于是一回到屋里,便又请出文房四宝,奋笔疾书。杏雨几个轮番劝了几次,她都搪塞过去了,珍嬷嬷过来劝她好好休息,她也耍赖不听,“嬷嬷,我这个计划书非常重要,明儿就要用的。”

珍嬷嬷无法,只得由着她,明日她也是坐马车,车上睡未尝不可。

一夜未眠,快到时辰,杏雨提醒她换衣服,她正得意地将一个卷轴细心地包好,看样子是对自己的大作非常满意。

“大概状元对待自己的文章也就如此了!”杏雨打趣道。

柳夷光伸了一个懒腰,一夜未眠,眼下居然出现了黑眼圈。杏雨为她穿好了衣服,姑娘穿这深沉的颜色,真跟小孩儿穿大人衣服似的,烟雨给她束完发,正要给他上妆时,她嫌恶道:“我今为男子,敷白粉也忒恶心了!”她拿出自己调的粉,薄施了一层,将本来白皙的皮肤遮了些,变成带点小麦色的肤色,看着更像男子。

“大家都嫌自己不够白净,您还故意把肤色染黑。”

天可怜见!她最近看到帝都的男子真的将脸涂得那样白,实在倒胃口得紧,尤其是很多正值青春期的男子,脸上长了那么许多痘痘,糊了厚厚一层才能遮住,又在“白壳”上画了眉,点了唇,那就更恐怖了,比台上唱戏的妆都浓,除了一对眼珠子能转,大力喘气儿也会扑簌簌往下掉粉。实在太恐怖了。

“可见大家的审美都不咋地。流行的未必是对的,你们瞧瞧,我面上的颜色,配我这一身衣裳不是很英武帅气么?”

烟雨颔首,掩唇笑道:“的确有点儿小郎君的样儿了。”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