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恶鬼伸冤 (第1/4页)

柳如云很少写字的,她拿笔的姿势和拿刀差不多,让人忍不住怀疑她会一笔扎在纸上。

连想带写,足足用了一盏茶的功夫,纸上才写下了一个杀气十足的“毒”字。

但柳如云的问题却迟迟未问,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问。萧风知道她的为难,慢慢的开口。

“若问是谁下毒害你,其实我们心中大概是有数的。

若能问得更细些最好,问题越具体,与你关系越紧密,结果就越准。”

柳如云咬咬牙:“害我之人,必是史珍湘无疑,我想问问,我该如何找到他害我的证据?”

萧风点点头:“这个问题其实很宽泛,我只能尽力而为。不过也有好处。

若是问题问错了,我也测不出来,若是能测出来,那大概就说明你的问题问对了。”

萧风拿起“毒”字,缓缓的踱步,周围一圈的人,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把他的灵感吹飞了。

“‘毒’字上为‘青’字头,下为‘母’字底。‘青’有天之意,‘母’为‘子’之根。

‘青’下无月,是为暗夜,当其‘子’时,可行其事。”

柳如云咬咬嘴唇:“具体该如何行事呢?”

萧风看着字,脸色发白,缓缓道:“‘母’有同根之意,下毒害你之人,和史珍湘应该是亲戚。

五行之中,‘青’色为木,木属东方。此人当从东方而来,老王可以让锦衣卫往东方查一查。

五行相生,木生火,史珍湘一代名厨,此人到史珍湘处,应该是奔着学厨艺来的。

‘毒’有害之意,‘青’字头即为‘害’之中,‘母’又有根基依靠之意。‘害’者,上‘宝’下‘口’,以利益相诱惑,以口舌相欺骗。

害死此人者,并非史珍湘之本意,而是他的根基靠山,用利益和口舌欺骗了史珍湘,使他害死了此人。”

柳如云看着萧风,眼睛里都是痴迷的神色,情不自禁的伸手拉住萧风的一只胳膊。

“萧公子,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呢?我父亲还在牢里关着呢。”

老王点点头,这闺女比我闺女强啊,听我娘子说,当年我被关在诏狱里,我闺女还想着我最好过完年再出来呢。

萧风感觉这个字把自己压榨得太狠了,身体微微有些发颤,他不动声色地向旁边踱了半步,坐在了椅子上。

“‘母’为女,女属阴,‘青’字头为‘一’层‘土’,‘一’层‘土’下之‘阴’,则为亡故之人。

亡故之人如何能行事,又是在暗夜子时行事……”

萧风忽然抬头看向柳如云,微微一笑,看得柳如云全身一颤,抓着萧风胳膊的手触电般的收了回来。

“我明白了,放心吧,你爹有救了。”

醉仙楼发生了重大的食品安全事件,震惊了整个京城。这毕竟是全京城排名第一的网红大酒店啊!

史珍湘的太白居生意爆火,他让伙计和徒弟们招呼客人,自己却偷偷跑到顺天府门口的人群中听审。

顺天府的审讯很严厉,不但柳如云和几个徒弟都被审问了,几个负责准备锅底、传菜的小伙计更是被严加盘问。

审到兴起,郭鋆一拍桌案,几个小伙计都挨了板子,被打得哭爹喊娘,但却坚持自己是无辜的。

本来郭鋆是不想“带病”工作的,但无奈此案牵涉到醉仙楼和柳如云,而京城人人皆知此二者与萧风的关系。

所以萧风就算是想替郭鋆背锅也不行,他必须得回避,郭鋆也只能“带病”审案。

一天审下来,一无所获,郭鋆差点真的累病了,只好先退堂,等自己修养起精神来再继续审。

醉仙楼大门上贴了封条,其实就是不封,也没法开门做生意。从厨子到伙计都在牢里押着呢,怎么做生意?

柳如云因为是女子,又有萧府担保不会跑,才不用坐牢,算是取保候审,顺便把她的女徒弟也保出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美人出嫁广播剧 | 朱砂令广播剧 | les校园广播剧 | fog广播剧镭射 | 判官广播剧视频 | 法神在此广播剧 | 女生广播剧软件 | 广播剧配乐bgm | 日版广播剧cd | 广播剧提T | 武侠武侠广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