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二章 好想自闭的睿王……小说

第九十二章 好想自闭的睿王……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06-24 08:04:12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素衣锦食 精彩章节

卯时,柳夷光准时出现在了东门口。她特意寻了一棵遮阳的大柳树下站着,穿着男装,多少还是有点不习惯,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来来往往的俏姑娘、大婶子们看她的眼神太露骨了!

“哟,这是谁家俊俏的小郎君?”

“就是年岁小了点……”

她们倒也不避讳什么,对他调笑起来。

柳夷光腼腆地一笑,更是惹得妇人母爱泛滥,恨不得现在就上手将他弄回自己家去。

前世她见过众多迷妹们追星的场面,被这么多爱慕的眼神看着,他们应该很不好受吧!

可是在看到祁岩被一群妇人围观之后,她放弃了这种想法,他看样子就很享受这种被“爱”包围的感觉嘛。

柳夷光将目光从祁岩那只花凤凰身上转移,看到了面色冷硬的祁曜,顿时如坐针毡,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居然这么好,买了山寨货还跟正主撞了衫!

不是说好贵人的衣服只扔不洗,一件衣服不会穿2次么?

显然,祁曜也注意到了她身上的穿着,看了一眼,飞快地扭过头,嘴角向上勾了勾。——她竟穿了跟自己一样的衣服,是不是证明她也喜欢自己平日的穿着呢?

柳夷光瞧着他的反应,恨不得现在马上就去换身衣裳,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显然,这衣服更适合像祁曜这样身材修长挺拔,面容冷硬又不失性感的男子。

即便尴尬,也得硬着头皮过去不是?

柳夷光抱着行李,经过祁曜面前的时候,想要解释,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祁曜见她羞涩,欲言又止,只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像是要将这衣服烫出个洞来。忽而明白了她的想法,难得开了金口:“你穿的这身,很合适。”

他居然没有生气,也没有一丝别扭!柳夷光忽而觉得自己有点小心眼儿。

祁岩不合时宜地过来,更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元朗的品味本就不怎么样,你还学他,可见你的品味更不怎么样!”

她才不想同祁岩争论,给了他一个轻蔑地笑容,就钻到了车里。

祁曜随后也钻入车中,祁岩想要进来,却被常星拦住,“世子爷,这车小,您还是坐后面那辆比较好。”祁岩身体一僵,眯着眼看了一眼常星,“自己坐车多无聊。”

祁曜适时道:“让他进来,正好趁这个机会检查一下最近的功课。”

祁岩一听,抬起的脚立刻就放下了,干笑了几声:“我忽然觉得骑骑马也不错,好久没有骑马了。”

因这次祁曜主要是以钦差的身份前往北郡赈灾,倒也不用急行军。赈灾一线的队伍昨儿就已经出发了。

车内只有他们两人,马车宽敞,两人分坐两边。祁曜闭目小憩,柳夷光偷偷瞄了他一眼,犹豫着现在到底要不要将计划书交给他,他看上去很累。

罢了,还是等他休息好了再说。她晕车,不过这架马车的减震效果相当好,他们走的也是官道,身体倒不觉得难受。她也是一夜未眠,起先还是强撑着不让自己睡得太沉,后来实在是撑不住了,彻底睡过去了。

祁曜眼睛一睁开,就看到她睡得左摇右晃,十分惊险。

几乎是毫不迟疑地,就坐到了她旁边,将她的头固定到自己的肩膀处,她无知无觉,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几乎整个上半身都贴了过去,睡得香甜。

她自觉的表现,让他很满意。

二人中间还隔着她的包袱,他一点点地将它抽出,觉得还挺沉。怕她不知轻重,将刀具都装在里面,打开检查,看到了卷轴。看了一眼旁边的人,没有要醒来的样子,心安理得地将卷轴打开,眉头一皱。

她这个字……该练练了。

再看内容,还行……

为写这东西一晚都没睡吧?祁曜惆怅地想,明明只要她再软语哀求几句,他就答应了啊,何必费神写这个?

话又说回来了,这个叫“北郡鸡鸭养殖场可行性计划书”的玩意儿,通篇大白话,毫无文采可言。唯一的优点就是,条理清晰,内容详尽了。

若说她腹内空空,偶尔也能冒出几个佳句。若说她有点才华,就这么一篇大白话文,还有十几个错别字。

纵使是心里在批评她,还忍不住反驳自己:她都把热情投入到了厨艺上了,而且像她这个年龄,有精一门也很厉害了!她长于乡野,没有好老师教导,若得良师,以她的聪明伶俐,定是出类拔萃的那个。

她的睡相极好,择了地方之后很久都不动。睡颜也极安恬,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子让肤色变暗,看着却并不邋遢,反而焕发出一种康健感,倒是比这个年纪时的子彦更像少儿郎。

有祁岩的地方不会安静,坐着高头大马的祁岩,不知招揽了多少妇人驻足,大约是想到又有许久见不到这位俏郎君了,一众妇人脸上都没有什么喜色。

城外十里亭,送别的最后一站,呼声越来越高,还掺杂了妇人的哭泣声!

“岩郎!”

一声嚎啕让睡梦中的柳夷光打了激灵,祁曜拍拍她的背,本意是为她安神,可她立刻睁开了眼睛,坐直了身体。

嘴一张一合,她看着他肩上有片水渍,脸“刷”一下就红了,很是窘迫。

“抱歉抱歉,我昨天晚上没睡觉,实在太困了!”

祁曜僵硬的身体稍微放松了些,还怕他觉得自己的行为唐突,没想到她竟先道了歉。

“过来,再睡会儿。”

柳夷光连连摆手,“不、不用了。”

祁曜眼神微沉,柳夷光木讷地朝他那边移了移,只是脖子僵硬着,这头怎么都偏不下去,像木偶人般。最后都快要哭了:“我睡不着了……”

他有没有发现自己肩上湿了一片?看他长得就像有洁癖的样子……

祁曜气闷,她还是睡着了更可爱。

“你已经念过几本书了?”既然睡不着,那就学习吧。

睿王殿下的气场太不一般了。

“《篇章》可念完了?”

这可是小学书本好么!他也忒瞧不起人了吧!可……还是垂着头道:“没有。”

祁曜默然。

“谁教你写的字?”

柳夷光笑得十分灿烂:“大哥教的,我三岁就识百字了!他还夸我有天赋呢!”

素衣锦食状态:连载作者:被打的兔子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