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第1/4页)

“你……”顾无忧呆住了,“你,你怎么会知道?”

她这话说完,继而又变得高兴起来,手握着李钦远的胳膊,微颤的声调也透露着一丝藏不住的喜气,“你是不是记起了什么?”

李钦远见她这般模样,心里仅有的那些不确定也彻底散去。

原来,赵承佑说得那些话竟是真的。

原来,这世上真有如此荒诞之事……“你知道顾无忧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吗?”

“李钦远,其实你根本就没赢过我,在感情这件事上,我们都是输家。”

“她喜欢的根本就不是你,而是从前那个把她从黑暗里拉出来的李钦远!”

“你既然这么笃定顾无忧对你的爱,那为什么不去问问她呢?

问问她,她到底喜欢的是你,还是从前那个像天神一样拯救她的李钦远。”

这些话就如魔音一般萦绕在他的耳畔迟迟不去。

李钦远这一生从来不曾后悔过,年少时的放诞不羁,后来做的所有决定,不管对错好坏,他从来没有后悔过……可如今,看着这张熟悉面孔上流露出的笑容。

他……却后悔了。

不应该问的,赵承佑安得什么心,他又岂会不知?

他不过就是想看他们离心……为什么要问?

如果不问出口,他可以一辈子当个**,就算被她一直哄着骗着也没事。

只要她还在自己身边。

可他就是忍不住,他以为的情有独钟,以为的一生所爱,原来竟是因为另一个人。

即使那个人,是他自己。

如果这一切都是因为旁人,那这两年,他们之间的感情又算得了什么?

李钦远不知道前世的他们是怎么样的,可他知道……他不是他。

他是李七郎。

他没有拯救过她。

他不是她的天神,不是那个把她从阴暗地狱里拉出来的人。

她记忆中的那些事,那些让她心安、让她开怀的人……全都不是他。

顾无忧还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完全没有察觉到李钦远面上的异样,她仰着头,握着他的胳膊,似乎是还有些不大确信,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你都记起了什么?”

“……顾无忧。”

李钦远很少喊她的名字,从前是小姑娘,蛮蛮,后来是娘子,夫人,小妻子,小媳妇……因此陡然听到这个称呼,顾无忧愣了愣,心里的那些喜悦也暂时按捺住了,她看着他,轻轻啊了一声,“怎么了?”

“我不是他。”

李钦远垂眸望着她,眼中流露出来的情绪是从未有过的复杂。

他突然很想逃离这个地方,想找个地方好好让自己冷静下,而他也真的这样做了……在战场不惧刀枪不惧敌人,甚至不惧鬼神的李小将军,如今却在他心爱的人面前做了逃兵。

他伸手握住顾无忧的手,眼睫微垂,把人的手一节节掰开,即使心如刀割,可他手上的动作却还是像从前一般温柔,只是声音有些哑,“我还有事,你,你先好好歇息,不必等我。”

这话说完。

他甚至不等顾无忧反应过来,便像逃一般,大步离开。

帘子一掀一落,外头传来白露红霜惊讶的声音,“将军?

您这是……要去哪?”

无人回答。

只有匆匆离开的脚步声。

等到顾无忧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忙打了帘子往外走,可这偌大的庭院早就寻不见李钦远的踪影,白露、红霜见她出来,忙迎了过来,“这是怎么了?

我还是头一次见将军这样阴沉的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长篇快穿文已完结 | 国庆英文情话长篇 | 杜兰特长篇视频 | 聊天记录长篇截图 | 情感说说长篇说说控 | 描写桂林的长篇作文 | 长篇检讨反思怎么写 | 忽冷忽热文案长篇短句图片 | 美照配长篇文案 | 世界长篇小说排名 | 疫情视频动画长篇图片